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音樂】大音希聲/不看譜的指揮家:火焰大師小林研一郎 

●大音希聲/小時了了的提琴手,大未必佳的寫字人。關於音樂,有些想法想寫下來。

成立於1962年,56年來第一次來台灣演出的讀賣日本交響樂團,12月11日及12日,分別在台中市國家歌劇院及台北市國家音樂廳,各有一場演奏會,曲目安排很有誠意,罕客來訪,伴手禮大方貼心,日本一流樂團真心交陪,讓人第一印象就好極了。

讀賣第一場台中場是全場柴可夫斯基,上半場尤金奧尼金序曲,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下半場第五號交響曲。台北場上半場是貝多芬的艾格蒙序曲,拉哈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下半場是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

兩場的序曲協奏曲及交響曲,大碗滿墘,指揮小林研一郎,可稱是繼小澤征爾之後,最有國際知名度的日本指揮家之一,再加上擔綱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的小提琴家林品任,又是我們年輕台灣子弟,所以我特地選擇台中這場,聽讀賣在台灣的首演。而讀賣及林品任的演出水準,也的確沒讓我失望,甚至還多了幾分的驚喜。

評論交響樂團的演奏,其實很像品評車子的舒適感。

美國車底盤的調校偏軟,有人說像海上行舟,三兩下就暈了。但也不少人就喜歡這個調調,說這才是轎車。

歐洲車底盤調校偏硬,有人說像坦克出巡,有什麼就感應什麼,路感啵棒的。但也不少人不喜這個調調,說骨頭三兩下就散了。

日本車就難界定了,好像美國車又好像歐洲車,大概就是日本車給人的慣常印象。而讀賣,差堪彷彿如此。

不帶譜上台

第一曲的尤金奧尼金序曲,管樂明亮清澄,甚至說,全場諸曲的管樂都很出色,這在亞洲樂團中是極難得的。一般而言,亞洲樂團通病就在管樂部,木管還好,銅管往往穩定性不佳,而讀賣所顯現的管樂品質,如果古典音樂界也和品酒一樣有所謂的「盲品」,我會說,這是柏林或維也納愛樂嗎?

林品任畢業於美國兩大音樂名校寇提斯及茱麗亞,近年已拿到歐美多個小提琴比賽獎項,他拉柴可夫斯基協奏曲,中規中矩,未有任何明顯失分。台灣出身的年輕小琴家,我聽過曾宇謙及陳銳拉這首,三人表現伯仲之間。但不可否認,曾宇謙及陳銳在國際樂壇的知名度已打開,已獲得更多演出邀約及錄音機會,對這三位年輕小提琴新秀而言,技巧性都至相當水準,拉琴的風格也很接近,相形之下,林品任再取得更大型比賽桂冠以叩門,應有其必要性。

小林研一郎在上半場的兩個曲目,雖備有總譜,但明顯是備而未用,下半場的的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甚至總譜也不帶了,全曲背譜指揮,對曲子熟稔的程度,可說盡在其中矣。

小林研一郎是1974年第一屆布達佩斯國際指揮大賽首獎得主,曾任匈牙利國家樂團,捷克愛樂等多個歐洲樂團常任指揮或藝術總監,在日本也常和日本愛樂,名古屋愛樂,九州愛樂等一流樂團合作,稱得上是已見識過各方英雄好漢的老江湖、老仙角。

火焰的指揮大師

在節目單上稱他是「火焰的指揮大師」,我原本不了解這個稱呼的由來,但聽他的柴五就完全懂了,他風格強烈,身體語言豐富,就如同我三十多年前第一次看馬友友現場拉琴的那種感動,那時是沒有人用那種方式拉琴的。

小林研一郎時而吟唔,時而擺動,就像是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也像是山泉叮咚流淌,到了第四樂章,有些樂段甚至靜然默立,更由於背譜演出,更加深了戲劇性。

日本人做事頂真,就顯現於讀賣的演出,該大的大,該細的細,音樂性絲絲入扣,精準掌握。近年來過台灣的亞洲樂團中,讀賣的演出水準,我認為可稱翹楚,足堪與歐美一流樂團並稱。

作為一名台灣樂團曾經的提琴手,這是讚美,更是感慨。

熱門文章》
►布拉赫:來自首席的低調與熱情

►看更多【發現音樂】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