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誠/台海保衛戰─電子戰爭奪「制電磁權」成關鍵

軍機繞台「合法合理合情」 中共空軍:計畫持續執行!(圖/翻攝空軍發布)

▲日前解放軍戰鬥機頻繞台。(圖/翻攝自空軍發布微博)

●張誠,雄三飛彈前總工程師,現任中央大學企管學系兼任助理教授、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理事、民國黨軍事國防顧問。

現代戰爭,作戰部隊的戰力統合高度仰賴通訊技術,武器投射的精準度也高度仰賴衛星定位技術,凡此種種,充分運用了電磁波的發射、空間傳輸、接收和識別來實現。因此,在軍事作為上,一定的時空範圍內對電磁頻譜的控制權,又稱為「制電磁權」,日益重要,誰奪取了制電磁權,誰就掌控了戰爭進程

近年來,解放軍的軍機、軍艦持續繞台,在繞台的機隊中,常有電戰機同行,這意味著,解放軍重視制電磁權,相信在未來的台海保衛戰中,制電磁權佔相當重要的角色。台海保衛戰國軍站在守方,國軍如何運用主場優勢,掌握制電磁權,是個不可忽視的課題。

電磁波偵查、干擾等,都算電子戰

在軍事上,電子戰是指敵對雙方爭奪制電磁權的軍事作為。由於電磁波本身的空間特性是開放的,導致電磁信號在傳輸過程中,不僅能夠被己方接收獲取,同樣也可能被對方截獲、識別和干擾。所以,在電磁波開放空間傳遞過程中的偵察與反偵察、干擾與反干擾、隱形(加密)與反隱形、欺敵與反欺敵等,都是電子戰的作為。

更廣義的定義,只要是運用電磁波進行傳輸和接受的裝備,都電子戰的範圍,例如:無線通信、雷達、飛機導航、飛彈導控、紅外線、雷射等。20世紀末期,美軍對電子戰的範圍增加了摧毀與反摧毀(誘標),即利用定向能武器、反輻射導彈或者電磁脈衝武器來攻擊敵方設施或設備,從而降低、削弱或摧毀敵方的戰鬥力。

攻擊軍速戰速決較有利

台海保衛戰對攻擊軍而言,越是持久戰越不利,速戰速決的斬首作戰對攻擊軍而言,是一個好的選項。斬首行動發起準備前,攻擊軍為阻絕境外勢力的介入,必先用潛艇及航空母艦戰鬥群在台灣東部及東北部海域執行封鎖,阻止美軍航空母艦進入。接著使用彈道飛彈飽和攻擊台灣空軍各機場及海軍重要軍港,讓戰機無法起降,快速取得制空權、制海權,並出動大量戰機取得絕對空優,確保一條空中安全走廊。

正式展開斬首行動時,大陸為了將台灣問題定位為內政問題,以「維護國內秩序」為理由,武警部隊將會是登陸的主力部隊。武警部隊空降於台北週邊,阻止國軍機甲部隊馳援,武警部隊更進一步,在掌控空中安全走廊的前提下,以直升機直接進入台北執行斬首計劃,並將俘虜押回大陸。

反制衛星系統,擾亂通信指揮

上述的場景,從彈道飛彈飽和攻擊開始,電子戰就可以在軟殺方面,展現戰力。彈道飛彈在中途導引的過程中,非常需要衛星定位系統的資訊來協助定位(例如:中國大陸的北斗系統),我方居於主場有電磁波空間離我方近的優勢,可干擾北斗衛星的訊號,甚至欺敵,將錯誤的訊號送進彈道飛彈中,造成彈道飛彈計算飛彈軌跡上的誤判,失去其準確度。

即使在第二波攻擊中,大量攻擊軍戰機起飛取得制空權及制海權時,只要當時的制電磁權在我方手中,不但可以反制北斗衛星系統,造成攻擊軍戰機定位上的錯亂外,亦可在通訊上,攪亂攻擊軍的指管通情系統,讓攻擊軍戰機的戰力大幅下降。攻擊軍無法取得空中優勢,斬首行動後面的劇本,就很難推演下去了。

爭奪制電磁權,兩岸各有準備

筆者在中科院任職期間,有感受到國軍對電子戰的重視。類似當年籌建雄三飛彈,以不對稱作戰的概念,為今日面對解放軍重型軍艦甚至航空母艦陸續成軍做好準備。面對解放軍整套的攻台劇本,相信也早以掌握制電磁權的概念,做好了不對稱作戰的充分準備,相關的軍事投資,也必定是重點中的重點。

絕對不可以輕敵。1981年,解放軍總參謀部頒定「電子對抗能力」為其「六大作戰能力」之首,30年來,解放軍在美國、前蘇聯、英國、以色列、義大利等國的電子戰專家幫助下,全面提升電子戰能力。近年,解放軍每次的遠海長航演訓中,常有電戰機伴隨,表示海峽兩岸的制電磁權爭奪戰,無聲無息,卻熱鬧進行中。

好文推薦

張誠/美軍參與台灣軍事演習 國防部長看不到的真相?

張誠/工業合作:台灣進入全球軍武供應鏈的任意門

張誠/4000億元的潛艦國造危機

張誠/當潛艦國造遇到美國行銷核准

張誠/學長,您讓社會上的人,更看不起軍人!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文章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