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甄嬛傳》之14/太監與宮女們的悲情故事

文/Rosy

奴婢,或者奴才,都是得低頭做人的可憐人。

其實看這樣的明清宮廷戲,如《甄嬛傳》所設定的那樣一個出身甚至比族群問題還要嚴重的年代,而且是在皇宮內苑,想要活得下去,說來每個人都不容易。

特別是作為下人,譬如宮女或太監們,上頭層層壓著皇親國戚,還有六宮之內幾十個殿堂的小主娘娘們,身為底層勞動者,他們往往過得最卑賤而毫無人格。

特別是宮中的「公公」們。

好比皇帝,說起身邊服侍的宮人,常常一個個「賤奴才」、「狗奴才」罵來喊去,聽著就使人難受。

在那樣的封建舊社會中,可以說,地位最低、被所有人輕賤的,也就是宮中的太監了。

由於明朝宦官為禍,懲於前朝之變與歷史教訓,清朝初年對於閹人特別歧視,所以皇上落轎就踩「公公」們的背當腳踏,小主出入鞍前馬後服侍的也都是他們,不管在何處,「公公」們永遠抬不起頭來。

敬事房的翻牌對伍,這是個人覺得很有趣的一群「公公」們,總是捏著不男不女的嗓音,要天子趕緊翻一翻當晚要陪睡的女人名單。

時常可以在電視劇中看見這些去勢之後的男人,卑躬屈膝跪在任何人面前,太監膝下無黃金,或許宮女也得垂首斂目,但平常可不需要這樣的行禮模式。

大致上,此劇最多的就是群起而跪的龍套男演員了。

當然,不管在後宮的哪裡,粗使工作如運送屍體這類,都是太監負責,打雜的歸他們,處理麻煩事也是屬於他們的日常活動。

殺人,太監下手。

綁人,太監動手。

害人,太監出手。

每當后妃出場,後頭總要跟著那樣多的宦官,宮女還能走在主子們的身邊,只有「公公」們不得不跟在最後,個個沒有自尊似地低著頭望向地板。

習慣性低頭,並非路上可能有人掉點什麼寶貝,而是只要不長眼抬頭了,大概自己的小命也得丟了。

以下就是我彙整的這些後宮可憐人總名單,他們也是此劇比妃嬪地位更重要的龍套、背景或一道道晦澀的風景線:

上面的許多「不詳」之處,有的是根本列不上演員表,有的只出現背影,甚至連個正常的露臉鏡頭都有困難,還有的則是後宮的八卦談資,也不曉得此人是否在哪一集飄過。

無論如何,皇帝身邊的大太監蘇培盛,可以說是其中戲份最多的一位了。

李天柱是個好演員,我對他印象不深,似乎在學時期偶然看過中視的花系列現代劇集。

不過,這次觀賞《甄嬛傳》,卻特別喜歡他出場的幾個重要片段,從未感覺有人能把一名宦官表現得如此驚豔,可稱之為「老戲骨」。 

上圖是蘇培盛對年羹堯表現矯情的一幕,從小服侍皇上的大太監,可以忍受被年大將軍指使的屈辱,臉上笑容不變,心底卻早有了定見:這是帝王的心頭之患,他能做的也就是推波助瀾。

下圖是蘇培盛的弟子小廈子,一名年輕的「公公」,也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狠腳色。

小廈子可以說就是另一個蘇培盛的化身,這孩子同樣能忍受屈辱,在余鶯兒特別受「寵」並有意羞辱他的時候,能夠忍氣吞聲,等待時機。

余鶯兒本來是個倚梅園的宮女,一朝得勢便自以為了不起,狐假虎威,要小廈子替她幫皇上徒手剝核桃,核桃殼堅硬無比,不用工具而徒手剝殼,弄得這個小太監當時十指鮮血淋漓。 

也就是這種剝核桃折磨人的行徑,讓小廈子和蘇培盛同時恨上了。

怪只怪余鶯兒太蠢,太監們喜歡打落水狗,在她被皇帝賜死前,聽了安陵容建議的蘇培盛,給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一個教訓:拜高踩低是常態,卻不可仗勢欺人

