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正方/寧輸天下,莫像咸豐輕然諾、丟氣節

▲咸豐皇帝。(圖/視覺中國CFP)

●羅正方/ 經緯航太科技公司董事長。

最近實在不得不讓人想起咸豐皇帝這個可憐傢伙,打從登基之始,內有太平天國之亂,外有鴉片戰爭列強凌境。面對內憂外患,咸豐前期還任賢求才,苦思轉型圖強,尚能在困境中維持時局。

然而,原來久圍久困的太平天軍氣數已盡,卻因咸豐沈不住氣,胡亂指揮亂了套路,而導致湘軍一線精鋭平白犧牲,等到天軍突圍,後有新秀崛起而勢不可擋,終究導致江北大營被破,江南大營被剿,咸豐自此懷憂喪志,性情大變,完全失去自信。

洪秀全何以號召天下人

原本早就可以提早結束的戰事,卻屢因咸豐的凡事作半套,政策反覆、父子騎驢,而讓海內外看破手腳,知道如何有效周旋,即使太平天國最後弭平,但一拖再拖,天下最後死了七千萬人,造就有史以來最大的戰爭災難,國力大損,豈有回天之力,列強則趁著天朝衰敗而長驅直入...

太平天國實為掛羊頭賣狗肉之流寇,拜上帝是用來諕人愚民的,許多理想的教條口號,根本禁不起考驗,也無法落地實施,但為何以洪秀全這種騙子之流還能號召天下人跟隨?那是還有楊秀清、蕭朝貴、韋昌輝、石達開這些人躲在後面操縱利用。

太平天國不是有什麼強大的信仰或價值支撐,它的存在就是因為清國天朝吏治腐敗,經濟蕭條而民不聊生,皇帝顢頇改革無能,積弱不振且無力回應內外的挑戰,才會提供太平天國坐大的沃土!

然而,咸豐卻不明白,若能廣納善言,持續維持打破族群出身的用人方式,努力勤政愛民,努力徹底地久圍久困,那剩下的,其實就是等待太平天國的內訌,等待天王之間的自己攻訐殘殺,太平天國自己終就會滅了自己,而不用浪費太多生靈塗炭!

▲晚清太平天國革命失敗之後,約一萬多名太平軍餘部被賣到南美當礦工。(圖/翻攝自文史網)

反觀風雨已入飄搖,如殘燈之熖的天朝命運,為何還有辦法苟延殘喘又延命了一甲子有餘? 其實就是出了一群亂世中以天下為己任的人,曾國藩、胡林翼、羅澤南、左宗棠、彭玉麟、李續賓等,若説可惜了這些天下之士為何要愚忠臣伏於清皇,而不如説這些人有對於世道倫常、忠義氣節有他們不悔堅持的價值觀。

他們生於封建時代,那時的世界尚無民主革命思想的啟蒙,連君主立憲都要到以後才有的事,但他們作為要回歸他們信守的價值觀,是矢志用生命去守護,沒有一個人是為己之私。

他們紮硬寨,打死戰,不只為了成全皇帝的詔命而己,他們更像是為殉道而戰,為救援彼此身䧟戰火的同志而戰。自湘軍建立以來數百仗,就是以寡擊眾,前要追擊圍困數以十百倍的太平軍豺狼,後要跟整個帝國腐敗的官吏制度抗衡,前後夾擊,也不能失去自己信仰的初衷。

後人評論湘軍也是殘暴不堪,愚忠擁護封建帝國,甚至為後代軍閥割據的鼻祖,這些批評或許都是後見之明,但在那個沒有太多其他選擇的年代,我認為這群人至少堅持以身殉道,以身作則,在亂世中豎立何為自我領導,當責以赴。

天下事豈能戲言

今夜,感觸甚深,我總覺得即便民進黨一時無法諒求世人得以卸下怨氣,但也不是多年所為全盤皆墨,許多工作必須經由沈澱來逐一檢討,是用錯方法不夠周延,或是事與願違,在不對的時機作了愚蠢的行事,這些都應承認及矯正;

然而大敗之後迄今,仍然盡幹些風馬牛不相干的鳥事,對的事卻揮劍自宮繳械,有些事是要對歷史負責的,可以戰死,也不能跪求偏安,就算丟了天下,也不能輸了氣節!根本就像當年的咸豐一樣無可救藥。

當時信誓旦旦何以為道,今日卻不分靑紅皀白的一味反覆,被大敗嚇失了魂魄,只想逃離眼前的泥淖。同志們再也不知為何而戰,莫不拔劍四顧而淚眼蒼茫。天下事豈能戲言,若今日能夠輕然諾,變節毀義,無法抗拒媚俗,無法抵擋民粹,那日後則無人可戰,無人願戰!

熱門推薦》
►慈禧太后如何回到北京?
►民進黨禁不起「韓流」的考驗
►不走老套路線的韓國瑜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