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承泰/郭董也是有七情六慾的普通人

●薛承泰/台灣大學教授,前政務委員。

筆者在8月21日雲論寫了一篇「老虎、狐狸、獅子皮,煎熬三人組」(簡稱老虎文),當時即鐵口直斷,這三個人無法成為「鐵三角」,「因為老虎與狐狸都已警覺,這張獅子皮隨時可以換一張皮,說不定還會換上他們的皮,這對講義氣的關公子弟而言,只有四個字『情何以堪』」!

儘管8月23日三個人見了面,把氣勢衝到最高,該周末某報民調顯示有高達38%的支持率,超過了蔡與韓,筆者不以為然。其實,我在老虎文中也述及,一開始會有月暈式的放大效果,因為民眾只要支持聯盟中任何一位,極可能顯示在「支持率」上,一旦正式成軍,開始接受各方的檢驗與攻擊,內憂外患接踵而至;真正的的支持者,應是能同時認同三者的選民。不用說,這個支持度必然不同於「聯盟開張」之時。

8月24日郭董找我討論「六歲前國家幫忙養」政策,那時他有點意氣風發,因經過823的會面,占滿媒體版面,聲勢看漲!我仍利用機會將老虎文拿給他

看,毫不意外,接著就是一場辯論。

我心想,他願意和我辯,即表示他心裡仍在天人交戰,若他心已決,犯不著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當時已坐滿一桌人,他還要其他人靠過來聽,有十足把握反過來說服我。好似成吉思汗站在我眼前,述說著「捨我其誰,為所當為」,一個多小時當中,我數度澆了他冷水,但他不以為意,還多次向我說謝謝。

回家路上,車開在高速公路上,滂沱大雨迎面而來,處暑引白鹿,甩尾南台灣。回想在離開郭宅時,轉身看到書房中那尊古樸白色夯土的關聖帝,孤獨地站在供桌左方,看著快速撥動的雨刷,眼前道路霎那間浮現,隨即又沒入被暴雨扭曲的擋風玻璃中,這不就是當前的政局嗎?

過去幾個月,郭董放下大企業家的身段,找時間不斷地向學者專家,且不分黨派與顏色,請益「國家發展重要議題」。講者儘管非常慎重其事為郭董「上課」,由於他好問,通常講者論述不到十分鐘,即因郭董的提問而打斷,接下來,他反而成為主講者了…他知道自己有許多該學習的地方,甚至講到得意之處,當場開出願景支票。

9月16日深夜郭董突然對外宣布不參加大選聯署登記,跌破多數人的眼鏡,這幾天媒體都在解讀郭董的「轉折」,看誰知道內幕最多?其實,該來的跑不掉,不該來的也不必強求,就是那麼單純,不過就是出幾口悶氣罷了!

郭董是一位政治素人,需要時間去學習也需要不斷被考驗。郭董也是個人,有家庭子女、有七情六慾、有理想抱負、當然也會有凸槌,以及嚥不下一口悶氣的時候!尤其看到大老們聯名召喚,當然會有反應,指出國民黨的迂腐以及萬年中常委,雖然也是出一口悶氣,但一點都不誇張!

8月24日那天回到家裡,透過LINE將魏徵十思疏的前幾句傳給了他身邊的人,疏曰:「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思國之安者,必積其德義。源不深而望流之遠,根不固而求木之長,德不厚而思國之治,雖在下愚,知其不可,而況於明哲呼?」最後,「金句頂天立地,名言萬古流傳,不忘初心」。至於會不會轉到郭董手上,那才是因緣!

熱門推薦》

►郭台銘真的不選總統了嗎?

►喚回郭粉 國民黨該用這三招了!

►看更多【薛承泰】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薛承泰專欄 薛承泰

台灣大學教授,前政務委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