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明義/三問林飛帆:學運世代該防止民進黨再次倒退

▲如何號召更多的學運世代進入民進黨集體推動改革,將是林飛帆的挑戰。(圖/記者蔣婕妤攝)

● 郝明義/大塊文化董事長

林飛帆去民進黨當了副秘書長。

2016年初,上次大選結束後我訪問林飛帆,他談到三點。

第一,林飛帆說,「他自己很早就在想組黨這件事,覺得年輕人應該有自己的政黨,思考「我們年輕世代最優先最主要處理的議題該是什麼?我們是不是應該有自己的政治綱領,或者行動綱領?」」太陽花學運結束之後,因為有些學運成員和他的意見不同,所以此事沒有發生。

第二,對於那次大選的結果,林飛帆說「他認為學運的力量是被民進黨收割了。」我問他這對學運世代本身的意義是什麼,他說:「我們的時代還沒那麼快到來吧。」

第三,對於學運世代如何參與2016年那次大選,林飛帆的主張是:「本來,搞運動的時候大家一起搞,到後來介入政治,參選的時候,大家也應該形成集體力量。譬如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就都投入民進黨,或是都加入時代力量,或是都加入綠社盟。但是沒有,我們反而是各自行動。」

所以基於他說的這三點,應該問他的是三個問題:

一,時間又過去了四年,林飛帆為什麼認為年輕世代今天仍然還沒有等到自己的時代到來,思考自己的政治綱領或者行動綱領?為什麼反而去為已經代表既得利益的民進黨助陣?

二,他四年前感嘆「學運力量是被民進黨收割了」,那現在他是否更落實了自己當初的感嘆?

三,或者,他是因為想要實踐「應該形成集體力量」的想法,所以投入民進黨,期待從內部推動什麼改革?如果是,那為什麼沒有考慮進入時代力量形成集體力量?如果是,接下來他要如何號召更多的學運世代進入民進黨集體推動改革?做不到的話,豈不仍然是各自行動?

林飛帆也可以現在不必回答。將來時間會回答。

▲學運世代形成「集體力量」來加入民進黨,不正也有機會形成「集體談判力量」?(圖/翻攝曾柏瑜臉書)

而看林飛帆就任致詞,呂家華也加入民進黨,那是在實踐他認為學運世代「應該形成集體力量」來投入一個政黨的想法了。

而林飛帆決定投入民進黨的目的,他說是「除了一起守住本土政權,防止親北京勢力取得執政地位,也要針對下個4年,台灣社會轉型所需要的社會對話做準備。」

另一篇報導,把他關切的事寫得更仔細一些:「台灣的的困境不只是2020大選,也不只是2020年選戰中,中國對台灣的干預與介入,更是對內,在下個階段台灣社會與經濟轉型過程中,要如何面對內部轉型的需求、震盪,以及這個震盪當中,世代之間的矛盾和階級衝突。」

我祝他順利。這些事情不論完成哪一件,都很重要。

但我也要給他一個建議。

林飛帆說了要打贏這次選戰,防止親北京勢力取得執政;林飛帆也說了之後針對下個四年要做的事情。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沒有說。那就是:從此刻,到打贏選戰,何防止民進黨在中間這段時間的作為不要使得「下個階段台灣社會與經濟轉型過程」倒退。

舉例而言。就在七月一日,林飛帆就任民進黨副秘書長不過半個月前,民進黨政府通過了「平均地權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

這次修法,蔡英文總統承諾的所謂「實價登錄2.0」七折八扣、居住正義跳票,所以正在紀念無殼蝸牛三十周年、巢運的負責人彭揚凱毫不客氣地說:

1. 就政治誠信的角度,蔡總統的政見承諾的確跳票, 不要否認。

2. 就政治問責的角度,是行政院打打假球自己推翻自己提的法案, 不要否認。

3. 就政治修辭的角度, 放水的說法跟8年前國民黨一模一樣,不要否認。

4. 就政治精算的角度, 居住正義比不上滿足建商利益,不要否認。

台灣不同世代的矛盾和衝突中,居住正義正是最熾熱的焦點之一。民進黨政府才半個月前做出這麼倒退的事情,林飛帆不會沒注意到。

所以,如果林飛帆真的要以學運世代的集體力量來影響民進黨的改變,請千萬不要裝著沒看到這些,只是想打贏選戰再推動接下來四年的改革。那有違理想,也不利實務。

林飛帆既然加入了民進黨,職位也不低,那就應該從此刻起,就要求民進黨的施政即使不能馬上有助於「下個階段台灣社會與經濟轉型過程」,起碼不要倒退。

這有理想面的理由。也有現實面的理由。

因為正是目前民進黨最需要學運世代幫他們打選戰,所以當然有條件要求。形成「集體力量」來加入民進黨,不正也有機會形成「集體談判力量」?

事實上,也只有當林飛帆做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他才是幫民進黨打了最有力的選戰,也才有助於推動他下個階段的事情。

熱門推薦》

►林飛帆真的認同民進黨嗎?或許是他看破了這場「死局」

►政壇路不平凡的「林飛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郝明義」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