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兆文/為了國家安全必須加強反登陸操演

 

 ▲ 國防部17日於台中舉行「聯合反登陸作戰操演」。(圖/軍聞社提供)

●宋兆文/前海軍陸戰隊上校、現為國防部資深諮詢委員,國軍將領與兩岸三地媒體稱「宋老師」,著有《決戰釣魚台》、《遙遠的國土》、《釣魚台戰役》。

 陸軍第十軍團1月17日,實施反登陸操演之後,對岸媒體和我們有些網民提出,「為何要做反登陸操演?」的質疑,好像國軍沒事找事幹,其實道理很簡單,因為大陸武統口號天天在喊,解放軍軍機軍艦不斷繞台,顯示正積極準備對台作戰。

在情勢如此嚴峻的狀態下,我們必須做好防衛作戰的一切準備,解放軍要佔領台灣,就必須對台灣實施登陸作戰,所以我們就必須不斷強化反登陸作戰的能力。國軍的聯合反登陸,簡單用一句話來說:「就是讓你登陸上不來!」

台灣各地的海灘,沙質不夠堅硬,坡度比例不夠平緩,近岸海中都有沙壩橫梗,會讓兩棲登陸船隻擱淺在沙壩上,變成固定標靶,灘岸的幅員狹窄,不適合旅級或旅級以上部隊登陸,最多就是讓一個加強營登陸,敵軍能在台灣勉強登陸的海灘,加起來攏總不到六個,這些海灘我們都弄得很清楚,我們就在那裏打聯合反登陸作戰。

反登陸重點

我們反登陸作戰的重點,是敵軍換乘登陸艇,兩棲坦克與運兵車下水,在海上排列登陸舟波的海域,我們叫做泊地,在泊地大船要下錨,登陸部隊才能換乘,泊地不能距離登陸海灘太遠,大概30到40公里左右,不能太遠。

太遠、因登陸舟波做「艦岸運動」的行進速度緩慢,除了會逐次被岸上火力消滅外,也會耽誤在最高潮時間搶灘的兩棲作戰原則,同時兩棲戰甲車和登陸小艇,在海上晃久了,登陸部隊會暈船,暈船的部隊上岸,無法立即戰鬥。

敵軍在泊地的大型登陸艦必須下錨,登陸部隊才能換乘登陸小艇,兩棲戰甲車才能下水編排舟波,泊地就成為大型登陸艦與與護衛艦的致命罩門。特別是大型登陸艦,將無可避免的蒙受慘重傷亡。

會遭受我們空中/水面/水下/陸地,這四度空間、包含:小牛飛彈、魚叉飛彈、雄風二型、雄風三型,這些反艦飛彈的攻擊,還有雷霆兩千多管火箭的大面積打擊,這些火力攻擊,會打亂跟阻止登陸舟波的編排,登陸舟波不能順利編排,就不能順利進行登陸作戰。

我們的戰搜直升機、超級眼鏡蛇攻擊直升機、阿帕契攻擊直升機等,這些攻擊直升機,在長程天弓三型和復仇者野戰防空飛彈掩護下,用地獄火飛彈,能夠有效攻擊各個登陸舟波。

一架阿帕契,可以掛載16枚AGM-114-L,射後不理的地獄火飛彈,三架掛滿地獄火飛彈的阿帕契,一次攻擊就可以打掉一個兩棲坦克營,或者是一個兩棲裝甲運輸車營。

▲AH-1W攻擊直升機發射地獄火飛彈。(資料照/翻攝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敵軍登陸舟波繼續向台灣海灘前進,近岸20公里,就會遭遇陸軍各型重砲:八吋榴砲、155公厘榴砲、120公厘重迫擊砲、105公厘榴砲、密集的彈幕射擊,近岸三公里,大型兩棲登陸艦/氣墊船,會遭受萬威智慧型水雷毀滅性的攻擊。

近岸兩公里,會遭受拖式飛彈、標槍飛彈,84聯裝鋼鏾火箭炮塔,這些反裝甲武器,如同點名般的精準射擊,就算有部分登陸敵軍勉強登陸上岸,處在暈船狀態的登陸敵軍,會遭遇密集的機槍彈雨狠打,然後就是陸軍裝甲坦克部隊的迎頭痛擊加掃蕩。

當敵軍在台灣灘頭浴血掙扎之時,我們235萬的後備部隊、陸軍、陸戰隊,各地面守備部隊,已堅守在所有戰略要域,準備進行地面決戰。對美國而言,失去台灣就是失去太平洋安全,失去在亞洲地區的國家利益,美軍必然不會坐視解放軍犯台。

空中優勢

一般人認為美軍調集航母打擊群援台,會曠日廢時而緩不濟急,殊不知、就戰略必要而言,當解放軍犯台跡象明確初現,美軍就會調派相當數量的潛艦,開始分別航向第一島鏈海域待命作戰,並會調派數個F-22中隊,數個F-35中隊,以這些先進的隱形戰機,協助我們爭取空中優勢。

另外也會有B-2轟炸機,B-1B轟炸機,B-52H轟炸機空中預警機、電戰機、空中加油機等,分別進駐日本沖繩嘉手納基地與菲律賓克拉克基地,並將緊急調派駐日雷根號航母打擊群,以及其他五個航母打擊群航向台灣海域。

美軍C-5/C-17運輸機隊與遠征快速運輸艦,可自關島載運加強我三軍作戰所需武器系統,72小時持續緊急運補至花東佳山空軍基地,以及蘇澳軍港,卸載後交由各戰區,緊急戰備運補。

兩岸都是炎黃子孫,我們不願意「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是我們一定要做好作戰準備,孫子兵法中的「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就是這個道理。

熱門推薦》
若共軍想犯台...台灣的沙灘不適合「兩棲登陸」

►看更多【宋兆文】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宋兆文專欄 宋兆文

前海軍陸戰隊上校、現為國防部資深諮詢委員,國軍將..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