果然,得了蘇培盛的首肯,早就怨恨許久的小廈子,發狠用弓弦活活勒死了余鶯兒,她死得悽慘,脖子甚至給勒斷了一半。

可見,後宮裡的公公們是絕對惹不得的。

雖說太監也有所謂的「情義」,可以有恩報恩,有仇復仇,但是多數的宦官都非常現實,胡作非為的也不少。

譬如下圖全劇只出現不到一分鐘的「張公公」,就是個打蛇隨棍上的狠角色。

安陵容雖說在《後宮甄嬛傳》後來頗為陰險毒辣,但一開始仍表現得相當孝順,想託人拿點好東西回家,可惜遇上「張公公」這樣貪婪的龍套,不僅廿兩銀子被他吞了,後來拿去的包袱也大有可能因此被侵占。

當然,安陵容不貪財,卻是個頗有心機的主子,化妝時轉個頭就要自己的貼身宮女寶鵑,去殺死甄嬛當初好意送去她身邊幫忙的另一宮女菊清,談笑間要了一條人命,神色完全如常。

這些應該都是後宮這個藏汙納垢之處所造成的種種黑暗面。

內務府總管,是皇后與華妃(年世蘭)當初最在乎的一個重點職位,官大權大。

想吃好用好穿好的?內務府管。

想避免飲食帶毒或每天僅有一餐發餿的食物?擔心冬天沒有炭火?害怕有人拿先皇后故衣來陷害自己?

一開始,華妃利用黃規全這個閹人充當打手;後來,皇后設計姜忠敏這個笨蛋作為犧牲品;最後,就連甄嬛也要爭取弄個人進內務府擔任總管,不過,那些都是原著小說的內容了。

只能說:公公們活得不容易,當上首領太監很艱難,成為內務府總管更加要命

甄嬛曾有一句感慨:「奴才不在於多,只在於忠心與否。」

誰知道下人有哪個忠心,又有哪個會背叛?

都說日久見人心,可是甄嬛入宮不久,這位「莞常在」裝病避皇寵,結果當初派給她手底下的宮人們,不是滿腹牢騷,就是馬上跑去給別的妃嬪通風報信,她的碎玉軒最後如我在〈《後宮甄嬛傳》觀後感(十二)甄嬛身邊的好姊妹(崔槿汐、流朱)和最差勁的妹妹甄玉隱(浣碧)〉的敘述,僅只留下崔槿汐、佩兒、小允子三人效忠。

對於這些後宮女子而言,太監多半容易背叛,因為他們是「無根之人」,康祿海之流證明了這個論點。

其實,也不能怪這些太監們習於為自己盤算,因為他們普遍地位遠低於滿軍旗或漢軍旗選進來的許多宮女,而且失去了當男人的資格,只能低頭過日子。

出身決定了地位,而地位決定了後宮諸人的人生。

好比上下兩圖,「小貴子」這個宦官,大致上出現的場面不多,只要安陵容到了室外,通常會跟著到處跑;當然,此角色雖說非常負面,但是看到他提著大包袱,一路小跑著跟在馬車旁邊,就覺得頗為同情。

下圖則更為明顯地表現了,一名「公公」地位之卑下,可見一斑。

太監沒有地位,不過宮女們也好不了多少。

在《後宮甄嬛傳》裡面,吃吃喝喝的鏡頭非常多,這時「小主」或「娘娘」們舒服地坐在自己的位置,或享用美食,或隨口聊天,宮女們卻得悉心服侍,不是站著給她們搧扇子,就是端盤接盞,各自忙碌著手邊的活計。

下圖有些宮女的名字沒有標出,是因為全劇沒有出現過她們的名字,偶爾會在演員表上看到許多宮女名單,但無法對得上,相當可惜,因為她們全都是那些妃嬪華麗身影背後的影子。

無論如何,誰到了這樣的後宮,哪個不可憐呢?

《後宮甄嬛傳》的角色眾多,有些龍套的存在,主要是為了讓主角或配角性格更為豐滿,這類人很容易被劇情犧牲,往往就出現幾個鏡頭,很快得「領便當」去了。

下圖的「福子」令我印象深刻,就在於她死得頗為淒厲。

她死的原因看似簡單,不過就是梳頭時無意扯痛了華妃(年世蘭)的頭髮,說來卻又有些複雜:

1.皇后(烏拉那拉‧宜修)主動將此宮女派給華妃,後者懷疑她是皇后的眼線。

2.同上所述,華妃也懷疑此宮女是皇后送來分「寵」的棋子。

3.此女青春無敵,皇帝是個愛嘗鮮的色中餓鬼,長得好看的宮女並非都該死,只是不該出現於天子眼下,話還多說了兩句。

要如何當一個聰明的好宮女?

