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傅中原/貿易戰導致全球經濟陷於「信心危機」

▲美中貿易戰雖因兩國貿易利得不均而起,但打到現在,已造成經濟環境不確定性升高,最終恐將引爆全球信心危機。 (圖/路透)

●傅中原/現職為商業發展研究院商業發展與策略研究所研究員。政治大學經濟學博士,研究專長在國際貿易與區域經濟理論、產業經濟學等領域,著有多篇與區域貿易協定的專欄文章。

自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全球經濟都大受打擊,除了部分位於亞洲製造業供應鏈上的國家如我國與越南等地,受惠於從中國大陸移出企業所帶來的投資,可抵消部分貿易戰衝擊外,但其餘國家也同樣受到波及,各行各業出現信心恐慌,影響國內經濟表現。

下圖為1996年第1季至2019年第1季的全球不確定指數。從圖中可明顯看出1996年第1季至2018年第1季(川普政府宣布對中國大陸採301條款制裁前),平均指數僅為1.148,但美中貿易戰開始後(2018年第2季後),全球不確定指數卻開始暴增,此段時間內平均指數達15.56,為貿易戰前約16倍左右。

▲全球經濟不確定指數(1996Q1~2018Q1)。(圖/數據來源:筆者整理自Ahir、Bloom與Furceri。)

另外,從下圖的虛線是代表中國大陸的經濟不確定指數,而實線則是代表美國的經濟不確定指數。中國大陸在貿易戰開打前,平均指數僅2.324,且美國為1.01。但該趨勢在美國對中國宣布301制裁後大幅升高,使兩國經濟陷入信心

危機。如中國大陸不僅平均指數高達111.11且每季波動劇烈;反觀美國僅在2018年第3季後才開始出現劇烈上升,平均指數為62.813。另外,中國大陸在貿易戰開打前就已有嗅到川普對中國大陸將採取強硬的立場與措施,市場已反映出相當程度的波動,凸顯國內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升高。

此外,這場美中貿易戰對兩國市場信心的影響高下立判,很明顯地在氣勢上中國大陸就已大輸給美國。這是由於美國在談判立場上一直採取進攻態勢,且川普對於打贏這場貿易戰極有信心,使美國國內輿論對於打贏貿易戰比中國大陸來的有信心。

▲美國與中國大陸的經濟不確定指數(1996Q1~2019Q1)。(圖/數據來源:筆者整理自Ahir、Bloom與Furceri。)

另一方面,美中周邊國家的因貿易戰的反映程度也大不相同。相較於美洲國家如加拿大與墨西哥等國的高指數,而亞洲國家反映程度不一,如東北亞的日、韓信心危機程度就比我國與東南亞等國較為劇烈。這也凸顯出自川普上台後不僅要求加、墨兩國重新展開貿易談判,同時也威脅要在美墨邊境築長城,並且驅離墨西哥非法移民等一連串的措施,使加拿大與墨西哥兩國經濟不確定性升高。

日、韓兩國也受美國川普要求重新檢視貿易現況,並迫使韓國與日本兩國逐一與美國達成更公平的貿易協議,此舉也使日、韓兩國的不確定指數也升高。但我國與東南亞各國因尚未被美國提出檢視要求,也讓我國暫時免於貿易戰波及。

▲受美中貿易戰影響周邊國家經濟不確定指數(2018Q2~2019Q1)。(圖/數據來源:筆者整理自Ahir、Bloom與Furceri。)

美中貿易戰對全球經濟環境所帶來的高度不確定,是否對我國外人直接投資額有實質幫助呢?下圖顯示出兩個有趣的結論。第一是全球不確定指數與我國僑外投資金額呈現正向關係,意味我國為海外資金的最後避風港,當全球經濟前景不佳時,海外資金將紛紛回流歸位。第二是由於美中貿易戰屬近年全球重大經濟事件,雖波及範圍與程度未如金融海嘯時期,但可看出此一時期僑外資金回流的金額高於承平時期,並到了2018年時達到最高峰,為114.4億美元。

▲僑外投資金額與全球不確定指數關聯圖(1996~2018)。(圖/數據來源:筆者整理自Ahir、Bloom與Furceri與投審會僑外投資統計。)

美中貿易戰雖因兩國貿易利得不均而起,但打到現在,戰場已延伸至科技戰、貨幣戰,乃至於心理戰,造成經濟環境不確定性升高,最終恐將引爆出全球信心危機。

熱門文章》

►貨幣戰讓日圓成首選避風港?

►川普想用「大清亡國公債」打臉中國?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傅中原專欄 傅中原

現職為商業發展研究院研究員。政治大學經濟學博士,..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