阿娘喂~我差點領到鬼島正妹的低級月薪「4468」元

巴巴●米勒

我在昨(16)日閱讀到《勞基法攏係假?鬼島正妹:我月薪只有4千元》,心想哪間公司這麼缺德,人家年輕美眉剛出社會工作,每天爆肝12小時,結果月薪竟然只有「低級」到不行的4468。

我猜鬼島正妹一定是住家裡,不然就是父母還肯金援,像我這種從異鄉來台北打拼的台灣勞工,如果拿這種薪水,早就去睡公園了。

看完報導底下留言,眾網友群情激憤,卻沒有提到這「鬼島正妹」的低薪是來自一間網路媒體。

在網路混了幾年,其實對台灣網路生態稍有瞭解的人應該知道,會被稱為網路媒體的單位,數一數也沒有幾間。

如果鬼島正妹指控屬實,這間媒體的新聞應該要被禁止,哪有人一邊報導勞工被壓榨,一邊壓榨公司的新進記者。

端詳了鬼島正妹所提到的薪水內容,我馬上想到,這間媒體可能是自己2008年曾去應徵過的某間網路原生媒體。

由於鬼島正妹沒有說出是哪一間媒體,所以我也不好說出媒體名稱,免得正妹沒事,我躺著中槍。

話說那年,中華隊在瓊斯盃墊底,金融風暴的陰影也籠罩在台灣上空。我辭掉第一份工作,至確定找到下一份工作之間,大概間隔7-10天。

我的學歷一點都不優秀,但在第一份工作累積了不少作品與經驗,即使沒有跨到新的領域,也有信心回到原來的領域找到新工作。

我到該間媒體應徵時,感覺還不錯,因為該間媒體強調自己是社會的良心,經營高層與主管也都看起來「形象清新」,這工作似乎值得一試。

沒想到寫完試卷之後,竟然是該報的社長親自出馬面試。

我心想,面試基層員工應該交由底下的主管來吧?

這代表兩種情況,第一、社長對於底下的主管不放心,連面試基層員工都要自己來;第二、這件媒體的編制太小了,所以連校長都要兼著撞鐘。

此刻,我已經有點戒心,想說苗頭不對就快離開吧。

巧合地是,我跟鬼島正妹都聽到同樣一句話。

「我真的很欣賞你,不然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月的試用期,薪資可能不會太好看,不過表現好的話,我馬上把你升為正職。」

我冷冷地說,請問試用期薪水是多少?

社長頓了一下,量出第一張底牌:22K。

哇靠,這如果玩大老二,我大概只能輸到脫褲子,大老二兩張+老K,就連大軍+左頌星都得敬畏三分。

我憋著怒氣說,請問試用期過後,薪水是多少?

休傑克曼,這真是太神奇啦!竟然跟鬼島正妹離開時的薪水一樣是25000元。

不瞞各位,本人第一份工作的月薪剛好是28000,而且當時已經錄取一份薪水30000元的工作,只是還在猶豫要不要去。

如果一間媒體自稱是社會良心,卻對基層員工的薪水如此小氣,那我覺得敢給薪水、敢要求工作績效的黎智英才算清流吧!

這間媒體只是打著清高假清高,我呸!

接著我就不想客氣,直接把面試場合搞成ZIQQ全民開講,開始跟這位社長辯論網路媒體的未來。她自認清流,會有正派讀者金援,我直言「媒體得靠讀者捐獻,是成不了大器!到市場上自由競爭,拿到一席之地,你的清流新聞才有人看!」

最後她丟了一句,「我在某某媒體的時候,所受的專業訓練是你無法理解的!」

那媒體牌子之大,確實讓我印象深刻。

不過她拿紙本媒體的過去,想干預一場網路媒體的辯論,簡直是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

最後她要我思考一下,千萬不要放棄這個機會。

我維持最後一點禮貌,跟她點個頭,便起身快步離開辦公室。

我在大學到當兵時期接過一些文字工作案,當時就體認到如果你今天接了一字0.05元的案子(恐怖吧!真的有人發這種鬼案子,更恐怖地是,還有人接!),就別想再拿到一字1元的案子。

如果大家都短視近利地去搶這些工作,搞到最後就是集體毀滅。

我不確定鬼島正妹跟我面試的哪間媒體是否為同一間。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很肯定,如果鬼島正妹與這一百多名受害媒體工作者繼續在小巷子唸佛經,是不可能阻止下一個社會新鮮人受害。

當初這群人接受這份工作,還可解釋為涉世未深因此「誤入歧途」,然而這間媒體若能繼續找到下一位鬼島正妹,這一百多人就多少得負一點責任。

少一個鬼島公司,台灣就多一點可能變成寶島。

●作者巴巴●米勒,大畢,是一名網路工作的台灣勞工,討厭假清高、一窩蜂與不愛思考的鄉愿無腦群眾。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討論與聲音,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勞基法攏係假?鬼島正妹:我月薪只有4千元

清大生淪澳洲屠夫惹議 今周刊:保護當事人「三合一」

【反省】李宗瑞的沉淪,妳、我都曾推過一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