個人認為「喬頌芝」是個負面的代表人物,優點是:聰明、忠心、不廢話、懂得察言觀色,也能夠勤奮且努力達到主子的所有要求。

但反過來說,她的缺點也是做為一個忠誠宮女的表徵:為了主子不得不苛薄、漠視他人死亡並保持緘默,可以說是為虎作倀。

可我一直記得下面這個鏡頭:夜半時分,溫宜公主哭鬧不停,華妃(年世蘭)氣沖沖被吵醒,喬頌芝卻聽若未聞地坐在華妃的寢房門外地板上,仍舊在嘈雜的背景嬰兒嚎哭中左搖右擺打起了瞌睡,想必是累極了……

或許,喬頌芝不是個討喜的女配角,跟在年世蘭身邊,不時對別的小主們冷言冷語,或者跑去欺負安陵容,順著華妃的意圖出言藉機對夏冬春鼓動那「一丈紅」刑罰……

某種程度上,頌芝這樣的掌事宮女,怎麼看都不是個善芢。

然,她的作為出自於華妃的授意,她沒辦法反抗,也毫無意願去背叛。

當我看見她能夠為了主人犧牲,主動對著皇帝獻媚時,不免覺得有些悲哀。

雖說華妃敗落後,並沒有提及頌芝的下場,可是後來安陵容受盛「寵」,按照安氏的報復習性,頌芝的結局想必也會十分淒涼,只不過她是眾多小配角的其中之一,故事雖沒提及後事,但身為一個小宮女,其後果如何卻能夠想像。

其實我有些同情余鶯兒

有些小聰明的宮女,在寒冬的冰天雪地裡剪梅花枝,天寒地凍的,她又怎麼不會想點法子讓自己離開那個沒有未來的工作崗位呢?

只是,皇上的「寵」不是任何女子都受得起的,沒有辦法「以色事人」,大字不識的小宮女想談論詩詞也太過於艱難,拿李白比宋詞更是離譜。

余鶯兒就會吊嗓子唱兩首,既然帝王的心思那麼難以捉摸,不如就用自己擅長的崑曲來取悅好色的天子吧!

可惜,沒有見識的下層階級小宮女,策略運用上顯得太愚昧,先是投效錯團隊,讓華妃(年世蘭)利用多次,接著又不知收斂,惹上安陵容那樣的對手,余鶯兒不思安分守己來努力自保,難怪最後下場悲慘。

又想起了菊清,這個小宮女是甄嬛變成「莞貴人」後纔多露臉幾次,後來甄嬛以為安陵容身邊缺人而轉給她,反倒害苦了小宮女,使得她常受寶鵑敵視與安陵容懷疑,最後因而被殺死。

還有齊妃的貼身宮女翠果,幫著齊妃一下子給葉瀾依送毒藥,一會兒毆打甄嬛,不然又是跑腿湮滅證據,結果齊妃上吊自盡之後,皇后派人要殺她滅口,沒想到翠果沒有溺斃,反而幸運跑去太后跟前告狀,算是個異數。

在宮廷中倒了楣的小主,其底下宮人的下場,好比安陵容落敗之後,她父親安比槐被處死,親近的婢女寶鵑被杖殺,其餘宮女則給皇上下令變賣為奴,這就是後宮女子被人鬥垮後的下場。

失敗者,除了自己身死,也要連坐身邊所有的下人,這些個婢女或奴才,人人都跟著沒有了未來。

我總不免想起浣碧,當她用木薯粉來陷害甄嬛,有沒有想過類似的後果? 

再斥責一回浣碧那個宮女中的敗類!糟糠中的米蛆!多次背叛長姊的無恥之人!除了浪費糧食和見縫插針,啥事不頂! 

