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挺在教室內做愛的高職情侶IV

翁立揚

於非上課時段在教室內做愛(並且心胸開闊得讓他們的朋友錄影、拍照,影像經過人與人之間的傳遞與分享後,許多陌生的同學都能夠感染到他們感情生活當中的甜蜜與充實)的高職情侶,究竟對學校和社會造成了什麼傷害?何以經由媒體得知此事的公眾輿論,大都認定此事是一種「脫序」行為?

【首先】

在二戰以後的台灣社會當中,讓年輕女性走出家門----接受「涵蓋英文、數理學科的新式教育」已是時代趨勢。

相較於19世紀以前的華人社會,對於擁有學識的年輕女性充滿忌妒心理,「什麼都不懂的年輕女性」被認為是「最棒的年輕女性」。

在20世紀下半葉的台灣社會當中,「乖乖念書的年輕女性」、「心無旁鶩得將英文、數理知識給學好的年輕女性」才是「最棒的年輕女性」。

「19世紀以前的華人社會」和「20世紀下半葉的台灣社會」對於年輕女性皆賦予著強烈的「病態美期待」;但是,這2種「病態美期待」在內涵上有著很大的差異。

「19世紀以前的華人社會」對於年輕女性的病態美期待:不希望年輕女性們具備任何「在公領域當中用得著的知識」。

「20世紀下半葉的台灣社會」對於年輕女性的病態美期待:希望年輕女性們為了課業而放棄一切;尤其必須「為了課業而放棄愛情和性愛」。

在筆者所就讀的高中當中,班對之間的戀情必須地下化,在校園當中公開戀愛是不被允許的。而「女學生因為談戀愛而沒有專心唸書」相較於「男學生因為談戀愛而沒有專心唸書」;前者遭受父母、師長反對、整肅的程度,通常遠高於後者。「女學生將初夜獻給男學生」相較於「男學生將初夜獻給女學生」;前者遭受父母、師長反對、整肅的程度,絕對遠高於後者。「女學生為吸引異性而裸露胸膛」相較於「男學生為吸引異性而裸露胸膛」;前者遭受父母、師長反對、整肅的程度,絕對遠高於後者。「女學生為吸引異性而裸奔」相較於「男學生為吸引異性而裸奔」;前者遭受父母、師長反對、整肅的程度,絕對遠高於後者。「一位女學生同時與多位男性談戀愛」相較於「一位男學生同時與多位女性談戀愛」,前者當中的女學生所遭受到的壓力及指責,絕對遠遠大過於後者當中的男學生。而「一位女學生同時與多位男性做愛」相較於「一位男學生同時與多位女性做愛」,前者當中的女學生所遭受到的壓力及指責,絕對遠遠大過於後者當中的男學生。

先談談執迷、沉醉於這種病態美期待的師長、家長:

倘若「師長」、「家長」這兩項角色對他們而言----只是一種「職業」和「身分」;也就是----他們對於自己的女學生(女兒),除了制度上的師生關係、血緣上的親子關係之外,並沒有任何親情上的真愛。

只要這類師長、家長發現了自己的女學生(女兒)出現了「稍微不合乎這種病態美期待」的言行舉止,馬上就會不由自主、發自內心得對自己的女學生(女兒)產生忌妒心理,進而以長輩的姿態高舉著道德旗幟,對自己的女學生(女兒)發動整肅,而整肅行動的最大目的不在「貫徹道德」,而在「發洩忌妒心理」。

即使是在親情上真愛著女學生(女兒)的教師和家長,發現自己14、15、16歲的女學生(女兒)有了男朋友後,也會希望女學生(女兒)能夠將這段感情保持低調,而不是昭告天下讓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正處於熱戀狀態;因為這類教師、家長一直存活於「對年輕女性充滿病態美期待」的傳統文化之下,而在這樣的傳統文化之下,「與病態美期待背道而馳的事情」就是「不名譽的事情」,必然會影響到自己的女學生「在家門外的聲譽」﹝對該名女學生往後的發展造成阻礙﹞,也會連帶影響到教師和家長自身「在學校和社會當中的聲譽」。

【其次】

即使是一位----早已將「上述封建社會賦予少女的病態美期待」丟進垃圾桶的師長、家長;而且還是一位----在親情上真愛著女學生(女兒)的師長和家長。

這類的師長、家長,在「道德觀念」上,照樣有可能抱持著以下的意識形態:無論是男學生或者女學生,都應當將「把書念好」當作自己在人生這個階段的使命和職責,就如同醫生應當將「照顧病人」當作自己的使命和職責,消防隊員應當將「救出受困者、撲滅火勢」當作自己的使命和職責;假使你們只是----因為談戀愛而忽視了「學生的本分」,就已經很不應該;況且除此之外,你們還犯下了更大的錯誤----你們在教室當中做愛的錄影畫面和照片,經過同學們爭相傳遞之後,已經嚴重破壞了學校既有的讀書風氣、良好班風。

筆者撰寫本文之目的只有一項:請大家將「念書是學生的使命與職責」這項觀念給「放下」。「將我執、法執給放下」可是佛教界的常用語喔!

