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改釋憲】楊穎超/魚死網破的司法公信力

 ●楊穎超/台大國家發展所博士,曾於北京清大、南京大學蹲點研究。關注美中台、兩岸政經發展、交流議題。現於大學任教。

8月23日大法官會議剛通過對軍公教年金改革的釋憲案,做成釋字第781、782、783號解釋,宣告年改相關法律條文大部分合憲,小部分違憲。這三個案子很不好辦,尤其在面對少子化與未來其他年金及社會福利制度可能的崩壞,大法官們處理這系列的第一案,很難做到能讓所有人滿意的解釋。目前多數評論來自於解釋文是否傷害了軍公教族群權利方面的討論,本文則從權力分立角度切入,認為大法官們採取接近行政機關的立場,未能彰顯司法體系的獨立性,導致公信力受損,這對凡事泛政治化的台灣而言,是相當可惜之事。

大法官會議,或者說違憲審查制度(Judicial Review)是指司法機關可對國會通過的法律或行政機關行為,進行審議並宣告是否違憲的制度。當初在美國形成的原因,就是為了要制衡立法行政兩權。而人民所期待大法官者,是在其他政治力量過度侵害人民權利時,挺身保護個人及少數價值。然而,在此次釋憲案中,大法官們看來與行政機關的立場類似,甚至可說是將同樣理由再講一遍,輸的人還是覺得不服氣,唯一宣告違憲的部分又傷害了更弱勢的年輕博士利益,這不是一個符合當初尋求制衡與保護弱勢設立宗旨的釋憲案。

細言之,解釋文中主談衡量公共利益與個人信賴利益的輕重,論點大致不脫蔡政府先前強推年改案的辯詞,也就是政府越來越窮,年改案符合公共利益。而當時蔡政府部分官員講話刺耳,也很少解釋既然越來越窮,為何不先動更快要破產的勞保,或者改革更有公共利益意義的老農津貼或農保,反而任由某些名嘴把軍公教族群與勞農族群對立起來,將之塑造成拖垮台灣財政的元兇。

 ▲釋憲結果出爐前,八百壯士到司法院前集會抗議。(圖/記者宋良義攝)

也就是說,即便推動這個案子有公共利益的必要,但由於其他族群的側目與軍公教的不平,蔡政府已經把它操作成一個割裂社會的行為了。軍公教群體把這些案子推到大法官會議來,是還願意相信大法官們的公信力,至少不枉人民權利守護神之名。所以此次釋憲,大法官們本來可以透過說理過程,重新肯定軍公教過去的貢獻,稍微撫平之前社會割裂的傷害,也提示本案對其他社會福利或保險政策的意義,還能批評行政機構嘴巴上講沒錢,實則前瞻計畫、減稅等大撒錢的作為,趁機端正一下民選政府政策買票的風氣,甚至可以指出未來立法院修法補救方向,給人民一點希望。

但他們只是重複或繁複了行政部門的觀點,輕易地讓社會認為大法官們站在行政部門這邊,造成了社會持續的割裂。甚至放鬆對雙薪教授的管制,使論者懷疑大法官們在留退休後路,並排擠年輕博士進入學界的道路,借用立委黃國昌一句評論:如此結果,「比較好嗎?」

這實在是個相當大的遺憾。尤其在幾乎年年選舉,凡事泛政治化的台灣,很需要一個相對獨立客觀機構,可在必要時刻定分止爭、團結社會。而這個必要時刻很快就要來臨,就是明年的總統大選。現在許多人將此案理解成政府不同部門缺乏分立制衡,所以評論認為,人民只能回到政治,去為權利和公理繼續奮鬥。在中選會等獨立機構一一淪陷的今日,當明年選舉結果稍不清楚,這個政治是和平的,還是有可能轉為暴烈的呢?如果不想把局勢搞到魚死網破的結果,藍綠領袖們都應該要未雨綢繆一下。

熱門推薦》

►年改釋憲案:哪些合憲、哪些違憲、哪些要改?

►國民黨要如何恢復軍公教被砍的年金?

►看更多【楊穎超】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