說到後宮裡面幾個厲害角色,不得不說說芳若姑姑,還有太后身邊的那位孫姑姑(孫竹息),個人認為這兩個從頭開始就是太后的得力助手。

芳若姑姑百分之百是太后的人馬,她常年在太后的壽康宮與皇帝的養心殿服侍,還擔任後宮新進秀女的「教習姑姑」,按照我的看法,那絕對出自太后的授意。

在殿選秀女的時候,天子特別留意了甄嬛,又給了「莞」這個封號,自然引起了包括皇后和太后在內這些知情人的關注,為了觀察甄嬛,弄個眼線去甄嬛身邊,非常合理,所以太后在沒見過甄嬛正式請安之前便說了那句莫名其妙的「哀家喜歡莞貴人」,頗含深意。

此外,芳若姑姑曾經在沈眉莊假孕事件之後,負責監禁沈眉莊,雖然私底下前後收了甄嬛的金鐲與螺子黛當賄絡,看似是個貪財的老宮女,然而卻似乎是順勢而行,背後有指點高手。

譬如芳若曾說「奴婢曾侍候純元皇后畫過遠山黛」一句,或者照看沈眉莊的一段情節,若是對照後續情節,那麼沈眉莊可以受到太后的信賴和關懷,或者芳若姑姑為何到了甘露寺只憑一只玉鐲便幫甄嬛特地打了與純元皇后相同的白玉項圈給朧月公主,也就說得通了。

但,若說純元皇後對於崔槿汐的一次垂憐,便能換來崔槿汐對甄嬛的忠誠,那麼服侍過純元皇后的芳若姑姑,又怎麼看不出來那五分神似,並且把甄嬛與故人的相似處都報告給太后知曉呢?而太后死前又為何那樣防備甄嬛,甚至不許皇帝廢后?

答案很清楚了,假使沒有芳若的觀察和防備,太后不會把甄嬛的心機摸得那樣清楚,當甄嬛要設計從甘露寺回來前還故意找了幾個薩滿神棍在壽康宮內引發小火災(當時皇后故意扭傷腳、上香弄斷幾炷、讓欽天監給了天子「危月燕沖月」這等迷信說法,應該也都有太后的授意),最後還特地要留一手,就算死了也不讓甄嬛鬥垮皇后(烏拉那拉‧宜修)。

助手有兩種:一個唱白臉,一個唱黑臉

既然芳若姑姑唱白臉,孫姑姑(孫竹息)這個貼身老宮女在皇帝面前唱黑臉,拿了太后遺召不准皇上廢后,只是其中一個伏筆。

因為,孫竹息幫太后的忙,還有一件大事。

或許很少人會注意這個老宮女,作為太后這個全劇最厲害女子的貼身姑姑,孫竹息是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小角色。

華妃(年世蘭)多年不孕,懷疑太醫院有可能出了問題,手下幾個太醫(江誠、江慎兄弟等人)本來不敢跟她說歡宜香的問題,華妃後來又少了這幾個幫手,只有猛吞酸黃瓜來催吐,達到可以延請宮外大夫來給自己看診的目的。

華妃請來的那位「陳大夫」,本來就在年羹堯軍中擔任軍醫,來自於西北,絕對忠於年大將軍,可是在孫竹息的警告之下,得知整個太醫院都隱瞞歡宜香之事,就怕得「跟太醫院也長著同一條舌頭」了。

後宮的常態,就在於權勢決定了「舌頭」怎麼長。

可以說,那些宮女喜歡嚼舌根,或者彼此間攀比,也都是常態。

只是在現代人看來,後宮光怪陸離的鬥爭與陷阱,以及又跪又磕頭的樣板戲碼,不免使人愈來愈不喜歡那樣階級區分嚴格的舊社會。

就如同甄嬛當初帶了兩名婢女流朱、浣碧入宮,她的好友沈眉莊也有一名從沈家帶來的貼身侍女采月。

然,沈家那樣有權有勢的濟州協領,怎麼只讓女兒帶一個「采月」呢?

