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昱謙/關於社會大學的同學們

反映階級定型的「蓋茨比曲線」: 你的經濟情況由父母的地位決定

▲社會大學的人其實很難纏,他們不是不講理,而是他們的「理」其實往往經不起檢驗。

在基層工作10多年,其實館長的言論真的是見怪不怪,相信很多朋友也有一樣的感觸。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很多自稱念社會大學的人其實很難纏,他們不是不講理,而是他們的「理」其實往往經不起檢驗。或者說,他們的想法太過「純粹直覺」,讓人難以說服和溝通,特別是社會大學政治系、經濟系還有法律系,最讓人頭痛。

直覺沒有啥不好,我們面對99%的問題可能都靠直覺解決,例如你問一個經濟學家匯率和貿易之間的關聯性,他會直覺地回答你一個大概的輪廓,因為有太多面向要去思考,講也講不完啊,研究論文也寫不完。但社會大學畢業生會跟你說一堆他的經驗,然後告訴你這樣做準沒錯。

兩種直覺都有正確的一面,但如果今天要做一個決策,前者和後者也都有犯錯的機率,誰犯錯機率高還真的很難說,所以哪一個比較好 ? 我只知道,這個社會一定會希望央行總裁是彭淮南,而不是館長。

那央行需要彭淮南,一些法律和社會問題就不需要類似彭淮南的角色了嗎?還是說,這些社會問題,例如死刑、幼兒補貼、長照,其實比匯率問題簡單一萬倍,經驗上就是這樣,直覺上就是這樣,政府官員不用想太多。

▲▼工人,勞工,做工,藍領階層。(圖/記者季相儒攝)

▲社會大學同學有一些共同特點。

從這十幾年的工作經驗,我大致把這些社會大學同學歸納出幾個特點:

1. 不願理解法律邏輯:當然,有時候立法者也是會凸槌,只是大多數案件上,這些朋友容易陷入自己給自己的憤怒。例如違建,為什麼我的空地不能蓋自己的建築物?我買的時候屋頂就說是我的,為什麼我不能用?他緊急剎車耶,為什麼我要賠?法律怎麼會這樣定?

2.奶媽國家心態:相信嚴刑峻法很有效率,什麼事都是政府應該要管,然後管了之後,又抱怨管太多,不太思考政府介入和不介入的後果和難度。例如:隔壁室內裝潢很吵,政府不用負責嗎?於是政府規定不能用電鑽,等到自己要裝潢時…政府管那麼多幹嘛?鬍鬚張那麼貴,政府沒有責任嗎?等到自己做生意…錢很難賺!政府不用負責嗎?

3. 不太辨別資訊的對與錯:現在資訊太發達了,大家都知道內容有真有假,但很高明的傳播往往會以假亂真,這些朋友則往往會用直覺直接去判斷,只要經驗告訴他這是有可能的,他往往會選擇相信。例如:7/1 開始超速罰款提高到2萬元;台灣治安世界最後一名;政府不跟你說的三件事,看完後我都驚呆了…

4. 念書無用論:常常聽到「我是社會大學畢業」的,其實就是要突顯經驗遠比思考還重要。他們依靠經驗去打造直覺,日子也就這樣過了,也可能過得還不錯,所以經驗也是對的。例如:這種路口一定要裝紅綠燈,裝了紅綠燈才不會出車禍。

5.習慣用理想去批判現實,但卻又提不出達到理想的方法。例如:殺人者死,罪有應得!那超人殺壞人要不要死?不用阿,因為是壞人!那好壞怎麼定義?政府要負責定義啊!

6.以為每個人的理想世界都應該長得一樣:他們常常會抱怨這個世界不公平,這世界應該怎樣怎樣。例如常批評法官判決,覺得這世界不應該有這樣的想法和邏輯。

以前工作時,吳媽常常說我講電話怎麼可以講那麼久,其實有時候是在聽他們抱怨,但更多時候我真的很盡心盡力的在講這些道理他們聽。不是說這些社會大學朋友不好,他們很可愛,重感情,更多是非常樂善好施的個性,所以我不想只是幫他們處理事情,我更希望他們在理解的過程中,可以找到真正的安慰,這樣才能建立真正的友誼和支持。

我自己在很多領域也是很無知,但看到館長的風波…讓我想到很多政治工作的無奈罷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張昱謙,政治工作者。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