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立藩/民進黨執政問題一籮筐 有何資格大肆慶祝?

▲筆者認為民進黨執政缺失太多,實在不宜封街慶祝,但既然打算如此,也應好好思考一下如何施政才是對國家真正有利。(圖/記者林敬旻攝)

●侯立藩/時事評論員,美國紐約大學法學碩士

民進黨為慶祝33週年黨慶,除在圓山飯店召開全代會以外,928當天還要在黨部前的北平東路封街慶祝。然而,民進黨自2016年上台以後,不思考如何治國及促進經濟發展,卻頻頻發動對在野的國民黨的政治鬥爭,進行抄家滅族,嚴重破壞權力分立。在台大校長的任命上,以政治凌駕專業,寧可折損三位教育部長也不讓合法選出的管中閔上任,讓台大超過500天沒有人當家。

在內政上則是以選舉為主要考量,而非從專業出發,執政初期推出的前瞻計畫跟近來即將拍板的高鐵南延都讓人有債留子孫的疑慮。在兩岸關係及外交上,蔡英文及民進黨則一籌莫展,過去總是譏笑馬政府是向中共投降,結果自己執政後則完全被鎖在國際社會的大門外。面對如此混亂的執政,民進黨不謙卑反省,反而要封街慶祝,實在讓人覺得十分傻眼。

民進黨上台以後,最應該做的應是儘速通過反服貿運動時就說好要審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結果民進黨該做的不做,反而是挾著國會多數快速通過「不當黨產條例」及「促轉條例」。這兩個條例的共同特色是立法權、行政權明顯凌駕於司法權之上,例如「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成立以後即可不經法院審理而片面凍結中央投資公司、欣裕台公司、救國團、救總在內的九大組織,一共超過830億元,這對人民的財產權而言是何等嚴重的侵犯,況且有些組織早已轉型為公益團體,跟國民黨八竿子打不著,現在只因民進黨清算,財源即莫名遭斷絕,這對社會教育與救助而言又是何等嚴重的損失。

▲今年3月,黨產會將行政處分公文書送達到婦聯會,婦聯會召開記者會表示將抗爭到底。(圖/婦聯會提供)

至於促轉會的運作則是以行政權侵蝕司法權,嚴重違反權力分立的原則。「權力分立」及「司法獨立」是法治國原則的核心,即使戒嚴時期國家處於非常狀態,不當判決的案件要更正或撤銷也應由司法院成立專門的法庭來處理,而非以促轉會這一行政機構的有限人力對所有威權時期被審判的對象一律撤銷判決來個大放送。況且根據大陸環球時報報導,中共於1949年派出1500多人滲透台灣核心部門,最後被我政府查出及破獲組織,受軍事法庭審判處決者達1100多人,這些人的名字如今大多刻在北京西山的無名英雄廣場。試問這些人當年若讓他們趴趴走,今天中華民國政府能不能存在恐怕都是未知數。

此外,民進黨對台大校長由具藍營色彩的管中閔出線頗不能接受,想了各種方法就是不願讓管中閔上任,甚至為了避免管中閔尋司法途徑提出救濟,教育部居然大言不慚的說不准管中閔上任只是內部指示而非行政處分,結果慘遭法院打臉。

本來大學依規定選出校長報教育部,教育部理當核准,而不再有實質審查權,結果教育部為了管中閔案破天荒開了跨部會會議想盡辦法就是要阻止管中閔上任,導致台大超過500天沒校長,若非民進黨去年1124大敗,這齣鬧劇還不知道要演多久。只是民進黨勉強讓管中閔上台,卻還是不願放過他,硬是要由公懲會出招對他替壹週刊寫文章一事大作文章,如此政治考量的判決甚難服人。依此標準,全台所有替報社寫文章或上電視分析專業議題的教授豈不都要受公懲會懲處?

▲只是民進黨勉強讓管中閔上台,卻還是不願放過他,硬是要由公懲會出招對他替壹週刊寫文章一事大作文章,如此政治考量的判決甚難服人。(圖/記者李毓康攝)

在經濟建設方面,民進黨政府在2017年提出「前瞻計畫」,號稱是為國家未來30年的發展打下基礎,但其目標太過籠統,欠缺針對性,各地方政府大小公共建設全部往中央呈報,希望獲得中央的撥款,該計畫因而也被譏為綁樁計畫,好像變成中央到地方到處撒錢搏取民眾支持一般。雖然蔡政府自稱該計畫「嚴守財政紀律」,但另一方面又規避預算法,以特別預算舉債八千多億元,這項債務要花多久還清不知政府有無經過負責任的精算。

事實上這種大撒幣的政策不只前瞻一項,高鐵南延即是另一個著名的例子。這項政策其實已討論超過十年,過去之所以一直沒有實施最主要的考量就是成本難以回收,為了省個10-15分鐘的車程要多花600-1500億,這怎麼看都覺得離譜,但現在此案突然起死回生,行政院決定強勢拍板,很難讓人不把此政策與明年的總統立委選舉聯想在一起。

在兩岸關係及外交上,民進黨政府可以說是一籌莫展,失分連連。過去馬英九執政時期,應兩岸關係的改善,使得我國的國際空間明顯增加,不但邦交國數目得以維持,還得以有意義的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及國際民航組織,並且與日本洽簽台日漁業協定。

▲索羅門群島斷交後,總統蔡英文召開說明記者會。(圖/記者季相儒攝)

當時馬政府因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參與國際活動而遭在野的民進黨砲轟為喪權辱國,結果民進黨的蔡英文上台後因兩岸關係搞不定,無論以什麼名義都無法參與任何具規模的國際組織與會議,並且在短短的三年半內連丟七個邦交國。蔡英文及民進黨對此不認真反省,凡事只推給對岸,並以大聲向對岸嗆聲為榮。一般民眾因中共打壓而罵幾聲也罷,身為政府首腦,行為跟一般鄉民無異,實在讓人很難想像若再讓蔡英文執政四年,中華民國的外交處境會惡化到什麼地步。

總而言之,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最大的問題就是凡事以政治凌駕專業,做事都是以意識形態來做考量,以討好民眾或滿足其基本支持者為主,規劃政策很少從國家的全面發展進行考量。過去國民黨在一黨執政時期有其特殊的時空背景,面臨中共的強力挑戰,民進黨政府一再以現今的民主自由標準來對過去的政府進行沒完沒了的清算根本是如同把一個傷口越挖越深,對族群和解及國家的進步毫無幫助。

 

▲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應搞清楚兩岸關係是外交的基礎,沒有好的兩岸關係就沒有中華民國的國際空間。(圖/記者林敬旻攝)

此外,台大校長若是按程序正常選出,民進黨政府即使對此人選再不滿意也應當尊重,而公然的動用整個國家機器去打壓一位校長當選人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再者,就是在國家建設上政府應考量現有的預算及未來回收的可能性進行投資,不應為了討好當地民眾或創造政績而盲目建設。

在對外關係上,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應搞清楚兩岸關係是外交的基礎,沒有好的兩岸關係就沒有中華民國的國際空間,兩岸關係處理不好而一味的責怪對岸對台灣的國際處境毫無幫助。筆者認為民進黨執政缺失太多,實在不宜封街慶祝,但既然打算如此,也應好好思考一下如何施政才是對國家真正有利。

►你想要什麼樣的老後生活?


►請韓陣營别再消費「朱立倫」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