電視劇沒有詳細解說,也不可能對於這種龍套有任何答案,所以沈眉莊到了宮中,怎麼看就是勢單力薄,身邊永遠跟著幾個喊不出名字的背後靈,我也僅能認出一些罷了。

采月這樣的貼身婢女,似乎當得有些粗心,擺在自家主子妝奩盒內的一紙藥方,也能被華妃的內奸偷偷換走,難怪沈眉莊遇上了假孕事件被整得那麼慘。

上圖的另一位宮女茯苓,並非是中藥裡面可以安神、解熱的良方,雖說是個龍套,卻在重要時刻說了關鍵性的台詞,反倒使得甄嬛為了好姊妹的事情急得焦頭爛額。

茯苓故意在皇帝來到沈眉莊的居處並詢問她的「孕事」之時,暗藏在假山之中,卻又故意露臉讓侍衛抓到,手中抱著一團帶血的衣物,指稱那些是沈眉莊要她「滅跡」的月事裙褲。

這事是曹琴默的陰謀,華妃(年世蘭)無法忍受沈眉莊受「寵」,便利用沈眉莊想要早日懷孕的心理,給了改變月事日期的錯誤藥方,又指使太醫劉畚詐騙,使得沈眉莊誤以為自己懷了龍胎。

自然,這些都是為了誣指沈眉莊「假孕邀寵」的前置作業,沈眉莊果然中計上當。

本來,茯苓是後宮派給沈眉莊的其中一名宮女,卻為何要聽命於華妃(年世蘭)?

電視劇沒有說得很清楚,只是透過華妃等人的對話,表示茯苓的家人性命全被捏在手中,只要事情辦妥,她的親人還能得著「榮華富貴」。

茯苓這個宮女的背叛,說明一個事實:為了家人的榮華富貴,一個女人可以勇敢犧牲自己,並且敢於盡量陷害主子。

本來,蘇培盛似乎想幫忙沈眉莊,剛問了兩句,就被曹琴默破壞。

宮女茯苓先是求救於沈眉莊,誤導眾人,以為此女受到命令與脅迫,接著向皇帝求饒,道出早就套好的招數,將「假孕邀寵」的罪名安在沈眉莊身上。

沈眉莊當下難以辯駁,人人都瞧見了那些帶血的衣裙,甚至於甄嬛,當場就有些懷疑起自己的好姊妹。

華妃(年世蘭)讓曹琴默實施的複雜計謀成功了,沈眉莊當下被皇上下令監禁,而茯苓呢?

電視劇裡面的小宮女,或許不無辜,卻死得很淒慘。

皇帝的台詞很簡單,「杖斃」訴說的是一種很痛苦的處刑方式,用木杖將宮女一杖杖重擊毆打致死,說來頗為冷血,也是相當殘酷的死法。

而在後宮之內,還有別的恐怖刑罰。

好比木薯粉事件,華妃(年世蘭)和曹琴默聯合起來,想要致甄嬛與死地,妄稱甄嬛拿了木薯粉想謀害剛滿周歲的溫宜公主,事實上卻是親媽與乾娘的計謀之一。

皇后(烏拉那拉‧宜修)處事決斷,馬上接手這筆爛帳,順利解決了這次的陷害疑案。

可是只要一想到那「掌嘴八十」,耳光摑兩下臉就腫了,要是給人甩巴掌連續八十個,滿嘴的牙都要被打落。 

皇后、華妃、甄嬛這三個角色的扮演者演技嫺熟,把握人物性格到位,本劇的成功,這三位女角的精湛表演,功不可沒。

皇后隱忍殘忍,做事周密,禮儀上沒有半份差池,詮釋了中宮應具備的德容言的基礎要求,對照著內心盡是不甘與辛酸,也就有了殘忍和狠絕的手段,非常吸引人。

而華妃性格囂張,恃寵而驕,飛揚跋扈,與皇后的隱忍形成鮮明的對比,縱然心術與狡獪不及皇后,在權利與情感的角逐中也徹頭徹尾輸了,卻輸在了用情太深,因此她最後的絕望一撞,看得讓人心酸。

反而在對付敵人方面,年世蘭和皇后驚人地相似,她們通常都要把對手的人馬弄去最恐怖的「慎刑司」纔甘心。

說到「慎刑司」,還得提一下本劇另一位重要的掌事宮女:剪秋

剪秋是個雷同於崔槿汐的存在,她對皇后(烏拉那拉‧宜修)擁有絕對的忠誠,只要有皇后出現的場面,這個往往沉默而安靜待在一邊的宮女,就是個引人注目的小配角。

景仁宮裡面,總有許多妃嬪的聚集,人人都想從皇后這兒得著好處,皇后一黨的女人們各個彼此勾心鬥角,不外是盡量得「寵」或邀「寵」罷了。

剪秋這個長年的旁觀者,又怎麼瞧不出真實情況呢?

