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偉航/政客和網紅有可能好好談嗎?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圖/記者翁嫆琄攝)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槓上館長。(圖/記者翁嫆琄攝)

知名健身房經營者,也是網路名人的「館長」陳之漢,最近和立委段宜康展開一場嘴砲大戰。因為擁有的媒體資源不同,所以從大數據面來看,明顯是館長贏了這場「拳王保衛戰」。

當然,段宜康說話的態度是有點爭議,不過他想要捍衛的政策立場,也並非全無道理。若有道理,那就好好講,慢慢講,總是有機會化敵為友的;但民進黨和政府卻遲遲沒有提出官方說法,反而是找了另一批網紅,長篇大論的反擊。

但這些文字的說服效果也不怎麼樣,看得人很少,也都是在綠營同溫層裡傳。這其實是因為他們搞錯了問題的重點:多數民眾也知道政府花錢援外,多少有其苦衷,但他們之所以會追隨館長,主要還是因為需要某些情感補償。

也就是說,百姓交了稅,他要聽的不是預算編列原理,而是某些「肯定」或「道歉」。像是國家感謝你們納稅上的貢獻啦,但我們外交很困難,所以要把錢花在某些百姓比較不能理解的地方。

如果民眾覺得有疑義,那我們願意在非機密的範圍盡可能說明;如果聽了說明還是不能接受,那我們還是要說聲抱歉,這是我們政府的問題,我們會檢討後,想辦法把這預算的價值意義表達得更清楚。當然政府也會參考百姓的意見,思考錢是不是移往其他百姓認為更具有價值,但政府官員沒注意到的部分。

這不就政治公關基本原理嗎?那為什麼民進黨政府會搞得這麼難看?許多幫政府出氣(不論是被委托還是義勇軍),還採取高姿態發言,指稱館長和其他「愚民」就是不懂政策,才會在那邊鬧,這種表達方式更是只會帶來反效果。

就現實面來看,館長會紅,在於他掌握了新媒體的傳播技術,加上自己又有相對充分的物質與人力資源,因此「戰力」和普通「網紅」根本不是同一等級,可以連番出拳,打得一票大小政客「啊啊叫」。

之前花蓮善款事件中,傅崐萁和張善政也是被他打得難以還手,只能默默吞下去。當時一票民進黨人還在那鼓掌叫好,但等到自己被打時,就知道這拳頭份量之重,尋常政客是吃不消的。

館長知道怎麼滿足群眾的情緒,這可從其粉絲給他的封號「被健身耽誤的喜劇演員」看出。他在直播鏡頭前的一舉一動,都可說是為了滿足觀眾的欲望:他們沒有肌肉可以示威,沒有錢可以捐,沒有膽子罵髒話,但館長能「以身作則」填滿了這種空虛。

館長常常於網路砲轟實事。(圖/翻攝自館長直播)

▲▼館長轟國民黨也爛 「但民進黨爛到爆」。(圖/翻攝自館長直播)

有思想家曾用「傾全力演出的摔角,其本質是一種縱慾的展現」來說明為什麼人們會愛看職業摔角比賽。職業摔角明明看起來很假,但摔角迷就是很愛看,因為電視機前的肥宅可以透過觀看職摔的過程來滿足自身(辦不到)的肌肉欲望。館長大概沒機會接觸到這種理論,但他展現的就是這種消費形式。

若由此學理延伸來看,館長說不定也沒有民進黨政客想像得那麼負面,也不是「敵人」。他可能透過這種叫陣,把民眾度政府的不滿「消耗」或「消費」掉了,讓大家能夠安心的「回到」日常生活中。

畢竟他現在還比較像是個「藝人」,而不是政治人物,如果你硬把他逼去政治領域,那他帶著這麼巨大的能量,恐怕會成為民進黨的大患。

而且,雖然館長不是「讀書人」,但政治圈一大堆人「是」。博碩士知道那麼多學理,那為何處理事情的方法卻和館長是同一種層次,甚至還更低等?因為認為這樣才能和他溝通嗎?才能和他的支持者或認同者溝通嗎?這種溝通方法有學理支持嗎?

其實館長的質疑,的確也是政治人會有的質疑。在對非洲醫療捐出一百萬美金之前許久,主事官員應該也對擬稿提案的公務員提出質疑過,在獲得解釋後慨然同意批可。那高層或黨籍立委為何不把這一段講出來呢?有機密嗎?還是覺得人家太笨聽不懂呢?這心態是不是種歧視呢?

或許真的是因為民調一路下滑,讓民進黨政府覺得自己現在是「天下圍攻」,只要聽到一點風聲草動,就以為是敵人派來的殺手,先開砲亂打一陣。但這樣做,只會招來更多敵火吧?

那政客和網紅有可能和平相處嗎?我認為隔了層網路,會讓人忘記最根本的事。如果政客在路上掃街,碰到有民眾提出和館長一樣的質疑時,你會用什麼方式講話呢?

這不用我教吧?每個政客都很行的。

好文推薦

周偉航/從選對會決議看見的民進黨黨內鬥爭

周偉航/末世論只是一種信仰 並非所有人都該埋單

周偉航/你的「台灣價值」正是一種「價值勒索」

周偉航/匪諜也要領月退俸?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周偉航,筆名人渣文本,經營粉絲專頁「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輔仁大學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曾從事政治公關工作,目前為時論專欄作家。本文不代表公司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周偉航專欄 周偉航

輔仁大學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曾從事政治公關工..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