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退出政壇與民何干?選秀式民主終將被淘汰

▲▼姚文智舉辦422機蛋大遊行。(圖/記者李毓康攝)

▲民進黨台北市長擬參選人姚文智舉辦422機蛋大遊行,宣稱參與者破萬,但實際數字卻有巨大落差。(圖/記者李毓康攝)

兩大黨有意爭取台北市長選舉提名的候選人,先後提出「退出政壇」宣言,先是強力爭取民進黨提名的姚文智,說出「若第三名就退出政壇」,立即遭到網友揶揄,台北市長至少還有蘇煥智等其他參選人,所以說第三名就退出政壇,是因為連第三名都選不到,第四名就不用退出政壇,幸好對手竟然幫忙解圍,爭取國民黨提名的丁守中跟進,加碼宣稱「第二名就退出政壇」,網友掐指一算,說姚就當第二名,丁當第三名,剛好兩人都不用退出政壇,皆大歡喜。

退出政壇成為笑話一場,大概不是姚、丁兩人的初衷,但賭咒「退出政壇」這件事,本身就相當可議,淪為笑柄只是剛好而已。

黑道有「金盆洗手」,講好聽點是從此不問江湖是非,講白點就是不再犯案;正當的職業裡頭,會特別宣布退出的,大概就是演藝圈,宣布退出演藝圈,通常是因為藝人屬於公眾人物,退出了以後希望能恢復一介普通人身分,媒體與觀眾不要再對自己的任何私事指指點點。候選人成天拿退出政壇當賭咒,莫非是把政治當成犯罪或是演藝圈?

或許真的如此,台灣政治綜藝化的程度為人詬病已久,以至於選民意代表最重要的已經不是代表民意,而是打知名度,甚至用炒作八卦新聞來打知名度也行。

這反應出台灣因為受到黨國專制長期統治,對「民主」有嚴重誤解的現象。過去蔣介石是極權專制,但是身為美國對抗共產世界的盟友,偏偏要說自己是民主國家,自稱「民主的燈塔」,極權專制怎麼稱民主的燈塔?於是就扭曲民主,簡化為有投票的形式就是民主,以此自欺欺人,美國也不計較,就當有投票就是民主國家。

當台灣人懵懵懂懂的民主化,對民主的概念卻還停留在有投票就算民主,結果產生無數亂象。許多選民常常覺得「只有投票的那天才有民主」,候選人選前到處拉票,選後就成了另一種嘴臉;至於投票給誰,就是看誰順眼,誰會講話、帥氣、有魅力,而非經由正確的代議政治的思維來選出候選人。於是,政治成為明星選秀,綜藝化也只是不可避免的下場,政壇人士一天到晚把退出政壇拿來當賭咒,這些都是把投票當民主造成的問題。

真正的民主不是只有投票,更非「選賢與能」的選秀,民主代議政治是一種內部的外交,利益的折衝,一個國家社會中有許多多元的利益,所謂的利益,不是非得賺錢才是利益,例如愛護動物想要推動保護動物的措施也是一種利益,重視生態想要保育瀕臨絕種的稀有生物也是一種利益,喜歡看書想要出版業發達也是一種利益。

每個人隨著工作、生活、興趣,都會有許許多多的利益,有共同利益的人,結合成利益團體,利益團體不一定是產業工會,就是喜歡健康生活組了一個早泳會也可以是利益團體,利益團體為了保護或提升大家的共同利益,找了利益代表,來代表自己的利益,為自己的利益喉舌,各自支持政治勢力,在議會中,互相折衝。

什麼樣的利益最後會勝出?大體上有幾種。首先是對最多人最重要的利益容易勝出,因為這樣的利益最多人關心,選票最多,願意出錢、出力幫忙政治運動的資源也最多;其次是這個利益對其他利益的損害最少者容易勝出,因為若跟別人的利益有衝突,對方就會盡全力反對,跟越少人的利益衝突,就越容易輕鬆過關。很容易可以理解,在這樣的成熟民主代議政治下,最後通過的政策,往往是符合國家社會最大利益,對最多人有利,對最少人不利的政策。

但相對的,代議士代表了許多利益,就不是愛選就選,還可以隨便發賭咒要退出政壇。能出來選舉,是代表了許多人民的利益,要為他們爭取最大的利益,若有一天要退休了,也得好好安排由誰來接替,繼續為這些重大利益發聲、折衝,否則過去代表其利益的選民們豈不是成了政治孤兒?

