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山/台灣的中美代理人之亂

▲在台灣不易找到被美國認可的「美國代理人」,又如何能輕易得到中共信賴的「中共代理人」?(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周陽山/國立金門大學兼任教授

蔡政府急於尋找中共代理人,終於想出透過立法途徑將其繩之以法!問題是,中共代理人必須得到中共官方首肯,如果在台灣有很多人都爭著想做卻得不到授權,那到底誰才是真,誰又是假呢?難道蔡政府真的有足夠能力作出可靠的判斷?而負責查案的檢察官,又將如何確認呢?

不要以為依法辦事,證據到哪就追究到哪,就可沒事了。如果真的將這些人繩之以法,甚至最後執身囹圄,但中共官方卻出面否認,難道這些新政治受難者可以訴諸國家賠償,並制定《綠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補償條例》,以謀事後救濟?而他們的冤屈,在政治恐怖氣氛下,又將如何得到確切平反?

事實上,在過去「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中,有一些人的確是共產黨員或中共派遣人員,最後列名在北京八寶山烈士公墓裡;但在台灣卻依然將其視為「政治受難者」或「民主鬥士」,這裡牽涉到認定問題。另一方面,也有許多人確實是誤認、誤判、被冤枉的。但是,今天我們又真的確定弄清楚了全盤真相嗎?

這就像美國在一九五〇至五四年的麥卡錫時代,參議員麥卡錫指責美國政府被共產黨滲透,有205人潛入國務院工作,他藉反共之名進行「獵巫」式聽證調查,故意惡整與其政治立場不同的民主、進步和異議人士,並指其受共產黨人利用,或根本就是共產黨滲透人員,結果導致許多人失業、受歧視,甚至被迫自殺!但後來卻證明絕大多數都是誣陷和虛構。

最後的結果是,1954年12月2日在全美社會強力反彈下,參議院以67對22票通過決議,對麥卡錫進行譴責!三年後,他因飲酒過量一命嗚呼,死時才四十八歲。

▼在台灣,很多人認為蔡英文代表美方的利益,而且奉行「美國第一」主張,極力爭取美國政府對她的支持。(圖/記者陶本和攝)

歷史教訓就在眼前,現在綠色政權,過去也曾自認是民主、進步,但上台掌權後,卻讓異議人士戴上紅帽子和血滴子,這真是歷史的嘲諷!民進黨人在對大陸情勢一知半解、問道於盲情況下,又如何一方面堅持「維護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另一方面卻全心全意搜羅證據,找出真正「中共代言人」?這樣的獵巫行動,如何保障不會是「麥卡錫主義」復辟和翻版,而不致誤認、誤信和誤判呢?

其實,代理人的定義本身就存在高度爭議。在台灣,很多人認為蔡英文代表美方的利益,而且奉行「美國第一」主張,極力爭取美國政府對她的支持。但川普總統恐怕就不一定會認可這想法!事實上,過去幾年被川普趕下台的國務卿、國防部長、國土安全部長和國家安全顧問已有好些人,恐怕都不是川普心中真正認可的。更何況是那些在台灣自認為代表著美方利益,實際上卻只是為自己利益而奮鬥的軍火掮客、及美國企業代理人。

既然在台灣不容易找到被美國總統認可的「美國代理人」,對中國大陸了解相對偏狹、對中共領導階層接觸很有限的台灣人,又如何可能輕易得到中共高層信賴,並委以重任,成為真正「中共代理人」?這恐怕才是尋找代理人的獵巫行動面臨的最大困境!

熱門推薦》

►用紐約人的角度談論小英的哥大演講

►蔡英文防的是「中共代理人」還是「民主自由」?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聯合報》。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