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撇子/影射「馬王政爭」?解密《血觀音》5大看點與彩蛋

影評人左撇子這次要來討論近期最有深度的國片─《血觀音》! 這是一部初看覺得精采,再刷覺得滿滿演技與彩蛋的電影。首先分享「無劇透推薦」給還沒看過的觀眾,同時探討電影埋藏的政治與社會犯罪彩蛋,讓已經看過電影的粉絲找回重點!

▲▼《血觀音》陳莎莉、惠英紅、柯佳嬿、王月、陳珮騏、溫貞菱、大久保麻梨子。(圖/双喜提供)

▲國片《血觀音》海報。(圖/双喜提供)

1.最深度國片《血觀音》無雷推薦

2017年的金馬獎非常精彩,這一年有兩部國片堪稱台灣之光,有這兩部電影入圍,就保證金馬獎能夠留在台灣!

一部是影評口碑極好的《大佛普拉斯》,從台北電影節席捲五項大獎,並且在金馬時以「十項入圍」強勢進軍。

另一部則是《血觀音》,左撇子個人相當推薦,這部電影的劇本相當厚實,被賣到好萊塢翻拍也毫無遜色。

《血觀音》從預告片就讓人非常期待故事,講述棠家三位女人,與一場官商勾結炒地皮的故事。預告片的節奏明快、台詞犀利,看似女人之間的心機相爭。

其實看完正片之後,會發現這個劇本的深度非常厚實,不是鄉土劇那種口舌之爭,而在眾多女人互動之中,她們表面上和和氣氣談事情,其實底下的暗潮洶湧才是驚人!

這與現實生活更為貼近─上流人做齷齪事,更可怕。

劇本優秀的地方在於,在看了第二次之後才發現,原來那些表情違和的台詞,都有著恐怖的背後動機存在,這些都是潛伏於政商社會中的怪物。

而導演楊雅喆除了劇本讓演員的演技有相當大的空間發揮,並且他一直都十分擅長捕捉表情,讓底下的演員得到大獎。

▲▼金馬專訪《血觀音》導演楊雅喆。(圖/記者李毓康攝)

▲《血觀音》導演楊雅喆指出故事中埋藏許多彩蛋。(圖/記者李毓康攝)

在這齣女人當家的電影,在第54屆金馬獎中一次把「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都拿下,能不推薦嗎?

同時,這劇本不只是貼近生活,導演做了相當多的功課,其實這些勾心鬥角都真有此事,並且血淋淋地在我們的身邊一直發生,你留心過嗎?

他將台灣從古至今發生過的許多齷齪事都變成了「彩蛋」,等待大家發現。這是一部值得一看,更值得二刷的電影!

【以下開始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血觀音》陳莎莉、惠英紅、柯佳嬿、王月、陳珮騏、溫貞菱、大久保麻梨子。(圖/双喜提供)

▲《血觀音》精采處之一,莫過於眾女角勾心鬥角。(圖/双喜提供)

2.表裡不一、暗潮洶湧的女人心機

《血觀音》最精彩的當然還是這群女人們的心機,不過她們不是外顯外放的,恐怖就在這是「暗潮洶湧」的,因為這是「上流人幹下流事」。

沒看過第二遍,不知道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婊」裡不一!她們所說過的話,重聽起來格外地諷刺。

「以愛為名」的控制,只是最直接被看到的一塊。而且,這些女人中沒有一個是正常的。最有趣的,是一開始看起來最不乖的,竟然是裡面最直白的。

▲▼《血觀音》惠英紅、吳可熙、文淇、陳莎莉、王月、陳珮淇、溫貞菱耍心機。(圖/双喜提供)

▲惠英紅飾演棠夫人(左),馮秘書長(右)的秘密情人。(圖/双喜提供)

棠夫人,在這場「王馮政爭」之中,初看是幫林議員「親近」王院長,並且在這波炒地皮中負責「疏通」公務員,作為議員、縣長、院長之間的白手套。結果她一開始就是馮的愛人,一且都是她的設局,一路把所有相關人都害得慘兮兮。

不但派人殺了林議員全家,黑吃黑吞掉炒地皮的30億元,並通知記者爆料,讓金流繼續往上燒,燒到議長、縣長與院長那邊去。議長、縣長那邊被抖出超貸掏空農會,院長夫人被發現涉及醜聞,導致王院長失勢。過程之中,還害死公務員、讓賣魚阿嬤當人頭黑鍋、殺死緬甸殺手……等。最後,口中唸佛經,坐等失控的女兒在自己的安排下領死。

