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郭董真的「認識」Lamigo嗎?

▲日前國民黨總統初選候選人郭台銘出席Lamigo球賽。(圖/記者黃克翔攝)

●朱宥勳/文化評論者、專欄作家

郭台銘藉Lamigo轉賣一事炒話題,在總統初選期間可以理解。但他大概不知道,Lamigo之所以是Lamigo,其行事作風剛好就是鴻海的對立面。

鴻海在江湖上以各種cost down聞名,走壓低成本的傳統思維。中職也有過這樣的時代。十幾年前,我剛開始看球的時候,整個中職幾乎都在省錢。由於簽賭案的重傷,職棒市場一片慘淡,球迷進場看球是可以躺著看的——反正左右座位都沒什麼人,一張票可以享有五個位子。

那時候的球隊,球員薪水極低,有所謂「零簽三萬」的。(新人加入職棒,簽約金0元、月薪三萬。職業球員生涯短暫,簽約金就等於退休金)不但一軍球員薪水低,大部分球隊對於組建二軍都意興闌珊,不想多花一筆錢儲備人力,所以每年差不多到這個時候,就會出現一堆帶傷的球員在場上自爆。

當然也沒有什麼球探部門、沒有什麼行銷資源。三不五時還會傳出一些好笑的風聲,比如某球隊的球員比賽結束之後,回家還得自己洗球衣。

球場硬體就更不用說了,連草皮、廁所、座位等基礎建設都搞不定,更別說其他附加的娛樂功能了。

那時候,球迷們掛在嘴上的口頭禪是「共體時艱」、「簡樸打球」。經歷過那段時間的,一定都還記得「一萬元打法」。

那時候,整個中職都是寒酸版的郭台銘。那時候我們說,中職不管過了幾年,永遠都在「草創」。

但Lamigo(及其前身Lanew)不一樣。他們從加入職棒以來,就用手上有限的資源,去帶領整個職棒聯盟「做職業球隊該做的事」。他們幾乎每隔幾年就會有新的創舉,然後其他球隊才慢慢跟進;甚至有些舉措,至今仍然只有Lamigo做得到。

你現在如果走進Lamigo球場,你會恍然覺得自己是在規模略微縮減的日本職棒球場看比賽。

走進球場,左右兩側各有一條「美食街」,有炸雞、滷味、飲料、酒和各種方便攜帶的簡餐,起碼有十幾家,跟「草創期」那幾個可憐的小攤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在走道的盡頭,有設置給小孩玩的遊樂器材區。該區旁邊掛著大螢幕,讓家長把小孩帶來這裡放電的時候,也不會錯過比賽。

走到觀眾席,正面的外野有嶄新的大螢幕,在每一位球員出場時播放數據和應援動畫。而在觀眾席的樓層之間,也有著長條的螢幕,隨時在播送應援歌詞、慶祝攻勢的加油口號。

十幾年前,我去日本看阪神虎、千葉羅德的比賽裡看到的硬體設備,這幾年在我的老家桃園通通都有了。

這還只是硬體。當你坐下來看比賽,你會看到球場兩翼各有一團啦啦隊,由Lamigo首創的「Lamigirls」超大型啦啦隊擔綱。在「草創期」,一支球隊能有個7、8名啦啦隊員就不錯了,而且只能在主場比賽出一團。而Lamigo最多的時候號稱「LMG 48」,每天輪值出兩團都沒問題。

而更驚人的是,Lamigirls會在三個小時的比賽中,不斷帶動唱跳。唱跳的曲目極多,多到會讓一個初次進場的人,幾乎感覺不到有重複。而進場經驗豐富的人,則可以隨著音樂跳整場。

我有時候覺得那些跳整場的球迷,比底下打球的球員還累。

這些曲目,便是「軟體」上的深厚累積。

有了龐大的啦啦隊,以及本來就有的球員,Lamigo等於擁有了一批現成的男女模特兒。所以,Lamigo一年會推出好幾套季節性、企劃性的球衣,全隊每隔一陣子就換衣服上場,然後球迷就會再乖乖繳一次稅。

他們的周邊商品多到可以在球場裡面開兩家潮店。

這些都還是球迷看得到的。

在球員待遇上,Lamigo也是最早大規模使用「複數年約」保障主力球員薪水、使用「激勵獎金」提升球員表現的球隊。它也最早實施一軍底薪制度,只要上一軍就保證一定金額的薪水。從2006年開始,它就是帶頭把球員薪資水準往上衝的球隊,直到近幾年差不多到達一個平衡點,被整個聯盟追上為止。

其他還有很多,比如全聯盟最強的球探系統,比如各種與外國球隊的交流活動,教練與球員水準的默默提升,完整的本土球員旅外規劃......這樣說吧,中職一年有兩個半季,每個半季都有一個冠軍。Lamigo在最近連續5個半季都是冠軍。

這些東西都不是「共體時艱」、「簡樸打球」出來的。這些都是有遠見、有規劃,進行大膽的投資之後,才能一點一點贏回來的。

Lamigo的領隊劉玠廷,因為經營球隊的績效,在2015年獲選「百大經理人」,靠的可不是cost down。

郭台銘不懂的,豈只是林書豪不打棒球而已。

熱門文章》

►韓國瑜的「創意」是否已近尾聲?

►地緣政治風險升高 灰犀牛近在眼前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朱宥勳」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