筆者找出了自己國中一年級到五專二年級的國文課本;隨著年級的增長,文言文佔整體國文課程的比重也就愈重。

筆者就讀國一至國三時,曾經在國文老師的要求下讀過:題西林壁、賣油翁、過故人莊、客至、迢迢牽牛星、登幽州臺歌、愛蓮說、為學一首示子姪、張釋之執法、荔枝圖序、陋室銘、空城計、木蘭詩、幽夢影選、勤論、寄弟墨書、如夢令、西江月、湖心亭看雪、座右銘、沉醉東風、天淨沙、與宋元思書、楚人養狙、雨錢、馬說。

筆者就讀五專﹝企管科﹞一年級至二年級時,曾經在國文老師的要求下讀過:左忠毅公軼事、廉恥、醉翁亭記、岳陽樓記、師說、始得西山宴遊記、桃花源記、陳情表、出師表、近體詩選、留侯論、訓儉示康、阿房宮賦、琵琶行、諫太宗十思疏、登樓賦、漁父、禮運大同章、陌上桑

上列國中國文課程當中的各篇章皆屬於「必修課程」,即使是以大學理工學院、醫學院、管理學院為志向的學生,也非讀不可;教育部在設計國中課程時,幾乎已經假設了:每一位學生未來所擔任的工作都必定會用到文言文。

倘若各位讀者們皆擁有國中學歷,而且皆已經出社會了;筆者很想由各位讀者當中做個統計:看看有多少比例的讀者「其所具備的第一專長或第二專長或第三專長,是必須以國中國文課所交的文言文做為基礎概念的,倘若國中時沒有將文言文學好,今日就無法擁有此項專長」?

對於那些志向不在大學文學院的學生而言,他們根本沒有必要讀這些「完全無法與現代人的感情世界產生共鳴的----歷史人物所寫的文學作品」阿!

對於宋代讀書人而言:「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而在2013年的今日,還有多少中學生的感情世界,能夠不由自主、自然而然得與此三篇文學作品產生共鳴?

上列五專國文課程當中的各篇章也都屬於「必修課程」。

五專企管科的畢業生們,大致上可以由6條道路當中擇一發展:行銷管理、人力資源管理、財務管理、生產作業管理、資訊管理、研究與發展管理。

其中財務管理、生產作業管理、資訊管理、研究與發展管理是可以不必牽涉到「漢賦、唐詩、宋詞、元曲、唐宋八大家」的,五專企管科在課程設計上,怎能強迫每一位學生皆必須學好文言文呢?!

筆者找出了自己中學時代的歷史課本。

國一上學期先認識世界四大古文明(西亞、埃及、中國、印度),國一下學期在西洋史部份教到歐洲民族大遷徒,在中國史部分教到胡漢融合的隋唐時代,國二上學期將中國史教到清朝初年,國二下學期將中國史教到中共主政時期,升國三的暑期輔導教台灣史,國三上學期重新由大河文明教到法國大革命、工業革命,國三下學期從「拉丁美洲獨立運動、日耳曼與義大利的建國運動、日本明治維新」教到全球化時代。

{高中歷史課程}除了針對{國中歷史課程}教過的所有時空環境「進行更加細微的解析」之外,還新增了{國中歷史課程}所沒有教過的時空環境,而且同樣進行細微解析,譬如:西元1000-1500的東南亞史、馬雅文化、阿茲提克文化、印加帝國、日本幕府時代、俄羅斯的崛起與東拓、帖木兒帝國、鄂圖曼帝國、受制於新帝國主義的非洲與東南亞……

上列國中、高中歷史課程當中的各篇章皆屬於「必修課程」,即使是以理工學院、醫學院、管理學院為志向的學生,也非讀不可;教育部在設計國中、高中課程時,幾乎已經假設了:每一位學生未來所擔任的工作都必定會用到歷史知識。

倘若各位讀者們皆擁有高中學歷,而且皆已經出社會了;筆者很想由各位讀者當中做個統計:看看有多少比例的讀者「其所具備的第一專長或第二專長或第三專長,是必須以高中歷史做為基礎概念的,倘若高中時沒有將歷史學好,今日就無法擁有此項專長」?

