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認識楊偉中,但他讓我想起一位老朋友

▲▼楊偉中。(圖/記者徐政璿攝)

▲國民黨前發言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楊偉中日前為救女不幸溺斃,震驚台灣社會。(圖/記者徐政璿攝)

文/徐有義

2015至2016年大選期間,我幾乎每週進出國民黨中央黨部,只開二人會議。我跟中央黨部高層人士說過這一句話:貴黨有位發言人我極欣賞,因為沒有國民黨味。

直到近日我才知道楊偉中的資歷背景,還真的沒有國民黨味。沒有國民黨味道的楊偉中,居然可以擔任國民黨發言人,顯示當時的朱立倫眼光獨到,有跟社會脈動接上軌。

傳統的國民黨味,不由細說,一眼望去,同一規格,味道傳承。我常笑說,就像複製人一樣,無論男女老少一模一樣。

進出國民黨部多年,大部份時間,我跟綠營相熟,跟國民黨部交好,能夠對兩個陣營觀察得夠透徹,才有資格批評指教。否則只是偏一色塊的社會觀察家、評論家 ,只能算以管窺天,只看自己喜歡的那一色。

難怪台灣處處遭顏色綁架,社會大眾對一個公共議題無法嚴肅討論,先判顏色再論是非,這也是台灣現況的悲哀。

無論這種顏色之爭要爭幾個世代,我還是要對這類超越色塊的人致上敬意,是極稀罕難得的珍寶。

台灣目前超越顏色的首席代表當屬柯文哲,這是政治圈的怪咖,愛恨他的人都是極端的強烈,柯式風格別人學不來,不學也罷。

楊偉中近日驟逝,沒有這種強烈個人風格的他,卻走得讓許多人心疼不捨。

第一次打開他的個人臉書,這不像是一個在政媒圈翻滾多年的人,倒像一個隱士在人生遊樂園裡,淡淡地輕輕地訕笑,嘲笑世人世事,幽默風趣。沒有愛恨情仇,沒有哀怨激動,只有輕聲細笑。最常看到的是浣熊玩偶,還有更多其他大大小小的玩偶,頑童的心,赤子之心,卻藏不住主人的人生智慧語錄。

像極了!我不禁驚嘆一聲。一位老友5年前突然心肌梗塞離開,離開前幾天我還LINE他,他是我在新聞圈唯一會想念的朋友─楊汝椿,《壹週刊》前總主筆。同樣頑童看世事,一樣的傲骨,同樣是社運無役不與,工運是他的主業,記者是他的終身職 ,楊汝椿也是記者協會會長。這位喜歡訕笑政治人物的新聞圈老兵,告別式上藍藍綠綠,新聞名人全都來了。

楊汝椿的傲骨更反應在厭惡體制上,所以他不會上檯面成為檯面人物,喜歡當新聞守門員,用他的筆繼續嘲笑政治。

來不及想念我的好友楊汝椿,現在看到相同調性的楊偉中,一樣突然驟逝,天嫉英才,只是楊偉中是檯面人,獲得社會關注更大。這二人現在天上相會了,怎麼突然讓我們好思念!老天爺專門在天上安排這種聚會,卻讓我們的媒體圈、政治圈少了好多正能量,不該走的人走了。

頑童看世事,愛反體制的兩位,開口閉口都像被書蟲蛀過的人,可以好好在天上聊一聊書中顏如玉了。我們會想念你們很久,有空請常回來用你們的超能力,敲一敲這些政治人物的腦袋吧。

▲楊汝椿。(圖/翻攝自Facebook/楊汝椿)

▲2013年逝世的《壹週刊》前總主筆楊汝椿。(圖/翻攝自Facebook/楊汝椿)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徐有義,資深政治顧問。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