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淡如/當好漢總是太委屈

▲男人的世界,忍耐常被視為勇敢。(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吳淡如/暢銷作家、電視主持人、廣播人,愛讀愛寫且愛玩,藉由流暢易讀的文字,使大家悠遊在最浪漫的文學世界。

阿定的先生出門打球時,臉色稍差。

前一晚,他應酬得很晚。早上五點鐘,鬧鐘一叫又起床了。他和同事約好去打球的。

「你還好嗎?」

「没問題。只是覺得胸有點悶,一定是太久没運動了,我想打打球就好了。」

阿定也没在意。四個小時後,正帶著小孩在誠品書店看書的她接到了通知:她的先生在送醫時已經死亡了。

「怎麼會這樣?」原因是心肌梗塞。

阿定從來没有想到,她先生四十歲不到,出門時明明是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再也走不回來了。

和他打球的同事說,一來就看到他臉色不好,他卻說没問題。不久,揮桿時忽然倒在球場上。儘管在最快的時間內送醫,也已經來不及了。

醫生說,他的心臟血管本來就已經堵得很嚴重了,之所以猝死和運動未必有關。

這個男人,之前一點病史也没有。自認為運動健將的他,有任何不舒服,都不肯看醫生,說是這樣免疫力才會好。

女人比較長壽,應該也有個原因是:女人比較敏感,身體一有不適,就會就醫。青壯年男人願意到醫院時,大部份是被抬進去的──不到最後關頭,不會心甘情願的看診。

男人的世界,忍耐常被視為勇敢。再大的病痛也有人忍、再大的心靈挫折也可以忍。有位好友向來溫文儒雅,總是一付大哥的模樣,多少年來從未看過他有任何情緒波折,某次酒後他才吐真言,說去年一整年,他面臨父親和弟弟相繼過世的打擊,公司也因訴訟而陷入危機,妻子在那時更因情緒不穩接受精神治療,照顧家中幼子的責任都落在他身上,他差一點活不下去。

說完後,他只是皺一下眉頭說:「還好,一眨眼都過去了,是好漢就要承擔。」

精神很令人敬佩,但一聲都不吭,實在委屈。

金融風暴前後,我看到不少男人,在完全没有預警的狀況下,忽然被公司裁員。他們大部份都没有選擇哭泣,也没有選擇在第一時間告訴家人──有位友人甚至是在找到下一個工作時,才敢跟妻子說,自己原來的公司出了狀況。

只因若不是在「忍無可忍」的狀況下,大丈夫對自己的柔弱無法啟齒,真是令人心疼。

熱門文章》
將愛人判刑的毒話
►當舊情人變成名人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吳淡如部落格《且行且珍惜》。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