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泰國一大選一政變 還有學校教你攻略 

▲▼泰國政變,泰國,軍隊,軍人。(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泰國的政變原因,通常是因為分贓不均。只要軍隊開進市區,民眾通常都知道發生什麼事,但通常不會管制交通,街上行人與車輛依舊來來往往。(圖/達志影像/美聯社提供)

2004年,我的駐地工作從新加坡轉往泰國首都曼谷。一位朋友知道後稍來訊息:「那個國家已經發生一百多次政變了。」一百多次?不會吧,於是我上網查了一下,雖沒有一百多次,但也有令人咋舌的23次。

泰國是在1932年由君主制改為君主立憲,也就是到2004年的72年間發生了23次政變,如此看來確實頻繁得有點離譜。更有意思的是,那段時間泰國前後也不過就舉行了25次民主大選,換句話說,等於幾乎一次大選就會伴隨一次政變

我在曼谷擔任《中國時報》東南亞特派員的時間長達10年,2004年,泰國舉行大選,2006年就軍事政變,推翻了塔信(Thaksin Shinawatra)政府;2007年底,塔信從海外操控「人民力量黨」再次贏得大選;次年底,泰國憲法法院判處總理塔信與其妹夫頌猜(Somchai Wongsawat)下台(實質司法政變,但不列入正式紀錄)。2014年,泰國軍方再度發動政變,推倒塔信的幼妹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所領導的「為泰黨」政府。光是我在泰國駐地期間,就經歷了3次大選、3次政變(如果司法政變也算入),見證了政變伴隨大選的泰國「傳統」。

事實上,泰國政變頻繁的原因相當複雜,簡單來說,問題出在「分贓政治」。一旦分贓不均,就會用非常手段推倒牌桌,從頭再來。正因泰國政變頻繁,不但老百姓習以為常,很多時候甚至等同兒戲。2006年,我30年的記者生涯中,碰到了首次政變。當晚正陪友人在曼谷著名的「雙龍觀光夜市」閒逛,卻見許多店家神色慌張紛紛拉下鐵門。一問之下,才知道將有「大事」發生,還勸我趕快回家。那時,熟識的情報局駐泰國人員陳虎門將軍來電告訴我泰國政變了,我問他怎麼知道?他說,泰國的幾家電視台突然不約而同停播正常節目,取而代之的是泰皇浦美蓬(Bhumibol Adulyadej)的紀錄影片,配樂則是愛國歌曲,「這就是泰國政變的標準程序。」陳虎門駐泰多年,果然比我了解情況。

果然,泰國陸軍總司令宋提(Sonthi Boonyaratglin)當晚發動兵變,坦克車、軍車緩緩駛入曼谷市區,控制住國務院及附近政府機構的要道,所有的電視台、廣播電台也遭軍方接管。當時人在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的塔信雖透過電話在第九頻道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但命令還未下完,通訊就遭到切斷。

得到確實消息後,我立即整裝趕往政變現場採訪,心裡頗為忐忑。因為這不但是我記者生涯、也是此生碰到的第一個政變,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當天晚上下著濛濛細雨,氣氛顯得更加陰鬱,我在路上一直預想可能碰到的狀況,甚至懊惱匆匆出門,忘了隨身帶上「記者」臂章。結果到了現場,雖然遠遠就看見到人影幢幢,但是卻一片靜悄悄

走近一看,兩輛坦克車停在路邊,旁邊卻圍著一堆「觀眾」,有民眾、有記者、有觀光客,那些軍人都笑眼瞇瞇的,毫無肅殺氣氛,大家都忙著拍照,還有些觀光客把坦克的大砲當作單槓,吊在上面擺Pose留下「到此一遊」照,軍人們見狀也都毫無所謂,且十分配合地端著槍當背景。隨後我再趕往政變的中心點泰國國務院,情況也類似,兩輛坦克鎮守在大門前,士兵荷槍實彈駐守在旁,可是交通卻沒管制,計程車、「嘟嘟車」照舊來來往往。

▲▼泰國,政變,軍人,軍隊。(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泰國政變的稀鬆平常,從民眾、觀光客爭相與軍人拍照,連軍人都面帶笑容,絲毫沒有肅殺氣氛就能感受到。(圖/達志影像/美聯社提供)

當時我的直接反應是:「這是政變嗎?」沒錯,這就是泰國的政變。陳虎門後來告訴我,泰國的政變基本上都是不流血的。更有意思的是,泰國《國家報》在當年例行的十大新聞排行榜中,竟沒有列出那次的政變。

這就是泰國的政變,連媒體都沒當一回事的政變,難怪可以發生這麼多次。2014年,我在特派員任內經歷的第二次泰國政變也一樣,軍方不發一炮一彈取得政權,大家「舞照跳、馬照跑」。

有趣的是,泰國媒體在事前就曾一直追問陸軍總司令巴育(Prayuth Chan-ocha)究竟要不要發動政變,那情況幾乎已經到了「敦促」的地步。政變之後,也有不少泰國老百姓額手稱慶,指稱外國人不懂「其實政變也有好的」。

泰國歷年發動軍事政變的將領,幾乎都出自成立於1887年的朱拉宗告王家陸軍軍事學院(Chulachomklao Royal Military Academy,簡稱CRMA)。也就是說,這些將領都是師出同門的前後期學長、學弟。而朱拉宗告學院有一項課程,竟然是教導這些未來的軍官如何在特殊時期,發動政變奪權的「政變指南」。而這,就是你所無法想像的泰國,也難怪泰國的軍事政變都大同小異。

好文推薦

梁東屏/不景氣與我何干!泰國變性產業制霸全球

梁東屏/直升機賤賣求現 政治鬥爭害慘泰國經濟 

梁東屏/極樂泰國自願「性」工作:拜託別救我!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雲論作者梁東屏●梁東屏,前中國時報東南亞特派員。《亞洲週刊》、《人間福報》、《新明日報》專欄作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