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雨後春筍般的政壇網紅

▲總統蔡英文日前接受《博恩夜夜秀》的專訪,頗受年輕人好評。(圖/翻攝自YouTube/STR Network)

●蕭徐行/獨立評論人

一些名人好友們因為覺得郭台銘比較適合當總統,或只是發表對於韓國瑜較不同的言語就在網路上被網友謾罵、污辱,這樣「只能支持、不能反對」的反民主景象不是出現在傳統的藍綠大戰中,卻是發生在不團結離滅黨剩沒有幾步路的國民黨中。

韓國瑜欲言又止的參選聲明,以及砲打黨中央造成挺韓VS返韓的嚴重對立;民進黨蔡英文批判習五條,擾動台灣島上暫時休眠的統獨情結後,以「辣台妹」形象企圖挑釁中國,嗆辣台灣,加上深受網際網路栽培的柯文哲,網路聲量已經成為2020年總統大戰的決勝武器。為了吸引閱聽人,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直白言論將主宰了未來幾個月媒體的每日頭條,也將把台灣社會帶往越來越民粹化的政治動盪中。

政治網紅化

越無厘頭、講話越直白、越不扭捏作態已成為吸引媒體與閱聽者眼球的基本法則。透過柯P與韓國瑜的驗證,網路政治已成為台灣選舉行銷的主軸,爭奪網路「話語權」的空軍效應,成為政治人物宰制機先的首要任務,就像韓國瑜的「又老又窮」議題在媒體上所引爆的原子彈效應,造成選情在三個月逆轉,證明誰能主宰網海,誰就能掌握勝選的契機。尤其,韓國瑜洗個頭的直播片段,也能吸引數萬人同時上網觀看,證明網路的無遠弗屆,更重要的是,網際網路讓選民可以直接表達心聲,也讓政治人物把自己的理念直接灌輸給選民。

2010年透過臉書帶動的「阿拉伯之春」,擾動了整個中東地區的政情與社會結構,不僅瞬間集結人潮對抗暴力,更能推翻許多強大的國家機器,2014年發生的太陽花學運透過網路能力即時號召大批支持者的效益,更讓國人見識到社群媒體與網路的威力。

▲韓國瑜在2018年競選高雄市長期間參加館長的直播,引發熱議。(圖/翻攝自YouTube/館長成吉思汗)

再者,社群媒體具有直播功能,能夠把千里之外的事物,經由影像在一瞬間分享給全世界,讓這個世界的大小事邁向了立即化、爆發式、爆料式,且無處不在的現象發展,任何人在面對自媒體的時候,所能應變的時間更短、更急,這也更考驗了政治人物的危機處理能力。

由於網路的穿透性與直接性,也成為政治人物理念與號召死忠鐵粉的最佳途徑。愛用社群媒體的代表人物當屬美國現任總統川普,他當政後常在推特 (Twitter)上品東論西,並在上面發表重要人事命令與闡釋國政大略,藉由社群媒體與他的支持者直接溝通想法與看法。

由於社群網路可以直達選民,又可以直接了解選民的意見,這對政治人物來說,可以較不易因為第三者的間接傳播,而出現訊息失真與誤讀的狀況,這樣也可讓死忠支持者更死忠,也讓政治人物可以直接散發「民粹式」的訊息。

民粹化的政治

美國川普總統是最擅長以民粹化的語言在媒體與網路中煽惑人心的政治人物。

過去幾年許多有爭議性的發言,尤其是藉由網路表達的種族與移民議題,每次發言都引起爭議,但是這樣的爭議也常常因此吸引更多的支持者,甚至出現支持者對異議者「言語暴凌」或「網路暴凌」的現象,加上主事者的刻意鼓吹,乃讓人事政策「政治化」、「民粹化」的現象日益增加。

▲美國總統川普多次使用推特操作種族與移民等議題,讓社群媒體也日漸「政治化」與「民粹化」。(圖/翻攝自推特@realDonaldTrump)

正由於網路的效應如此驚人,網路霸凌的民粹化現象正在各地越來越激烈,紐西蘭殺人事件中,兇手借用直播傳播現場殺人的兇殘景象,這真的讓社會中正反兩派之間會越來越對立,種族議題在世界各地成為一顆隨時都會爆炸的炸彈,將來以暴制暴的狀況鐵定會增加。

這種民粹霸凌不僅是世界潮流,也在藍綠之間、兩岸之間通通發生,對台灣民主穩定產生變數。由於民進黨政府動不動的對中國口出惡言,動輒挑釁,造成中國網民的不滿,如今武統的聲量比以往要升高很多,即使雙方不會真的拳腳相向,也會由於言語上的齟齬,造成雙方人民心中的千千結,讓兩岸交流無法順利順暢。

當然,這樣民粹化的言詞在島內政治上已造成許多不僅僅是惡言相向,難聽的惡語出現,對於異議者開始有威脅恐嚇的狀況,甚至行動過激的現象出現。2014年柯P聲勢最盛之時,只要有柯粉不爽的言論,發言者就會被洗版,被言語暴凌,導致反對者噤若寒蟬,不敢發聲。蔡總統不僅借用國家資源不斷的在挑釁中國,希望中國起而反制,以展現「辣台妹」的聲勢,只要不同意見者就被以台奸、賣台視之,蔡總統也運用自己在黨政軍方面的姿勢,透過網路與各種管道修理黨內跟他叫陣的賴清德,彷彿民進黨總統初選只有「賴死」沒有「蔡亡」的道理,到處修理賴清德,甚至把賴定位為民進黨的罪人,只差沒宣布戒嚴而已。國民黨這邊也因為挺郭、挺韓的問題搞得民粹霸凌的現象出現,只要不從或是稍對韓國瑜有意見者的網站與臉書就會受到對方支持者無盡的霸凌,言語上的辱罵,甚至傳播假消息以趁勢作亂。

更糟的這些領導者也多企圖利用這樣的爭議掏出支持者,以壯大自己的聲勢。這樣下去,不需要尊重人的觀念會更加助長網路的暴戾之氣。

相互挾持

網紅的興起是在瞬間,當民眾還能接受時,怎麼說怎麼對,越做越受歡迎;但當潮流過去或是出現急流時,如果不能有更好的材料來吸引支持者,支持度與網路聲量就會暴跌。為了維持網路話語權的高峰,只好以更新奇、更嗆辣、更排除異己的言論或舉動來吸引選民,這種逐步民粹化的結果完全要靠領導者自我克制,就使得支持者與領導者之間出現相互挾持的騎虎難下現象,直到領導者自我崩潰或是被外力毀滅為止,那時不僅是國家的悲哀,更是民主政治的悲劇。

再說網路上的支持度是可以操作的,尤其政治人物如果用煽惑性或假訊息來引導支持者時,即可能造成民粹興起,甚至出現失控的狀況。更由於網路具有立即性、隨時性與無邊界的特性,一呼百諾就會有很多支持者現身相挺,所以民粹化會是網路時代的一個問題。

然而,在大家愈益使用與相信網路的時代,網路力量顯然會成為主宰總統大選的主要力量,尤其現在人手一機的情形,這種立即性、隨時性的民意,有可能讓候選人在一瞬間改變決定或提出新的主張;當然,政治人物也可以隨時運用網路的民氣去推動政策與主張。

因此,2020年的總統大選領先者,將會是政治上的網紅,也最能玩弄民粹政治者,所以未來將可能是得天下者,需先得民心;能得天下民心者,必須先得到網路族的支持。

熱門文章》
►迷路中的台灣 應該往何處去

►最夯的評論短影音!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