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政治正確的「黑獅子王與黑美人魚」矯枉過正了嗎?

▲荷莉貝利演出《小美人魚》愛麗兒引發網友正反兩面意見。(圖/翻攝自荷莉貝利推特)

●藍弋丰/專欄作家。

迪士尼決定將過去的動畫名作逐一重拍為真人版或真實版,到目前為止都獲得相當成功,《美女與野獸》真人版全球票房12.64億美元,《阿拉丁》真人版全球票房也將突破10億美元,但是接下來的真人化預定作品,卻引起了許多爭論,在台灣,許多人看到《花木蘭》預告片連客家圓樓都出現,傻眼質疑史地考證大搬風,但在全球,引起更大爭議的則是「黑美人魚」:迪士尼決定讓非裔女演員海蕾貝利(Halle Bailey)演出《小美人魚》真人版的女主角──動畫中為一頭紅髮的美人魚艾莉兒。

消息一出,美國媒體立即有志一同的集體捍衛迪士尼的決定,讚揚這是提升黑人民權,促進黑人平權的進步做法,即使迪士尼自己根本沒有這樣主張,但是,全世界迪士尼小美人魚的老觀眾,大部分沒有美國左派媒體人那麼「進步」,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傻眼:小美人魚怎會變黑美人魚。他們才說出自己「感覺怪怪的」,馬上撲天蓋地的政治正確批判就湧來。

這些從政治正確出發的言論稱:美人魚本是傳說中的幻想生物,沒有指定膚色髮色,若認為故事來自北歐就一定要金髮碧眼,迪士尼的小美人魚動畫中,不也畫成紅髮而非金髮?另一方面,現在丹麥也有黑人,丹麥人既然可以是黑人,源於丹麥故事的小美人魚當然可以是黑人,只要認為黑人不夠格當小美人魚,或認為只有白人才能當小美人魚,都是種族歧視,說海蕾貝利「不是我的小美人魚」的,就是仇恨言論。

▲荷莉貝利演出《小美人魚》愛麗兒引發網友正反兩面意見。(圖/翻攝自荷莉貝利推特、達志影像/美聯社)

這些過度熱心的辯護反而幫了倒忙,本來只是覺得「怪怪的」的一般人,突然「發現」迪士尼的決定可能是根基於政治正確,搞政治正確搞到小美人魚變黑,簡直太過頭,因此更為不滿;升高的反對聲浪,則激發出一波名人力挺潮,黑人女星荷莉貝瑞、黑白混血歌星瑪麗亞凱莉、黑白混血女星千黛雅(Zendaya)等都出面聲援海蕾貝利,白人方面也有《冰與火之歌》中飾演珊莎的蘇菲透納(Yara Shahidi),以及迪士尼原版動畫中小美人魚的配音裘蒂班森(Jodi Benson)出聲力挺,在百老匯首位飾演灰姑娘的黑人女星可可帕爾瑪(Keke Palmer)更稱過去黑人女星老是在電影中只能演黑人女侍,該是有個黑美人魚的時候了。

迪士尼本身則表示海蕾貝利具備小美人魚的年輕天真浪漫精神,更重要的是有好歌喉,這都是要演好小美人魚必要的條件,也就是否認了政治正確選角的指控,不過,迪士尼真的沒有政治正確選角嗎?近來迪士尼的電影中的確相當努力提升黑人的能見度,而且已經屢次讓許多觀眾覺得做得太過頭了點。

在《胡桃鉗與奇幻四國》中,胡桃鉗士兵由黑人飾演,女主角克拉拉的教父則由摩根費里曼飾演,即使背景維多利亞時代英國根本不可能有黑人有如此社經地位,連克拉拉在奇幻國度看個說明奇幻國度過去故事的芭蕾舞劇,主舞者也得是黑人。在《美女與野獸》中,在女主角故鄉的法國小村莊中,硬是安插了圖書館員是黑人,即使以歷史地理背景當年完全不可能有黑人圖書館員。在《阿拉丁》中,則安排精靈由威爾史密斯出演,最初這也跟黑美人魚一樣引起議論紛紛,但接著爭議反向,因為精靈在片中有相當時間還是藍色的,結果引發激進黑人民權主義者批判「黑人塗色」。

或許更明顯(但一般人不會注意)的,是《獅子王》新版的配音員陣容,大多數人可能只注意到碧昂絲為女主角娜娜配音,而女主角在劇中需要高聲歌唱,找來唱功一流的碧昂絲也是理所當然,但是,仔細看配音名單會發現,碧昂絲並非如同當年動畫版《獅子王》配音員陣容中琥碧戈柏「萬白叢中一點黑」,恰恰相反,這次反而是「萬黑叢中一點白」,整個獅王家族不只娜娜,全數清一色都是由黑人演員配音,連同反派刀疤與鬣狗女王也都是黑人配音,主要角色之中,只有搞笑角色沙祖、澎澎與丁滿是白人配音。

▼僅有「丁滿」的比利埃西納、「彭彭」的塞斯羅根和「沙祖」的約翰奧利佛是白人。(圖/翻攝自《The Lion King》官方劇照)

想像一下如果反過來,若全劇都是白人配音,黑人只配三個搞笑角色,會引起多大風波?迪士尼這樣安排,真的沒有政治正確的考量嗎?