無論是煩惱或痛苦,通常唯一會出現於皇后身邊的,也就只有她了。

剪秋會在夏日默默給皇后搧涼,會為皇后搥肩,會體貼地握住皇后顫抖的手,用溫柔的目光瞧著她的主子。

剪秋,名字很美的一名宮女,她安撫著皇后的緊繃情緒,也安慰著皇后的孤寂哀愁,更能在皇后頭疼劇烈且瘋狂思念早殤的亡子弘暉之時,提供無言的陪伴。

剪秋懂得皇后的心,無論皇后需要什麼,她都願意去做;而她總能摸透皇后的想法,好比冷落四阿哥弘曆,或者防範齊妃及三阿哥弘時,或者對抗華妃(年世蘭)與甄嬛,她都不吝提供各種幫助或最佳的解決方式。 

要說她的存在像是什麼?

就如崔槿汐之於甄嬛,或者喬頌芝之於華妃,後宮成功的女人背後,都要有一名貼心的守護者。

「主子受辱就是奴才無能」這句名言,就是一名宮女乃至於太監所要秉持的後宮生存法則,剪秋或殘忍,或狠辣,都是為了成就皇后所甘願付出的一切。

狠心狠心,「狠而無心」是崔槿汐給甄嬛的建議,打算在那樣充滿鬥爭的地方活下來,一名後宮女子的真心之言,表現了自己多年看盡生死沉澱所得到的答案。

甄嬛從天真到成熟的變化,可以說是擺脫初戀情懷而進入理智清醒的過程,她不如皇后一樣一切盡收眼底,也不像華妃那樣為情所困,從自己的錯誤中省思原因與改善之道,然後調整自己的步伐,當年選擇走出後宮並拋棄女兒,是正確又痛苦的抉擇,也是為了保住親人的不得已做法。

而皇后呢?

她已經達到這樣的高人一等位置,看似擁有了一切,實際上心中苦澀悲傷,不得不捨棄良知,所以剪秋最後為了讓皇后解脫,乾脆冒險想毒殺甄嬛與六阿哥弘曕,然後犧牲自己。

在天子的眼中,「妻子」永遠只是純元皇后,後來日久生情的甄嬛,不過是眼下「最重要的女人」而已。

印象最深的其中一段,是皇帝對甄玉嬈解說「妻子」的內容,純元皇后獲得了君王一輩子的遺憾與追憶,活著的人必然無法與之相比,甄嬛曾經為此痛苦,可皇后烏拉那拉氏又怎麼沒有在這麼多年的忍耐中忍受著長久的感情折磨?

剪秋對著皇上的吶喊,充滿了無力感和深沉的哀傷。

所谓伴君如伴虎,也就是如此吧?

無論是以何種目的入宫的女人,最终都是多疑皇帝的犧牲品,每天看著別人的臉色活著,前怕狼後怕虎,誰又不悲哀呢?

第一次看到「慎刑司」,覺得這樣的地方非常血腥醜惡,因為只要能問出答案,審案者可以不擇手段。

在朦朧的背景中,左邊那個陌生笑臉,對照的是右邊已經崩潰的太監江福海,還有鏡頭前面堅不吐實的剪秋。

「慎刑司」毀了她的容貌,讓她的手指插入又尖又可怕的逼供長針,但是剪秋死也不願多說,反而皇后長年的首領太監江福海卻立即妥協。

《後宮甄嬛傳》裡面最脆弱的都是「無根之人」,受刑馬上招供的也是「公公」們,只有那些念舊情或為家人、主子犧牲奉獻的宮女們,可以無怨無悔忍到最後,還能不吝於付出自己的殘軀及性命。

說到底,後宮之人都是悲劇的,後宮中的每一位女子都得面臨這樣的悲劇,在他人的背叛與出賣之下,不斷咬牙承受,真可謂萬豔同悲,令人瞠目啊!

(待續)

※本文經原作者授權,未經允許請勿隨意轉載。本文作者部落格:http://betablog.udn.com/rosylovesyou/6460282。本文原標題:《後宮甄嬛傳》觀後感(十四)太監與宮女們的故事:大家都是可憐人!因本報標題有字數限制,略加修正。

●作者Rosy,水瓶座,新北市。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參與,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