留下一句:「我們到這年紀,什麼都看淡了,可是,心裡沒有狠過一回,哪來的淡呢?」虎毒不食子,她卻能淡定下狠心。

當然,「狠」並不是惠英紅得獎的主因,她的厲害在於層次。

片中幾乎所有的人都來請她幫忙,身為一個上流女王,她對你的好是多麽地得體,你幾乎不敢相信「你來拜託的人就是害你的人」,而她又要用什麼神情來面對這些人呢?

這些表情在你看第二次時,就顯得她演技相當高明了。更不用說,她看到棠真在醫院的對眼,看著眼前的稚女變成了跟自己一樣的邪惡,是憐惜、是驚喜? 總之最後她又變成了肯定嘉許的眼神了。

惠英紅在《血觀音》的表現,堪稱演技教科書。

▲▼《血觀音》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文淇飾演棠真(中),表面上為棠夫人(左)的女兒,實為孫女。右為棠夫人大女兒、棠真的親生媽媽棠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棠真,盡得真傳的棠家女人,片中的頭尾都以她成年當作主角來回溯,我們觀眾是見證著這位女孩漸漸萌芽成怪物。
話說導演曾經聽過「林益世索賄案」的錄音檔,檔案中喬事情是在家裡,有小孩子嬉鬧聲、狗叫聲,這些人聽起來都是一群好人的聲音,氣氛和樂融融,實際上卻是談著利益交換的違法勾當。

導演很直接地指出,「小孩子從小就在家聽大人講這些,長大以後一定會變怪物。」或許,這就是棠真的角色吧。她從小就耳濡目染在這樣的環境,看著大人們喝茶喬事情,看著媽媽活得不像人,羨慕著翩翩姊姊有男朋友。

棠夫人說過一句話:「先和解的人,不是因為他怕輸,是因為他珍惜。」這樣一句充滿正能量的名言佳句,也被棠真扭曲為暗中吞忍,見機行事、見縫插針。

一手拆散了翩翩與Marco,然後眼睜睜看著情敵的生命流逝;假裝打電話給補習班老師,實則暗地通報的這招也相當高明,大家更別忘了她還先說了多少好聽話取信棠寧。

天使與魔鬼的神情,文淇詮釋地相當好,兩者的轉折差異甚大。得獎的關鍵,可能是片尾在火車的那一段。除了「故事在最尾端又殺出一次轉折」與「被強暴」之外,如何詮釋被自己努力爭取這位仰慕許久的大哥哥,卻得到如此幻滅的結果。

除了這兩位金馬得主之外,其他眾女星們的表現也很精彩。

▲▼《血觀音》惠英紅、吳可熙、柯佳嬿、文淇。(圖/双喜提供)

▲柯佳嬿飾演長大成人的棠真。(圖/双喜提供)

柯佳嬿飾演的成人棠真,她的腳是青花瓷做的義肢,可能是她後來跳火車所以傷到腳。本來「血色青花瓷」是最早的片名,作為白手套的古董商,炒地皮與炒作藝術品價格相同,許多含義也都貫徹整部電影。

「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棠真在以愛為名的控制下長大,回報的是無愛的未來。曾經眼見情敵死去的她,長大後同樣在病床旁,不同的是她選擇更麻木、可怕的對待方式。

▲▼《血觀音》楊雅喆、惠英紅、吳可熙、文淇、柯佳嬿、傅子純。(圖/双喜提供)

▲吳可熙飾演棠寧。(圖/双喜提供)

棠寧可能是裡面最不壞的角色,被夾在兩位狠角色之間,上有把她當工具的媽媽,下有不尊重她的女兒。看起來最壞的她,其實只有她內心最掙扎;看起來最做自己的她,其實最身不由己。

同時,吳可熙沒有入圍金馬也是遺珠之憾。

再來,我們來看看一位唯一不是壞人的女人,「唸歌」的國寶楊秀卿。

▲▼《血觀音》高雄首映會,楊雅喆、惠英紅、吳可熙、文淇、陳珮騏、傅子純、「微笑唸歌團」楊秀卿、儲見智。(圖/双喜提供)

