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瑜之亂】張宇韶/吳敦義與韓國瑜聯手 共同葬送國民黨一盤好棋

● 張宇韶/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國民黨果然只是擅長打順風球的政黨,在狀況好的時候高層深具自信,彷彿都是蕭何張良般的輔國良臣,擁有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本事,這時候最容易出現誤判情勢的現象,因此充斥高估自己本事與低估對手能力的情緒,2008年的選戰氛圍大抵符合國民黨的氛圍,造就馬英九神話外,也捧出吳敦義與朱立倫這般「看似」善打選戰的一級戰將。平心而論,不論這些評價是否言過其實,菁英政治與官僚理性的運作仍是勝選關鍵,拿出論述、端出政策畢竟以國民黨的能耐,在民進黨執政不佳的狀態下,還是可以打一場摧枯拉朽的選戰。

國民黨在2016年與蔡英文的選戰中取得完敗下場,除了馬政府執政無方、各方諸侯看壞選情,檯面上政治人物存有保留實力不願一戰以及換柱災難也是關鍵。面對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的態勢,國民黨未曾提出有效的核心價值與政策論述,整個黨彷彿與公民社會下對於轉型正義、社會改革、分配公平、去九二共識等訴求全然脫節,保守主義成為國民黨抗拒變革的神主牌,即便吳敦義入主黨中央也難挽這種頹勢,因此面對未來大選藍營瀰漫著悲觀且低迷的氣氛。

諷刺的是,這些政經背景反而提供了韓國瑜粉墨登場的條件,韓運用自己民粹草莽的人格特質,透過最大簡單化的口號喚起藍營內部仇視民進黨的能量,使得藍營群眾在民進黨執政下的「相對剝奪感」有了形象投射與情緒出口,韓流崛起不僅凝聚了國民黨基層的士氣,也在2018年選戰中一舉摧毀民進黨的執政基礎。

然而,韓國瑜現象的崛起卻掩蓋了國民黨體質不佳的諸多問題,沒有核心價值、欠缺政策論述與規劃、世代交替的斷裂、地方派系的分贓政治依舊存在,只是在國民黨菁英便宜行事的態度下被忽視,國民黨菁英與基層皆認為只要韓國瑜可以撐起藍營一片天,甚至進而奪回執政權就好了,豈不知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後要付出什麼代價。

韓國瑜帶職參選就是災難的開始,他的起心動念是建立在去年選戰的自信與韓粉的排他性,他低估了台灣公民社會的內涵、民進黨災後重建的能力以及高雄市民的認同,同時也高估了自己的政治素養與藍營支持者的眼光。當韓無力在高雄市政交出及格的成績單之前,就打算複製既有的選戰模式時隨即陷入正當性不足與備多力分的質疑,高雄市政全然暴露了韓國瑜「沒有體力、欠卻思緒、專業幕僚失職」的窘境,社會輿論看穿了韓國瑜的野望,菁英藍也開始反省韓流現象對台灣民主政治與國民黨的衝擊。

 ▲國民黨「換瑜」之說甚囂塵上,黨主席吳敦義日前駁斥揣測,強調決不「換瑜」。(圖/記者李毓康攝)

吳敦義則是另一個關鍵人物,基於自己政治利益的盤算,吳將黨主席此一內場優勢的角色發揮的淋漓盡致,不論是球員兼裁判、造王者或大搞權力平衡,吳敦義都試圖透過韓國瑜成就自己的政治利規劃,這可從透過技術性制度拖延黨內提名消耗朱王兩人實力、為韓國瑜量身設計打造帶職參選的基礎、頒發榮譽黨員賦予郭台銘進場的條件得到解釋。這些機關算盡的小動作在當下似乎讓國民黨的政爭得到壓抑的妥協,也讓吳本人擷取了部分政治資本,然而卻為郭台銘與王金平的出走埋下了伏筆。

韓國瑜的支持度雖然在初選結束當下攀上高峰,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這是韓粉動員贏得「接電話比賽」的結果,韓的隱憂早在宣布帶職參選時就已浮現,個人的信任度首次出現了黃金交叉,隨著市政無能卻選擇全台造勢以及一連串揭露的私德問題,民調開始出現無量下跌的崩盤效應。

面對這樣的危機,韓國瑜理當回防高雄市政的根本,或嘗試在政治論述與國政規劃多下功夫,然而他卻依舊迷戀去年選戰的勝利果實,以為透過議題創造與訴諸被害人形象就能再造韓流風潮,只是一連串的失言只是自曝其短,也讓郭台銘進場參選即將成為事實。吳敦義赫然發現事態嚴重,意圖導演大團結的劇情時,無奈郭王兩人不可能買單,因為黨中央與吳信心指數早已在過程中被消耗殆盡。

去年韓國瑜一人救全黨的現象有其特殊的歷史情境,然而當國民黨自身菁英政治與技術官僚的傳統被解構後,這個黨本身存在的問題在當下更無力救援尾大不掉的韓國瑜後遺症,這場選戰打成這樣,其實都有脈絡可循,有人驚醒或察覺情勢不妙,只有韓國瑜與韓粉拒絕承認而已。

熱門文章》

►沉「瑜」落燕「吳」奈何?

►換瑜之亂?百年老黨還真是被嚇大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