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景欽/【彰化女檢性騷擾案】檢察權監督不能流於自律

▲▼司法官評鑑,監督,上班族,壓力。(圖/視覺中國)

▲彰化女檢性騷擾事件中,可見到現行監察權的監督僅流於自律,欠缺外部監督機制。(圖/視覺中國)

彰化地檢署檢察官莊珂惠被指控對被告搓乳蒐證,引發性騷擾疑雲,且陸續爆發該位檢察官過往的諸多爭議。目前台中高分檢雖已介入行政調查,但涉及性騷擾等案件實也應移轉由其他地檢署偵查。但不管哪種調查,都不能免於現行對檢察權的監督,皆流於自律性質的老問題。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98條,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方法。若有違反,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因此所取得的自白不得成為法庭的證據。只是條文中,除強暴、脅迫外的其他手段,就有很大的解釋空間。

以涉及通姦罪來說,依據刑法第239條,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此罪的法定刑極輕,且屬於告訴乃論之罪。司法實務一向認為,所謂「姦」,僅限於男性性器官對女性性器官的正面插入,此罪又不罰未遂,故若要成罪,就必須有既遂的證據,尤其是物證。

也因此,檢察官於偵訊此等案件時,對被告的搓乳蒐證實屬多餘,甚至根本不必要。但檢察官的如此舉動是否會涉及刑法第224條的強制猥褻罪?由於此罪必須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為手段,要件極為嚴格,成罪機率低。至於是否成立《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第1項的性騷擾罪?卻因必須是乘人不及抗拒而為親吻、擁抱或觸摸其臀部、胸部或其他身體隱私處才足以該當,要成立的難度亦有極大的困難。

在刑事處罰難以涵蓋檢察官的此等行為下,就只能為行政究責,只是由台中高分檢來進行調查,難免讓人有自我掩護、自我保護的質疑,因此就得進行所謂的個案評鑑。只是目前除了由所屬機關自行送請外,就得經由律師公會或經許可的法人調查,且認為有必要後,才能送請檢察官評鑑委員會(簡稱檢評會)來為個案評鑑,程序上十分繁瑣,且這些中介團體對於是否送請評鑑的標準何在,恐也無從得知。

更有問題的是,目前檢評會的組成,依據《法官法》第89條第3項,由檢察官3人、法官1人、律師3人、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4人組成,看似有外部性,但處於最具關鍵的4位社會公正人士,仍是由法務部遴選,這樣的組成根本不具有外部性。

就算檢評會認為有懲戒之必要,由於監察院是憲法所規定的彈劾機關,仍得對之移送,檢評會的決定就只能是個參考,顯得可有可無。就算監察院對檢察官彈劾,來到了司法院的職務法庭,但因職務法庭的組成,仍是與檢察官有相同養成背景的法官,是否會對檢察官下重手,實也是個疑問。也無怪乎,法官、檢察官評鑑制度於2012年正式上路後,效果相當有限,一直有對其改革的呼聲。

總之,對檢察官的濫權防止,長久以來竟束手無策,就算是《法官法》實施後,改變似也不大。若要真正進行監督與淘汰,就不應該讓整個評鑑過程處處充滿自己人審自己人的色彩。另外,這幾年一直在探討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也應引入此等機制之中,以達真正他律的目的與效果。

好文推薦

吳景欽/引入專家證人就能保障被告訴訟權嗎

吳景欽/測謊測出了真相還是謊言?

吳景欽/【謝明達案檢提非常上訴】最高法院該自為判決嗎

●吳景欽,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及超徵還財於民公投提案領銜人。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