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極樂泰國自願「性」工作:拜託別救我!

▲▼泰國芭達雅(Pattaya),性產業,阻街女郎,吧女,色情,情色,妓女。(圖/視覺中國)

雖然篤信佛教,泰國性產業卻異常發達,渡假勝地芭達雅的色情酒吧林立,是許多以性旅遊為目的的歐美與日本遊客尋芳作樂的場所。(圖/視覺中國CFP授權提供)

篤信佛教的泰國,應該是東南亞各國中性產業最發達的國家,許多外國遊客,特別是來自歐洲、美國與日本,到泰國的目的就是性旅遊。根據非正式統計,泰國全國從事性工作者恐怕有30~50萬人。

不過比較鮮有人知的是,泰國也有專門服務女性尋芳客的賣春男。

曼谷著名「紅燈區」帕蓬(Patpong)就有一條短街,兩旁全是「Go Go少年」 酒吧。街口上的廣告招牌,就是穿著清涼的俊美少年。酒吧裡通常有個中央舞台,台上都是僅著白色貼身內褲的「Go Go少年」擺首弄姿,極盡挑逗之能事。只是,「Go Go少年」巷內的經營方式過於直接,有時讓人倒胃口。譬如他們會在台上表演或到顧客桌前跳舞時全身光溜溜,只在性器官上戴著一個保險套展現「工具」。

其實,曼谷另有頗高級、專門針對女客的場所。這些場所通常不招搖,只靠口碑或特定管道宣傳。在裡面工作的男性一般水準較高,不少還是在學的大學生,消費水準較「Go Go少年」巷要高出至少3成。

而光顧這些場所的,主要是來自新加坡、韓國,特別是日本的女性觀光客。其他還有西方的女性遊客,泰國本地客也不少,通常是收入較高的職業婦女或聲色場所的女性,會在下班後到這裡找尋慰藉。一些服務較貼心的牛郎,甚至還會有芳心大悅的女客包養,幫忙買車、買房,每個月還有固定的生活費呢!

至於男性尋芳客,那就真的是到處逢源了。除了前述的帕蓬區外,可以去的地方還真是數不清,只要你看起來是外國人,自然就會有人前來搭訕,介紹你去各種如澡堂、按摩院等淫窟。

然而,很多外國尋芳客到曼谷是有特殊需求的,譬如孌童癖者,這就要靠一點門路。泰國究竟有多少童妓並無確定統計數字,但泰國衛生部系統研究所報告指稱,童妓占泰國所有賣淫者的40%上下,數量堪稱可觀。

但更令人痛心的是童妓的成因主要是貧窮,許多歐、美孌童癖正因如此才紛紛前來「價廉物美」的泰國,其中還不乏赫赫有名之士。全球知名的俄羅斯指揮家普雷特涅夫(Mikhail Pletnev),就在泰國海濱度假勝地芭達雅(Pattaya)被捕,並被控強暴一名14歲的泰國男童;曾任高級外交官的澳洲男子史考伯(Robert Michael Scoble)在曼谷被捕時,便以孌童癖被起訴。

▲▼2010年,俄羅斯指揮家普雷特涅夫(Mikhail Pletnev),在泰國芭達雅(Pattay)被捕,並被控強暴一名14歲的泰國男童。(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泰國性產業中也有為數眾多的童妓,讓許多孌童癖者趨之若鶩。知名俄羅斯指揮家普雷特涅夫,就曾在2010年被控強暴一名14歲泰國男童而在芭達雅被捕。(圖/達志影像/美聯社授權提供)

在一般人的觀念裡,從事性工作者多是些受剝削、過著悲慘生活的人,因此總有各類組織想方設法救她(他)們「出火坑」。然而泰國許多性工作者卻透過名為「授權基金會」的組織表示,目前從事性交易已不像從前易遭剝削,外界若以「反人口販運法」為由來營救她們,反而會害了她們,讓她們的生活產生問題。「授權基金會」的報導中也引述幾位性工作者的話,指稱她們只是工作,為何要被逮捕?也有人抱怨,有工作做不但可以養家也不必擔心債務問題,還能自由行動,但被逮捕後不但債務纏身,還要經常擔心受怕。所以,「拜託,別來救我們啦!」

雖然許多國際人權組織都把泰國認定是娼妓人口販運猖獗的國家,的確,泰國的性工作者來自鄰國的不少,但絕大多數都是為了賺錢而自願的,與人口販賣、逼良為娼根本扯不上邊。舉例來說,曼谷市內的匯權區(Huai Khwang),是泰國「浴室」集中地,眾所周知,泰國浴基本上就是色情行業,是明目張膽經營的非法妓院。有經驗的顧客也都知道,別在重大節日或投票日前往消費,因為很多小姐會回鄉或回國。當然,她們過完節或投票後,還是會回來上班的。

值得一提的,就是除了大都市,這些年泰國東北部較貧困的府,也出現愈來愈多的豪華色情場所,而在這些場所工作的小姐,很多都是來自於寮國(老撾)、緬甸或柬埔寨。很多到泰國尋芳的識途老馬,現在也會儘量避開大都市,直奔這些偏遠的府消費。

▲▼▲▼泰國,芭達雅(Pattaya),掃黃,筆錄,色情產業,性產業。(圖/視覺中國)

泰國情色營業場所與警方掛勾早就是公開的秘密,警察抓捕性工作者也都是在雙方互相「體諒」或「配合」下做做樣子而已。(圖/視覺中國CFP授權提供)

此外,泰國的色情營業場所與警方掛勾根本就不是秘密,警察為了「業績」抓捕性工作者,也都是在雙方互相「體諒」或「配合」下為之。譬如之前曼谷警方大張旗鼓掃蕩匯權區的著名泰國「浴室」那塔瑞(Nataree),但區內類似那塔瑞的「浴室」不知凡幾,且都是在光天化日下營業的,可全曼谷好像也只有警察「不知道」。那塔瑞遭掃蕩後,警方起出帳冊時「竟發現」,上面列名多位接受鉅款賄賂的當地管區警察。事實上很多時候,警察根本就懶得去掃蕩,而是打電話給色情場所的經理,讓他們派幾個小姐到警察局做筆錄、罰款交差了事。所以掃來掃去,泰國的色情場所不會更少,只會更多。

好文推薦

梁東屏/瓦吉拉隆功,注定弱勢的傀儡泰王

梁東屏/緬甸與羅興亞系列五:翁山蘇姬真是人權鬥士?

梁東屏/緬甸與羅興亞系列四:不只人權問題那麼簡單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雲論作者梁東屏●梁東屏,前中國時報東南亞特派員。《亞洲週刊》、《人間福報》、《新明日報》專欄作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