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撤回:從國泰航空看香港商界的態度轉變

 

▲國泰航空主席史樂山辭任董事局主席及常務董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范琪斐/資深駐美特派記者,經營「范琪斐的美國時間」粉絲專頁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引渡條例修法,這表面上看起來是中國終於對香港抗議民眾做了讓步。但這個象徵性的讓步,據紐時的分析,只是要拉攏反送中的溫和中間派,與激進派切割,並不代表中國對香港反送中態度己經軟化,另一方面撤引渡條例修法,可能也不足夠讓抗議者放棄抗爭。

這個暫時沒有答案,所以我想跳開來,看看另一個新聞,就是國泰航空的董事會主席史樂山( John Slosar) 也宣布辭職在十一月下台。

John Slosar 是說他要退休啦,但誰會相信啦?

反而很可能跟 Slosar 先前曾經說,「員工的政治立場跟公司沒關係」這類發言有關係。三個星期以前,國泰前任 CEO 何杲就是因為屈服於中國壓力的速度不夠快,就不得不辭職。

John Slosar 雖然沒有接受訪問,但紐時獨家披露的公司備忘錄內容顯示:國泰航空公司正面臨最不尋常且最具挑戰性的時刻 (“most extraordinary and challenging times”)。

這個挑戰是什麼呢?就是來自中國的壓力越來越大。

中國當局禁止參與抗議的國泰員工,從事任何前往中國大陸航班的相關工作,並要求查看飛入或飛經中國領空的員工名單。中國佔國泰航空目的地的近四分之一,此外,還有更多航班飛經中國領空,如不遵守規定,可能意味著要花大代價改道。

國泰大部分的營收來自中國航空市場,這表示國泰的金雞母前途堪憂,國泰為了紓解中國的壓力,已經開除了機艙員工工會的理事長,只因為她在社群軟體上分享同情示威的言論。

國泰航空的處境是很有指標性的。要知道香港這一波示威運動剛開始為什麼能有那麼大號召力,商界的支持有很大的關係。商界希望藉示威運動,讓中國對香港越管越多的情況能放鬆一點。

▲國泰航空。(圖/路透)

中國怎麼會不知道香港商界的態度?於是一邊在街頭鎮壓抗爭者,另一邊也跟商界用各種方式施壓,台灣手搖飲是一個例子,國泰航空又是另一個例子。

但撐到現在香港商界跟香港抗議民眾一樣,撐得很辛苦。根據彭博社的報導,國泰航空因為之前的占領機場示威,已經取消了兩百架次的航班。這些損失還必須加上它的股價在從七月中以來損失了 20 %的市值。

很多數據也指出從示威運動開始,香港樓價、股價、公司市值和個人財富等縮水得很厲害。恆生指數已摔了 12 %,更雪上加霜的是,預估今年經濟成長率因為示威和美中貿易戰等影響,會零成長。

這是為什麼香港商界從一開始對示威運動的暗中支持,現在已經巴不得它快快落幕。

但中國對商界的施壓,也許短期見效,但長久下來有很嚴重的副作用。中國現在是把商界放在一個裡外不是人的處境。你若是不順從中國政府,企業會失去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就算進去了也有可能被國家制裁,或被國營媒體聯手抹黑。但如果順應中國壓力,公司的商譽,對員工、投資者的信用又要跟著陪葬。

彭博社有篇評論就指出,以前中國要大家只賺錢不要管政治,跟商界立場一致。但中國現在要政治領導經濟,這可不是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精神,長久下來中國經濟一定會受影響。

跟在街頭抗議的民眾不同,商界跟中國周旋時,可不是只有命一條。商界雖然顧慮多,但籌碼也多得多,接下來就要看商界有沒有辦法跟中國交涉出一個大家可以一起走下去的方式。

熱門文章》

►川普關心香港是真情還假意?

►手搖飲的表態 裂解中的台灣

►小小的香港為何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甚鉅?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