或許這也不能怪罪迪士尼,過去迪士尼一直遭批評政治不正確,動畫版小美人魚中的紅蟹賽巴斯欽,有著牙買加口音,主唱「Under The Sea」裡面唱著海中生活無憂無慮,結果這也惹到平權運動者,認為這是影射牙買加人懶散。動畫版《獅子王》由琥碧戈柏配音反派鬣狗女王,當年也受到激進黑人民權主義者的批評,說黑人當反派,是醜化黑人。

《公主與青蛙》是迪士尼第一個黑人公主,迪士尼已經盡了這麼大的誠意讓公主變黑,結果平權運動者照樣臭罵,稱女主角蒂亞娜在劇中當青蛙的時間比當公主還長得多,所以還是醜化黑人;更糟糕的是,王子的膚色黑白不明,又不是黑人配音,而是巴西裔演員,平權運動者指責這是暗示黑人地位低當不上王子(不過,要是王子是個黑人,到時看看賽巴斯欽的前車之鑒,一定又變成影射黑人懶散)。

到了《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迪士尼讓所有公主在劇中一口氣同台,蒂亞娜再度成為爭議題材,因為在早期釋出的預告中,蒂亞娜看起來比原本白,成了「黑人漂白」,遭到黑人平權運動者大肆批評,最後迪士尼動畫團隊只好把蒂亞娜膚色調黑,調黑後,黑人平權組織稱這是一場勝利,讓黑人在電影中有黑人的樣子。

▲迪士尼。(圖/翻攝自迪士尼IG)

▲《公主與青蛙》蒂安娜。(圖/翻攝自迪士尼IG)

這還只是迪士尼受到的歧視指控的一小部分,原因也也很容易理解,迪士尼過去的動畫中,跟一般影視作品一樣,有許多刻板印象的描述,先且不論少數族裔問題,光是傳統的迪士尼公主,例如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都備受女權主義者批評,稱弱化女性,只等著白馬王子來拯救。

迪士尼積極回應社會的改變,到了小美人魚開啟的「迪士尼文藝復興」時代,一眾女主角開始不聽家裡話,主動冒險,但即使這樣,女性主義者還是不滿意,稱小美人魚為了接近王子,犧牲聲音、改變外貌,這是貶低女性,要女性只能變成男人喜歡的樣子。

迪士尼繼續與時俱進,2016年發表了新的公主準則:關懷他人,健康生活,不以貌取人,誠實,值得信賴,相信自我,改正錯誤,盡力而為,忠誠,永不放棄。通篇強調的是忠誠正義,如果不說是迪士尼公主準則,恐怕大部分人會認為這是騎士準則,公主從過去備受呵護的形象,變成英勇無比還需要遵行騎士道,最好順便拯救一下世界。

反應在作品上,迪士尼「二度文藝復興」的「奇緣」系列作品中,《冰雪奇緣》的艾莎無比強大,《海洋奇緣》的莫娜獨力找上半神人,一起拯救世界,真人版作品中,《阿拉丁》的茉莉公主也要獨唱「無言以對」(Speechless)強調她拯救國家的英勇騎士精神,即使這首歌跟阿拉丁世界實在不大融合,聽起來很像是艾莎跑錯棚。

新的強大公主概念相當受到歡迎,尤其是艾莎威力橫掃全世界,後續作品也都讓迪士尼吃到甜頭,這也就不難理解迪士尼會從過去被政治正確攻擊的對象,現在卻是走在政治正確的前端,一手打造黑胡桃鉗士兵、黑圖書館員、黑獅子王家族、黑美人魚,成為政治正確群起捍衛擁護的對象。

美國黑人在好萊塢的確備受打壓,黑人的演出機會低於人口比例,待遇更遠遠落後白人,過去黑人平權運動積極爭取黑人與白人有相同的待遇、能有同樣的機會。但是,過猶不及,為了政治正確特別安插黑人,對黑人真的好嗎?還是只會如黑美人魚風暴,造成許多不必要的反感。無數平權人士出來雄辯滔滔力挺,把「覺得怪怪」的人都打成政治不正確,套上歧視、仇恨的大帽子,於是反對者不敢出聲了,這樣就有提升黑人地位嗎?還是只是在醞釀未來更嚴重的反政治正確風暴?

或許一切的關鍵終究是在迪士尼本身的能力,《阿拉丁》上映前,威爾史密斯飾演精靈也引起無數爭執,有人稱威爾史密斯「毀了童年」,有激進黑人平權主義者批判「黑人塗色」,但上映後,爭議都消失,因為編導劇組與威爾史密斯本人在劇中的表現相當傑出,證明是恰當的選角,眾人心服口服,也開出亮麗票房。

迪士尼若能把海蕾貝利成功包裝,真正表現出迪士尼所宣稱的天真爛漫又有好歌喉,讓觀眾心服口服,那麼將是黑人平權的一大成就,但是,若海蕾貝利撐不起小美人魚這個角色,那將是一場災難,不僅迪士尼折損重要品牌資產,許多觀眾遭「毀了童年」,連同黑人平權的政治正確是否至高無上不容挑戰,恐怕也會遭到嚴重質疑。

熱門點閱》

►《獅子王》7大彩蛋盤點:新舊版差異在哪?

►《小美人魚》深色肌膚的愛麗兒也很美麗

►看更多【藍弋丰】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專欄作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