隨便就喊出退出政壇,就利益無關的選民來說,你們退出政壇與我何干,退出最好,你們代表的利益就少了,我的利益相對提升;對利益相關的選民來說,那就是「真心換絕情」,說退就退,把我的利益置於何地?姚文智、丁守中兩人竟會隨隨便便拿退出政壇來當賭咒,顯示兩人根本沒有代表什麼真正的選民利益。說起來,在真正成熟的民主代議政治中,他們根本也沒有參選的餘地。

當然,這不是兩人的特例,台灣政治沒有利益代表的觀念,候選人當自己是在明星海選,甚至覺得自己是網路知名度高的「網紅」就有資格參選,至於政見也不是由基層的利益逐漸折衝而成,而是自認為自己是知識分子就天縱英明,提出天馬行空的政見,就要選民照單全收。

這種想法就會發生一個基本問題:假設候選人提出10個政見,選民認同其中6個,「選賢與能」投票給他,結果當選後,宣稱選民支持他10個政見,因此他全都要推動,那選民怎麼辦?更深入討論,很多政見根本不是選民了解的領域,選民又從何選擇?這就是「選賢與能」思維的根本錯誤。

若是由利益代表的觀念,經利益折衝產生的候選人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因為每個選民只要去了解自身相關的利益即可,投給候選人是因為他代表自己的利益,選後,候選人就要執行對這個利益有利的政策,在其他不了解的領域,由其他與其相關利益的選民把關,最後很自然的,能推動最大利益,又不傷害其他利益的人選,才會勝出。

由於台灣沒有走完這樣的「民主最後一哩路」,所以出現許多可笑的狀況,例如絕大多數台北市民對擁有松山機場感到驕傲且便利,經過捷運的交通黑暗期,更對好大喜功的大工程建設敬謝不敏,就地方利益而言,雖然廢除松機對限高區的房地產開發或許有利,但限高區周圍則不希望限高區蓋起高樓阻礙空氣與視野。只要貼近基層,就知道想遷移松機必然是票房毒藥,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有候選人提出要拆除松山機場這種嚴重違背民意的政見,且兩黨都有。

其結果就是,姚文智以「機」(拆松機)、「蛋」(大巨蛋)為主軸的反柯遊行,宣稱萬人、三萬人,甚至吹噓到十萬人,但網路上很快有人從空拍圖分區清點人頭,共計1,663人,和主辦者想像有巨大落差。

而在同一天,柯文哲則老神在在的發表政績影片,說明「為什麼我們要推動共融式遊具」,表示過去台北市各公園的兒童遊具設施為了業務方便、便宜、確保安全,都完全只用同樣的一套,「大眾臉公園」為市民詬病已久,在無數媽媽的倡議下,市府從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共融式遊戲場」,到責成社會局長研究,到實地著手一個個公園汰換,由下而上,找來當地民眾、公民團體開了很多場工作坊來討論,再請優秀的台灣設計團隊來設計,用公家的預算,帶動台灣的設計產業發展。

在名嘴批柯的收視率江河日下的同時,柯文哲該段政績影片有高達20萬次點閱,1,415次分享,對柯的政敵來說,更可怕的是,雖然新聞沒有報導、政論節目沒有討論,但是由下而上參與公園再造的社區居民、公民團體、設計團隊一定知道,而每個公園附近的里民也一定會看到,柯文哲的許多政績都是如此,根本不需要新聞來散播,台北市民每天生活在其中,自然就會知道;只有脫離人民,只忙著看電視播出的政敵,在電視上看不到,於是每天批評「柯P什麼都沒做」,而這句話聽在台北市民耳中,結果就是政敵與政論節目公信力破產。

政敵覺得柯文哲不管怎麼罵,就是不會倒台,民調還越罵越高,說都是柯文哲「網軍」厲害,或認為「柯粉」盲目相挺,殊不知,並非柯文哲特別厲害,只不過是時代逐漸進步,使得與人民脫節的選秀式民主,再也無法持續下去而已。

好文推薦

藍弋丰/馬克宏鐵腕改革鐵路工會 不認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藍弋丰/民粹主義再掃義大利 教訓政治菁英成全球風氣

藍弋丰/荒唐夢不醒還加碼 兩年養一隻新創獨角獸?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