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回憶探險團/廣告不能提的陳文成,是怎麼死的?

▲▼ 全聯陳文成            。(圖/取自官網)

▲ 全聯廣告疑影射陳文成事件,也開了IG帳號「Allen Chen」做宣傳。(圖/取自「Allen Chen」IG)

中元節將至,全聯推出廣告,以暗示已離世,「最難請的代表」神祕主角,說出對白「我真的很不相信他們會這樣」。之後更開啟臉書、IG帳號「Allen Chen」,設定為1950年1月出生、1968-1972年就讀台灣大學,種種線索被網友解讀劇中主角為1981年返國在台大校園離奇死亡的陳文成教授,死亡年份也與劇中鏡子上的年份符合,引起風潮。

不料發布後不到一天,全聯以「影片中的人物設定並未取材、影射特定的真實人士」、「一向不觸碰政治議題,期盼各界不要過度聯想」為由將廣告下架。究竟這位這麼敏感的人物「陳文成」,到底是誰?

▲▼ 全聯陳文成            。(圖/取自官網)

▲全聯中元節廣告引爆話題 。(圖/取自官網)

1981年,時任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的陳文成,返台探親。由於其支持台灣為主體的立場、贊助黨外雜誌,而被中華民國政權警備總部盯上,於7月2日遭到約談。7月3日清晨,陳文成被人發現陳屍於臺大圖書館旁,美好的前途與家庭均破碎。據來台調查之美國法醫魏契(Cyril Harrison Wecht)看法,陳文成遭謀殺,死因為生前高樓墜落,但中華民國官方則宣稱陳是「畏罪自殺」。

陳文成的姊姊陳寶月,在「我的弟弟陳文成」一文中提到:「他興沖沖千里攜妻帶兒趕回家鄉,希望奉獻所學,作育英才,結果,他奉獻了他的生命做祭品,鋪直了台灣的民主道路。

7月2日,素貞打電話給我,說三個警總的人來家裡,帶走了陳文成。我是那麼天真,不知事態嚴重。心想,陳文成只是個讀書人,又沒做什麼壞事,或許很快就會回來吧。

7月3日,我出門辦事,順便去看素貞,她說陳文成還沒回來。我們開始擔憂了。白教授幫我們打電話去警總問,警總的人說,早上八點就放人了。我們說,可是人還沒有回來。警總的人很不耐煩的說,腳長在他身上,去哪裡,我們怎麼知道。

中午,素貞和她父親又趕到警總找人。警備總部裡每個人都搖頭,說不知道。問他們姓什麼,每個人都姓ㄑㄧㄤˊ。陳素貞的父親很憤怒,大聲說:『是強盜的強嗎?』

下午兩點多,有人打電話到家裡,說有個海外學人,被車撞死,屍體現在擺在台大醫院太平間。我先生馬上趕去台大醫院,還是找不到陳文成。

過了一會兒,古亭分局打電話叫我們去做筆錄。我父親和素貞趕過去,看到陳文成的手錶、衣服和鞋子。警察說,屍體在殯儀館,『你們自己去看吧。』

我父親又趕去殯儀館,一看到屍體,他的直覺是:『阿成是被打死的!』陳文成兩隻手腕有被緊綁的痕跡,雙手和頸部都是刺洞,皮帶繫在胸前,大腿瘀青,背部有二十幾公分的裂痕,眼睛睜得大大的…

我沒有去看陳文成的屍體。我不敢看,不忍心看。弟弟,沒看到你的屍體,我還可以騙自己說你一直在美國教書。

從殯儀館回來後,家裡電話已被封鎖,全部打不出去。七月四日,中和的家,被團團圍住,從屋頂到樓下,站滿了特務。電話也被竊聽,我們對友人說要開記者會,十分鐘後,警察就打電話來說,不准記者採訪。我們也覺得沒什麼用,我們說張三,他們寫李四。母親日夜哭泣,父親也是,一想到什麼,就哭了。不斷有恐嚇電話打來,親戚非常害怕,不敢上門……

我第一次了解多年前父親提到二二八事件時的恐懼和悲哀。」

事件爆發後,曾衍生美聯社記者遭時任新聞局長宋楚瑜刁難取消採訪證的插曲。30幾年過去,威權體制下站在第一線的執行者依然活躍於政壇,而殺害陳文成教授的兇手依舊逍遙法外。到了2018年,在不確定有意無意被廣告所影射的陳文成,依然是不能說、可能會惹上麻煩的禁忌。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台灣回憶探險團,教育團隊,用輕鬆、貼近生活的方式,分享一直存在你我身邊的寶貴歷史記憶。本文轉載自《台灣回憶探險團》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