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蔡英文又一句文青囈語

▲民進黨在這次選舉中大敗。圖為總統蔡英文。(資料照/民進黨提供)

●王健壯/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處逆境時,蔡英文一向表現得很謙卑,這次民進黨選舉慘敗後,她下詔罪己「責任由我一肩扛」、「最該改變的人是我自己」,甚至矢言以後「我會做一個很不一樣的總統」。

「以後很不一樣」是相對於「原來那個樣子」而有的比較。但原來的蔡英文是什麼樣子?她自己給了兩個答案:一是「我雖然做出決策,但沒有站在第一線領導」,另一是「我忽略了總統應該成為這個國家的主要溝通者」。

但這兩個答案卻未切中要害。她自當總統後,從決策協調會報、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司法改革、前瞻計畫、轉型正義到假新聞禍國論,她都站在第一線領軍,政策如此,人事亦然,總統個人意志像水銀瀉地一樣無孔不入,怎能說她是因退居二線才導致民意反撲、選舉慘敗?

▼八百壯士上街抗議軍人年改。(資料照/記者姜國輝攝)

陳水扁過去因聲望大跌,曾一度退居二線領導,但不久又重回一線。馬英九剛執政時,也曾以二線領導自我定位,但八八風災卻讓他受到慘痛教訓。可見民選總統在治理實務上並無退居二線的必要性與可能性,民進黨這次選舉慘敗,關鍵原因也與蔡英文是否站在第一線領導無關,而與總統領導什麼及如何領導有關,亦即,與蔡英文「原來的樣子」有關。

蔡英文「原來的樣子」是什麼?八個字也許可以概括形容:自以為是、恣意妄為。她把她所領導推動的政策,一律冠上改革之名,以及把反對她政策的人,一律定位為反改革的復辟勢力,就是心態上的自以為是。而且,年改有侵犯財產權之虞,追討國民黨與其附隨組織財產有政治清算之嫌,轉型正義有違憲濫權之虞,前瞻計畫有違法之嫌,但蔡英文對這些「之虞」與那些「之嫌」,卻因故意或無知而一概置之不理,這是認知上的自以為是。

一個在心態上與認知上都如此自以為是的總統,當然會自我催眠「我怎麼可能會錯?」甚至在選舉慘敗後的反省中,蔡英文依然回也不改其志認為「改革並沒有錯」、「大家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失敗是因為「社會大眾沒有跟上」;但她最該反省的一個問題:有這些「之嫌」與那些「之虞」的改革,到底還算不算改革?這個關鍵問題自始至終不曾在她腦海中出現過。總統自以為是,她領導的政府當然有樣學樣,上行下效的結果就是:國會被民進黨完全壟斷,黨產會與中選會視法院判決如無物,促轉會被揪出了一個東廠幽靈,拔管案三位教育部長死不認錯,簡單說,這個政府集體性的恣意妄為卻又催眠式的自以為是。

稍懂政治實務的人都知道,民怨通常不會因一人一事一時而零星爆發,民進黨這次雪崩式慘敗,是因為民怨點滴累積而終至全面爆發,這是民意對這個政府的集體性與全面性反撲,反撲的是複數而非單數的對象,也是複數而非單數的所謂改革。蔡英文如果要做個很不一樣的總統,就必須從心態、認知與作為上,全面翻轉改造她原來的樣子。但她會讓反對黨在國會有點呼吸空間嗎?會讓轉型正義機關放棄清算與報復的執念嗎?會認錯道歉讓拔管案落幕嗎?會主動緩和與中國的冷對抗關係嗎?會像個總統樣子扮演國家團結者而不僅是溝通者的角色嗎?

如果這些事她都不做或做不到,整形後與整形前的蔡英文,相異者幾希,「很不一樣的總統」祇不過又是一句文青囈語而已。

熱門文章》
►范疇/選舉激情後,該面對美中的「最大公約數」

►最夯的評論短影音上線囉!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聯合新聞網》。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