▲左起為「微笑唸歌團」儲見智、楊秀卿、導演楊雅喆。(圖/双喜提供)

3.台灣唸歌國寶─楊秀卿

電影的開頭就非常有趣,電視上的新聞在報導棠真,當大家還在猜她嘴裡的發「ㄐ」音時,楊秀卿與搭檔兩人走了進來,雖然他們看不到,但是耳力優於常人,馬上道破是「救救她」。

接著他們就走進了另外的攝影棚,可是看起來像是地獄一樣的場景。這當然也是導演的精心安排。

由地獄的人來回說這段故事,彷彿是冥冥之中上天都在看,你在人世間一切的罪惡都在之後揭曉。雖然電影中看起來,壞人當道償命,不夠壞的才短命,但是導演還是傳達了導正價值觀的初衷。

除了精心佈置成地獄之外,說唱的楊秀卿可是國寶啊!

楊秀卿是2009年文建會第一屆「重要傳統藝術說唱類保存者」,她的《台灣唸歌》專輯入圍金曲獎「最佳戲曲曲藝專輯和傳統暨藝術音樂作品最佳演唱」,同時當年製作人(她的學生)洪瑞珍也得到「傳統暨藝術音樂作品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楊秀卿為更多年輕人所知的時候,應該是2016年的《唸啥咪歌》,MV由「微笑唸歌團」創作,將《哪吒鬧東海》的故事用唸歌表現,並且搭配剪紙藝術、文字拼貼、幽默時事來表現創造力,非常有趣,該MV也得到2016德國紅點設計大獎。

MV中的兩位年輕人儲見智與林恬安是承接楊秀卿技藝的晚年弟子,儲見智曾經在採訪中說過「唸歌就是台灣的爵士樂」,因為唸歌非常的即興,是表演者可以依照現場狀況「加油添醋」。

事實上,當時拍攝MV時,讓共同製作MV的雲科大團隊傷透腦筋,因為楊秀卿老師每次進錄音室錄音,演唱出來的版本都不一樣。

雖然讓團隊吃盡苦頭,不過也表現了唸歌需要的即興創造力,與觀眾互動經驗。
在《血觀音》的拍攝過程,導演也提到:「所以我跟她合作的時候,那些台詞我大概寫一個固定的、常用的詞給他,然後她自己消化,其實她大概知道我們的故事,你不喊卡,她就可以一直講。」

至於為什麼要加唸歌這段,甚至讓楊秀卿變成了一個「神魔」的角色?
並不是因為要增加國片的台灣味,而是導演就是在這種文化環境下長大,那種初一十五大家會拜拜,大家都很相信有閻羅王,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台灣環境。

最後大家可以注意,其實楊秀卿飾演類似閻羅王的角色,是有透過「蘋果」這個元素在跟主軸故事互動的。有一幕拍攝楊秀卿的背影,桌上堆滿著蘋果,同時楊秀卿手拿著蘋果。下一幕,就接著棠真與蘋果。

▲左撇子影評《血觀音》。(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部落格)

▲楊秀卿角色類似閻羅王,手拿蘋果呼應故事內容。(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部落格)

導演引用《聖經》中「禁果」的元素,亞當夏娃吃了蘋果之後才有了各種慾望。恰巧,棠真也正好到了初試禁果的年紀。蘋果在電影的最後又再次出現,病床下的手去撿蘋果。當年的「禁果」,果然變成了所有罪惡的源頭。

▲左撇子影評《血觀音》。(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部落格)

▲電影的最後,病床下的手去撿蘋果,似乎引用《聖經》故事暗喻。(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部落格)

接著,我們就來揭露,導演在電影中埋藏的「罪惡」彩蛋。


4.「政治犯罪」黑暗彩蛋─馬王、新瑞都、尹清楓

電影中藏了相當多歷史上的犯罪、罪惡彩蛋,有的不明顯,有的相當明顯!特別是「政治」上的犯罪。

例如,「王馮政爭」就在影射「馬王政爭」。重點來了,除了知道「彩蛋」指的是哪件事,也要想想「為什麼」導演要放這個彩蛋。

「馬王政爭」是在2013年9月的一場政治事件,又稱九月政爭。該政爭涉及3個疑似不法行為:
(1)柯建銘與王金平進行關說
(2)特偵組違法全面監聽國會
(3)檢察總長向總統洩密案
這3件事情,除了可以看到政治手法上的交鋒,同時還可以討論「程序正義」等等問題。

