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雲亦云】蝦咪啊!苦苓:我不喜歡柯文哲,但…

(小編前情提要:眼看年底九合一大選就快到了,力拼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柯北北」,卻捲入器官活摘、器官仲介風波,惹得一身腥。《屠殺》作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三天兩頭就猛烈開砲,兩人一來一往隔空開戰,簡直比電視上的八點檔還精彩。

 那些年,葉克膜的是是非非,到底怎麼回事呢?點開影片,來聽知名作家苦苓-「我不喜歡柯文哲」之分析評論。)

作者苦苓/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老丁:今天在醫院,我看到一位老先生一直在找「葉醫師」。

老王:哦?這一位葉醫師是哪一科的名醫呢?

老丁:我問他醫生名字,結果他說醫生名叫「葉克膜」。

老王:哈哈!他不知道葉克膜不是人而是機器,是一種體外維生系統;簡單的說,一個人得到重大傷病快死了,來不及治療,醫生就用葉克膜讓他的身體先「活」著,等治療過了再把身體的運作功能還給他。

老丁:哇!那真是功德無量,想必救了很多原本被判定「沒救」的人吧?

老王:那還用說!像前台中市長胡志強的夫人邵曉鈴,也是用葉克膜救回一命的呀。

老丁:那葉克膜又怎麼和器官移植扯上關係呢?

老王:因為病人如果腦死以後,器官很快會壞掉,如果用葉克膜維持他的呼吸心跳,讓器官的狀態好一點,就可以提高成功率、甚至多摘取幾個器官,這是在和死神搶時間呀!

老丁:那麼這葉克膜是好東西呀!不管是教醫生使用葉克膜,或是賣葉克膜給醫院,都是在救更多人命啊,為什麼有人鬼叫鬼叫的?

老王:因為他們認為「大陸是強迫死刑犯器捐,是不人道的做法,所以你去教他們用葉克膜,他們如果又用來器捐,這就是『助紂為虐』!」

老丁:等一下!死刑犯的器捐台灣也實行過,而且一個罪大惡極的人死了,他留下的器官卻可以救活一個甚至好幾個人,對他來說是贖罪,對社會來說是補償,也不見得是壞事吧?這還有討論的空間。

老王:是啊!像有些歐洲國家,甚至立法「除非聲明不捐,否則死後每個人的器官都要拿出來捐給需要者」,這又怎麼說呢?

老丁:而且葉克膜又不是只有台灣有,就算我們不教、不賣,大陸還不是一樣能從歐美國家那邊學會和買到嗎?

老王:可不是?問題是他們現在扯到大陸有些器捐是活摘法輪功信徒的器官,那你明知他們活摘器官,還教他們用葉克膜,那就太「邪惡」了!

老丁:但是照你先前的解釋,如果是摘健全的活人器官,被摘者既然不是病重垂危、器官狀態良好,那就根本用不到葉克膜呀!

老王:所以我也不知道教人用葉克膜到底有甚麼錯?用在器官捐贈又有甚麼錯?這個「葉醫生」 真的太冤枉了!

熱門點閱》
►韓國瑜是來高雄行騙的?
►柯文哲的三個必勝祕訣
►林佳龍會輸的15萬個原因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苦苓專欄 苦苓

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