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崑玉/禁蒙面無關合理:香港「民無信不立」的現代啟示錄

雲論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吳崑玉/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曾任職公關公司、雜誌副總編,危機管理顧問,現職專欄作者。

港府林鄭一宣佈集會遊行「禁蒙面」,香港馬上徹夜大亂一波。港人臉書有的大罵「提油救火」,有的想加入穆斯林,有的化濃妝,有的乾脆把頭髮綁到前面,只露出兩個眼睛,稱為香港最夯髮型。

台灣也出現兩派激辯,挺港人的大罵禁蒙面,較中立的指出我們的集遊法也禁蒙面,世界多國也是如此,雙方吵到火氣都出來了,其實都只在驗證休姆的那句名言:「理性只是情感的奴隸。」因為香港走到今天這一步,根本不是源自於法令爭論,而是對政府與中共的徹底「不信任」。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120萬人上街,堅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要求雙普選。但最後依然被警方以催淚彈與棍棒強勢驅離,警黑合作傳聞不斷,警隊形象跌至谷底。佔中後,中國與港府沒有絲毫讓步,依然照「831框架」維持中央允許的自治範圍,並將「佔中九子」入獄。接著收緊香港言論自由空間,銅鑼灣書店五人被抓去內地審訊,更加深了港人心中恐懼。

五年後,雨傘革命的失敗經驗,與近年中共加深控制香港力度所造就的「恐懼」,形成了這次運動的「溫床」,根本與什麼高房價無關。香港人到內地工作所經驗到的不愉快,對中共司法體制的不信任,又將這桶汽油加溫到臨界點。中國司法「說你有罪就有罪,想抓你就抓你」的國家恐怖主義,原本過不了深圳河,但「反送中」卻打破了這種卑微的安全感。

於是,「反送中」就像一根丟在高熱汽油桶旁邊的煙頭,瞬間點燃了怒火,這根煙頭還是林鄭自己丟的。而雨傘革命的抗爭經驗也在此次抗爭中一一修正。「和理非」被證明無用,所以就放任「勇武派」打起都市游擊戰,和理非與勇武派不割席,不互批,用「Be Water」串起來,變成「兩條腿走路」。運用連登平台討論決策,網路工具調度人力與物資,「無大台」模式讓港府既找不到人談判,又抓不到領導者。人人蒙面上街,無法識別,產生「匿名效果」;集體行動、「責任分散」,讓政府權威失去著力點。警隊除了打還是只能打,放催淚瓦斯像在放多管火箭,還是無法制止群眾行動,因而連原本只求安定的人都產生「政府無能」的感覺。中共中央雖然調集武警放話鎮壓,但抗爭方則以「攬炒」(同歸於盡)回應,雙方不斷升高對立態勢,已無對話空間。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5日零時零分生效,引發大批市民不滿。(圖/路透)

所以,當「禁蒙面」法條一出,其合理與否根本不重要了,這是在一個極度不信任狀態下丟出來的另一顆汽油彈,表達了港府與警隊的態度就是「絕不讓步」、「更有效的秋後算帳」。抗爭民眾的心態則是:就因為這是林鄭和警隊所要的,所以我們堅持不要。如何有效拒絕?只有升高抗爭。

這就像慣性家暴男威脅說:「小心我揍妳。」受夠的老媽則回:「你打啊!有種你就打死我啊!」然後拿起剪刀亂揮,開始丟東西,砸盤子,「妳把剪刀放下!」「我絕不放下,我受夠了這種折磨,我要跟你離婚,現在就離!」…一樣的家庭倫理大悲劇情節,辯論誰是誰非已毫無意義,因為雙方情緒都已經上來了,理性辯證只是情緒的包裝紙而已。

▲港人4日下午遊行抗議《禁止蒙面規例》。(圖/路透社)

當人與人之間沒有了信任,就沒有了對話承諾的可能;當政府與人民之間失去了信任,就沒有了政治協商進退的空間。「沒有公信力,就沒有公權力」,「民無信不立」這些老話,曾被許多只相信金錢與棍棒的政治圈內人唾棄,如今在香港經驗中,血淋淋的體現其不變的價值。

「你可以永遠的欺騙一個人,甚至短時間欺騙所有人,但你無法永遠的欺騙所有人。」在政治圈,騙子很容易成功,但一定會付出代價,而且常常是加倍奉還。只是你不知道會在哪裡出現破口?不知道什麼時間報應來到?

時至今日,除非林鄭下台,警隊重組,第三方出面調解,香港問題已無解方。但「臨時政府宣言」已碰到中共底線,沒有絲毫信任感的雙方,都走上了火車對撞的軌道。八九民運,重傷中國國際形象,如今若再血洗香港,也將兩敗俱傷。身在台灣,也只能遙祝香港別出大事,只能從中吸取教訓與啟示,讓我們自己做得更好。

不論你挺那一方,請永遠記得:「信任,無可取代!」再多的計謀、棍棒、與金錢,都抵不過一言九鼎的信任力量。

熱門推薦》

►民主協商?習近平的對臺策略

►美國移民局支持台獨?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