▲左撇子影評《血觀音》。(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部落格)

▲《血觀音》劇情的數字「3268」暗藏玄機。(圖/翻攝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部落格)

電影中也有出現「3268」匯款,導演在映後座談提到,希望大家Google「3268」,出來的會是「連戰有一筆3268萬元,給前屏東縣長伍澤元的選舉經費,疑似炒地皮」的新聞。

這邊再補充一些,未經導演證實的網路猜測。「馮」的「特殊性關係」那位,出手相當狠,大家都猜數是對應某把小刀。同時,賣魚的兒子是記者(寫文的),也是頂罪的受害者,影射「余文」。

另一件有更明顯,同時相關證據也較多的,是跟電影很像的「新瑞都案」。棠夫人名字設定為「棠月影」,影射前總統府資政,余陳月瑛;「月影」音近「月瑛」,「陳」的台語近「棠」。余陳月瑛涉及的弊案為「新瑞都案」,她幫新瑞都這家公司的股東向大眾吸金,要來在高雄購地,該股東掏空了公司資金33億元;購地、吸金、33億元都跟電影相似。

此案件本來還要繼續追蹤33億元的資金流向,不過在這之中扮演「白手套」的李明哲,「意外」地暴斃於女友家中,使得資金流向斷了根源。很巧的,另一名被告樊嘉傑,也同樣在宣判之前「心肌梗塞」,被發現倒在樓梯間。

▲▼《血觀音》惠英紅、吳可熙、文淇、陳莎莉、王月、陳珮淇、溫貞菱耍心機。(圖/双喜提供)

▲《血觀音》中「淫海小清流」(左)含冤「被自殺」。(圖/双喜提供)

電影中「淫海小清流」也是含冤「被自殺」,這部分也讓人聯想到上面的「新瑞都案」。同時,「小清流」這個綽號則讓人想到有名的「尹清楓命案」。雖然尹清楓命案非常有名,不過大家只知道尹清楓可能因為「拉法葉軍購弊案」被滅口。事實上,被滅口的人數可能為14人。

1992至1996年間,跟這軍購案相關的人死了7人。交易付款業務「墜樓」、尹清楓「喉嚨受重創變成浮屍」,一位中校在同意接受調查後「於醫院急性瘧疾過世」,一位少將「因為心情因素在家舉槍自盡」,一位中士「以手槍自殺」,軍購案重要相關的國安局長「飯店猝死」,可能握有證據的尹清楓外甥「在加拿大被吹風機電死於浴缸中」……

2000年陳水扁總統說「不惜動搖國本,也要查辦到底。」結果6明跟此案相關的法國人意外身亡,死因有「度假時溺斃」、「在東京「突然」罹患血癌死亡」、「住2樓卻從隔壁5樓墜樓」,另外還有「心臟病發」、「病死」與「墜樓」;2007年,張可文中校假釋出獄,發生相當離奇的車禍過世。

拉法葉案除了是台灣軍購案的最大弊案,兩國起碼14相關人士死亡,《血觀音》則有一連串的殺戮。

5.「社會案件」黑暗彩蛋─滅門血案、湯英伸、台灣羅密歐與茱麗葉

《血觀音》除了有政治貪腐的歷史彩蛋之外,也將幾個重大的社會案件放入,對於台灣都是有重大的影響與改變。

首先提最多人發現的「滅門血案」。比較多人先聯想到「劉邦友血案」,這是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於任內遇害的縣市首長,由於急救人員破壞了犯罪現場,員警還沒有戴手套採樣,導致此滅門案成為未破懸案。

不過,更相似的應該是「林宅血案」。跟電影同樣都是林議員,林義雄議員當時創下「黨外運動在宜蘭縣省議會議員的最高票紀錄」,是黨外人士的重要人物之一。1980年,當時執政的國民黨以「美麗島事件」逮補了林義雄等黨外人士,兇手趁林義雄在看守所時,將他留在家的60歲母親與7歲的雙胞胎姊妹給亂刀慘殺,9歲的大女兒也身中6刀重傷。