對於那些志向不在大學歷史系的學生而言,他們根本沒有必要廣泛得去了解「全球七大洲的每個區域」從古至今「所有發生過的重大事件」阿;他們只需要針對白色恐怖、二戰前的軍國主義思潮、國共戰爭、美蘇冷戰等「牽涉到現今政治的議題」進行理性的認識與思考就好了。

筆者找出了自己讀五專企管科(專一到專二)時的數學課本。

重要的章節有:{命題,集合與實數}{多項式,分式與根式}{函數與函數關係}{平面三角}{指數函數與對數函數}{平面上的向量與直線}{複數}{方程式}{不等式}{有限數列與級數}{二次曲線}{矩陣}……

到了專三還有微積分、統計學(是必修),專四還有管理數學(也是必修)。

筆者也找出了自己讀高中社會組時的數學參考書(在筆者所就讀的高中,數學老師是直接用參考書上課,而非用課本上課)。

重要的章節有:基礎概念、數與坐標系、數列與級數、多項式、指數與對數、三角函數、三角函數的性質、向量、空間中的直線與平面、一次方程組與矩陣的列運算、圓與球面、圓錐曲線、排列組合、機率與統計……

上列高中數學課程當中的各篇章皆屬於「必修課程」,即使是以文學院、傳播學院、外語學院、法學院、藝術學院為志向的社會組學生,也非讀不可;教育部在設計高中課程時,幾乎已經假設了:每一位學生未來所擔任的工作都必定會用到數學。

倘若各位讀者們皆擁有高中學歷,而且皆已經出社會了;筆者很想由各位讀者當中做個統計:看看有多少比例的讀者「其所具備的第一專長或第二專長或第三專長,是必須以高中數學做為基礎概念的,倘若當初沒有將高中數學學好,今日就無法擁有此項專長」?

至於五專企管科的畢業生們,大致上可以由6條道路當中擇一發展:行銷管理、人力資源管理、財務管理、生產作業管理、資訊管理、研究與發展管理。

其中行銷管理與人力資源管理是可以不必用到數學的,五專企管科在課程設計上,怎能強迫每一位學生皆必須學好三角函數、微積分、統計學和管理數學呢?!


英文被認為是全球所通用的國際語言,「每一座國家當中的每一位國民皆必須逐漸得把英文學好」似乎就如同「每一座國家當中的每一位國民皆必須逐漸得接受廢除死刑」,都是「只有迂腐固執者才會刻意迴避」的世界趨勢。

國小、國中、高中職﹝五專﹞課程的設計者們假設:每一位學生未來所擔任的工作都必定會用到英文。

在一個功能正常的社會當中,每一位個體各自守護著不同的崗位;每一位個體對於自己所擔任的工作具有愈強的「專業能力」,社會自然就愈能夠合諧穩定;然而,真的任何一種行業所必須具備的「專業能力」都包含「英語上的聽說讀寫」嗎?

假如你認為:「英語能力愈強,就愈有機會晉升上層社會,乃至於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於是,所有的家長、師長皆爭相逼迫孩子「把英文學好」;那麼,機構性社會當中----那些「專業能力」不包括「英語能力」的崗位,要由誰來擔任呢?!


筆者找出了高中「文理組分流以前」的化學課本,映入眼簾的,是「以管理學院、文學院、傳播學院、外語學院、法學院、藝術學院為志向的學生們」出社會後不太可能會用得到的反應式:

Ca(HCO3)2(ap)+Ca(OH)2(ap)→2CaCO3(S)+2H2O(l)
2NaOH(ap)+Cl2(g)→NaClO(ap)+ NaCl(ap)+H2O(l)
C6H12O6(S)+6O2(g)→6CO2(g)+6 H2O(l) △H=-670kcal/mol
C(s)+ H2O(g)→CO(g)+ H2(g) △H=130Kj

「以管理學院、文學院、傳播學院、外語學院、法學院、藝術學院為志向的學生們」只需要具備「硫酸有多危險?為何透過洗鼻器用開水清洗鼻竇之前,要在開水當中加入洗鼻鹽並攪拌均勻?為何在寶特瓶內裝入熱開水後就會變形?」等科學常識即可;為何還必須在教育體制的逼迫下,將上列反應式給讀通?

況且,即使國小、國中、高中職五專、大專院校所安排的每一堂課程,對於受教者的前程都有確切的幫助:

在以上各級學校當中:情侶可以於下課時間在教室內聊天、接吻、擁抱;朋友之間可以於下課時間在教室內聊天、打牌、下棋;社團、系會可以於課餘時間在教室內舉辦團康活動;既然聊天、接吻、擁抱、打牌、下棋、團康活動皆可以被允許,為何做愛就不能被允許?

●作者翁立揚,輔仁大學歷史系學生。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網友更多聲音與討論,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關鍵字: 翁立揚 ET論壇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