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瑞明/郭董缺「正當性」?騎驢父子般的內心困擾

▲一旦蔡英文勝出,郭會是很多泛藍支持者的「歷史罪人」。(圖/記者屠惠剛攝)

●黃瑞明/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九月十七日的倒數開始,即使三歲小孩都猜得到郭台銘會怎麼走。他仍然按兵不動,「正當性」困擾是主因。初選落敗卻還參選,首遭其殃的是韓國瑜,一旦蔡英文勝出,郭會是很多泛藍支持者的「歷史罪人」。

郭的處境會如此為難,其實都是民國83年7月由國民大會通過的第三次修憲害的。當時訂定的增修條文第二條確立總統、副總統自民國85年開始由人民直接選舉,「以得票最多之一組為當選」,也就是採取相對多數當選制。第一次獲利者為李登輝、連戰二人組。

環顧各國法制,幾乎都是採取絕對多數當選制:當諸位候選人中無人能在第一輪投票獲得過半數時,就由得票最高的兩位,在數周後實施的第二輪中決一死戰,勝出者必然得到過半數支持,統治的正當性不容質疑。菲律賓是罕見實施一輪制的例外,所以杜特蒂可以39%得票率登上大位。

增修條文第二條顯然是蔣經國總統過世後,因國民大會同意而第一次連任的李登輝欽定的結果。他的動機不難猜出:當時的國民黨已經呈現分裂跡象,李的盤算是第一輪可以拿到相對多數,再一輪就夜長夢多了。

就事後的發展看,李連以54%大勝,脫黨參選的林洋港與陳履安合計不過25%,第二輪投票只會讓贏家(對手彭明敏)錦上添花。我們無從得知李登輝是否後悔採取一輪制。可以確定的是,民進黨在修憲時也是支持此制,動機必然是清楚他們的勝選一定要靠國民黨分裂,所以只能有一輪投票。多了第二輪,泛藍選民就會團結支持親國民黨的候選人。

▲2004年屈居連戰副手搭擋之後,兩度參選總統的宋楚瑜都被泛藍選民視為叛徒。(組合圖/記者李毓康、季相儒攝)

2000年大選證明這是高招。當時連宋分裂,陳水扁不過靠39%強就成了得利漁翁。如果有第二輪,獲勝的必然是可以整合連戰支持者的宋楚瑜。增修條文的那十一個字讓他成了悲劇英雄。2004年屈居連戰副手搭擋之後,兩度參選總統的宋楚瑜都被泛藍選民視為叛徒。歸根究柢,中華民國會走到連國家認同都紊亂的地步,李登輝的修憲盤算才是罪魁禍首。

自認為有能力者都能參選,第二輪再擇其中真正雙強決戰,這是普世作法,所以第一輪參選者不該承受道德包袱,選民也可以盡情挺誰,沒必要搞棄保。馬英九總統首次當選之時,國民黨掌控立法院,他其實可以憑藉個人聲望推動二輪制修憲,遺憾地錯失良機,結果就是國民黨每次大選就陷入分裂的危險。民進黨沒這問題,道理很簡單:民進黨早已成功地把台獨教義宗教化,像賴清德這樣的大咖膽敢獨立參選,以後就會被信徒們唾棄。

郭台銘的內心掙扎必然有如騎驢父子:參選會被一部分泛藍支持者譴責,但是不參選,如果韓國瑜未當選,到時也會被指責為輔選不力。歷史評價從來都是成王敗寇,郭的參選希望建立在泛藍選民能棄保,這是豪賭,他的歷史定位將取決於結局。

熱門推薦》

►郭台銘急著表態參選,觸動他內心的動機是什麼?

►2020大選預測的「最大變數」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原刊自《聯合報》。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