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宗海/不輕啟抗中? 蔡政府早就在挑釁「北京底線」

 
▲外交部長吳釗燮。(圖/記者屠惠剛攝)

▲(圖/翻攝自邵宗海臉書)●邵宗海/政治大學中山所教授兼所長、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長、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抱持「只寫我相信而且有佐證的事實」理念寫作。

外交部長吳釗燮在2018年11月1日接受《聯合報》系專訪時,特別強調二個台灣的政治立場:一是在美國與中國大陸的對抗中,台灣應站在自己利益的一方;另一則是保持對中國大陸「不輕啟對抗」的政策,絕對不能成為兩岸爭端中「挑釁的一方」。

不過,必須坦白的說,吳部長二個對美中對抗、以及對中應對的政治立場中,仍有讓外界摸不清邊的感受:首先,若稱美中對抗下,「台灣應站在自己利益的一方」,由於中美這個「對抗」範圍實在太廣,若必須從他們在經貿上關稅的對抗、或在亞太地區戰略上的抗衡、或在航行南海及台海引發主權與領土上的爭議、甚至對人民幣匯率上的貶值,去定位「台灣的利益」,都可能在不同的背景或事件下,會有不一樣的評估。吳部長只是用了一句都能適用在任何環境或條件下的用詞,像是「台灣應站在自己利益的一方」,當然立場就顯得相當模糊,說法也非常含糊,他應該至少要說明在什麼狀況下,這「利益」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譬如說,蔡英文總統在2018年10月10日發表演說中,有提到國際政經局勢正在面臨劇烈的變化,美中之間的貿易衝突,讓國際產業分工出現重組,也對原有的經貿秩序帶來衝擊。影響所及印太地區以及兩岸關係的複雜度,也相應升高,表示她十分了解台灣面臨的困局。但隔不了多久,在10月30日她接見來自美國僑團時,竟然快速提出「穩健的台美關係是捍衛民主、維持印太區域和平穩定非常重要的基石。」這段話,很讓人聯想到,為了軍購,她的立場已傾向到美國。在中美貿易戰正激烈對抗之時,在南海及台海中美軍事抗衡的程度已頻臨戰擊的臨界點之時,難道蔡英文這些言辭,除了她認為讓台灣應站在「自己利益的一方」時,會不會讓台灣也逐漸捲入美中這項衝突裡。

其次,吳部長也說保持對中國大陸「不輕啟對抗」的政策,這可從二個層面來看這樣的說法:

1/若指「不輕啟對抗中國大陸」,是指不挑釁北京對台灣容忍的底線,譬如說「不推動或宣示台灣獨立」,筆者基本上是同意現階段蔡英文當局是沒有任何政策上的意圖,但不排除內心上有篇嚮往。

2/但是若將「不輕啟對抗中國大陸」,是泛指對中國大陸的實質或情緒上不輕啓對抗,那筆者必須直指:現在兩岸幾乎呈現全面對抗的局面,不管從外交、社會、經濟、文化、軍事、情報,到政治的對抗,幾乎無役不興。或者台北可以推諉北京的打壓,但是台灣如果不是在兩岸的感情線上狠踹對方,是否會引發這麼強烈的「對抗局面」?畢竟一個碗是不會有踫擊聲的:

務實台獨

譬如說,蔡英文在2018年6月25日接受了《法新社》(AFP)的專訪時,已認定「中國越來越具有侵略性」。而且尚說北京是一個區域(台海或東亞)的霸權,而且它也希望可以來主導這個區域的軍事、經濟或者是其他力量。她並呼籲國際社會能夠體認:「來制約中國、來減少或者遏止中國的霸權擴充」。

▲蔡英文說北京是一個區域(台海或東亞)的霸權,而且它也希望可以來主導這個區域的軍事、經濟或者是其他力量。(示意圖/記者林敬旻攝)

而且她也首次坦露她支持「台獨」的底線,她說:堅持台灣人決定他未來的權利不能被傷害。也就是說,「一國兩制」不會被接受,「台灣自決」絕對要維持。加上賴清德8月6日在接受Yahoo TV訪問時,也原型畢露的展現了他內心中最真實的「中國政策」:他將「務實台獨」與「台灣前途決議文」畫上了等號。賴說,「其實我所謂的務實台獨,就是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而「台灣前途決議文」內容中有段對台灣的政治定位說法,就是「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她的名字叫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台灣的前途只有兩千三百萬人民可以決定」。

憑心而論,這樣的政策性談話,難道尚能夠用來等同吳部長說的「不輕啟對抗中國大陸」的政策?筆者認為:這根本已挑釁北京對台灣容忍的底線。

其實現階段台灣所面臨一些軍事威脅、外交打壓,甚至經濟傷害,確實表面上多數是來自於對岸的壓力,但坦白的說,也是源自於蔡英文定義上對「對岸的不退讓」所導致。而讓情勢變得更繃緊,更是因為她從來沒有去尋求與對岸「不對抗」:譬如在「九二共識」中尋求不認同、在「兩岸一中」裡尋求偏離、在「文化認同」執行去中化,幾乎就是與對岸全面的「對抗」。

熱門文章》
►全台都一樣!推倒民進黨的颶風:人民想擺脫「老又窮」
►民進黨禁不起「韓流」的考驗
►不走老套路線的韓國瑜

►看更多【邵宗海】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邵宗海 邵宗海

政治大學中山所教授兼所長、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