讓人好奇的是,戒嚴時期這些黨外人士都被嚴格「監控監聽」,且「美麗島雜誌社」就在林宅樓上,同樣也是監控重點,卻沒有人看到兇手,這點讓許多人不免懷疑兇手的來歷。

▲▼《血觀音》楊雅喆、惠英紅、吳可熙、文淇、柯佳嬿、傅子純。(圖/双喜提供)

▲電影裡原住民馬伕Marco(左)和林翩翩(右)是一對戀人。(圖/双喜提供)

第二個要提的是「湯英伸」。

電影中有一段是原住民馬伕Marco身份證件被扣押,可能在影射湯英伸事件。湯英伸,鄒族的年輕人到台北謀職,遇上了求職陷阱,還沒工作就先欠了「介紹費」,被僱主扣留身分證後,下場就是超時血汗工作,工作9天後在酒後殺了雇主一家三口,後前往警局投案。法院判決依舊為死刑,湯英伸是最年輕的死刑犯(19歲)。這個事件,除了引發當時社會與論為他求情之外,也讓原住民的權利抬頭。

鄒族的湯英伸出身於「吳鳳鄉」,就是那個被教科書寫「自我犧牲改變獵頭習俗」的小紅帽。其實吳鳳的故事是從日治時期寫入教科書,後來的中華民國政府延續列入教科書。不過,吳鳳神話與鄒族的口傳歷史相差甚大,多有歧視之意為,並讓鄒族人背負莫須有的原罪。在湯英伸事件後,發生了幾場抗議活動,從此「吳鳳鄉」改名為「阿里山鄉」,我們也不會在課本中看到吳鳳的故事。

最後要提的,是「台灣版羅密歐與茱麗葉」,不過是渣男版本。

呼應《血觀音》中的不被認同的族群戀愛,導演說源自於「十三號水門事件」。會說是台灣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是因為這對情侶相約殉情,上吊自殺。渣的部分是,這男的把女生的繩子打死結,把自己的繩子打活節……所以十三號水門發現有人上吊時,就只有女方一人。在被民眾發現、警方通知後,這男的還可以假裝難過回到案方現場。

你以為這樣就夠渣了嗎? 完全不止啊!原來這人本名張清溪,他一開始就是個騙子。

早年在廈門因竊盜罪被判刑,來台灣改名張白帆。國小沒畢業,偽造了台大學生證,竟然還得到了報社副刊總編的職位。在工作上認識了前面提到的女生陳素卿,她不但年輕貌美還家境富裕,讓張白帆想要當乘龍快婿。不過意圖卻被對方家長識破,家長禁止他們交往,並逼女兒嫁給表哥。

另一方面,張白帆離開了原本的妹子,很快地跟別人交往,也很快地搞大了新妹的肚子,當然,不久就結婚了。

但是,陳素卿因為已經「獻身」於張白帆,害怕嫁給表哥被人發現不是「冰清玉潔」,加上張白帆婚後還是跟陳素卿暗通款曲(夠渣吧),這成為了陳素卿威脅到張白帆的把柄。

所以,當陳素卿提議要馬互相傷害,承認他們相愛然後私奔,不然就一起殉情,張白帆選擇了第三條路:加工自殺。

天網恢恢,張白帆還是被老經驗的員警給識破,被判刑7年有期徒刑。他夠渣,是因為他打算在牢內出書,把自己寫得像是「一代情聖」;他夠渣,是因為被劈腿的老婆在家,不但努力養家,還準備足夠的零用錢給他在監獄內花用。結果出獄後,張白帆還是跟老婆離婚,然後另外再娶新人。

至於「省籍情結」的部分也是曲折離奇,張白帆的騙術驚人,連國民黨當時都想把此「處女殉情只為對抗省籍情結」當作「正面」教科書,結果發現不只是假的,根本就成為了「負面教科書」。

在事件之後,起碼有4部電影影射「十三號水門事件」,1964年的《河邊春夢》(還有同名歌曲廣為流傳)、1965年的《陳素貞與張博帆》(名字用台語發音近似),1980年的《少女殉情記》(一度造成電影院禁播),最近則是《血觀音》。

▲▼《血觀音》劇照。(圖/双喜提供)

▲《血觀音》劇照。左起為惠英紅、吳可熙、文淇。(圖/双喜提供)

希望這次的5件事懶人包,讓你的《血觀音》更好看!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左撇子,專業影評人,經營《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部落格與臉書粉絲專頁。本文轉載自《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