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文榮/史上最長的國慶煙火秀,照亮了誰?

●鍾文榮/科普經濟學作家及資深產業分析師。經常四處臥底探究百姓生活,把枯燥的經濟分析轉成民眾能懂的文章。

今年號稱史上時間最長的國慶煙火秀,在屏東舉行,煙火施放時間長達42分鐘,各界褒貶不一,然從經濟效益來看,這場煙火秀,若不會計算經濟效益,的確秀過了頭!

國慶煙火秀過了頭

為何國慶煙火秀過了頭?最大的問題來自於「時間」兩個字,長達42分鐘的國慶煙火,民眾對這幾年長時間的國慶煙火施放秀而言,早已失去了新鮮感。煙火秀對於觀眾而言,在意的是每場秀之間得到的效益,而這個效益很容易就出現邊際效用(Marginal Utility)遞減,意思是,隨著時間過去,即使在不失誤的情況下,觀賞煙火的邊際效用,一開始會逐漸變高,隨後,就會愈來愈低,「時間」,就是邊際效用的殺手!

國慶煙火與吃Buffet

看國慶煙火,就像是吃西式自助餐(Buffet)一樣,都是吃到飽,但這兩者是有差異的。西式自助餐的費用一開始就已經發生,視為「沉沒成本」(Sunk Cost)。所以消費者在餐餐之間根本沒有邊際成本的限制,可以說每次點餐的邊際效用都是淨效用。理性來說,消費者會選擇吃到飽為止,一直吃到邊際效用剛剛好為零才停止用餐,這時候,他的總效用(Total Utility)剛好是極大值。

國慶煙火是免費的,花了很多時間去參觀煙火,到了現場時,計算所花掉的成本也是沉沒成本。但和吃西式自助餐不一樣的是參觀者自會考量散場後的交通成本,而這個交通成本是個浮動的變數,時間就是成本的自變數(Independent Variable)。為什麼時間是自變數呢?簡單來說,在都會區舉辦的煙火秀,散場後,觀眾的移動路線基本上是放射狀的,疏散的時間不長,成本也不會變高。

灰姑娘的南瓜馬車難堪的「峰終定律」

然而,非都會區的煙火秀,地點都有袋狀的限制,觀眾到場的時間是分散的,交通不會出現瓶頸問題,但活動結束後可不一樣,觀眾會在同一時間解散。就像灰姑娘的童話故事一樣,半夜12點一到,豪華馬車馬上變回原形的南瓜馬車。

非都會區的煙火秀,對參觀者而言,散場時間的選擇就是個考驗,選擇的好,他搭的是南瓜馬車揚長而去,選得不好,馬車馬上變成老鼠與南瓜,這是一種零與一的選擇。

袋狀活動區域的限制,交通與疏散的瓶頸問題就會發生在散場時。理性來說,參觀者自會考量與計算何時該提早離場,以避免自己陷入疏散的人潮泥沼。即使活動辦得很精彩,依照行為經濟學的「峰終定律」(Peak- End Rule),參觀者體驗的記憶由兩個因素決定,高峰時與結束時的感覺,我們對一項事物的體驗之後,所能記住的就只是在高峰與終了的體驗,而在過程中好與不好體驗的比重、好與不好體驗的時間長短,對記憶差不多沒有影響。有了「峰終定律」的限制,要是散場時遇見擁擠不堪的人潮,他的煙火觀賞經驗就會出現負值,即使這場煙火多麼精彩,他的記憶中就是一場不愉快的經驗。

最長的煙火秀照亮了誰?

於是乎,一個理性的參觀者自然而然會去計算,在「邊際效用遞減」、「交通成本」與「峰終定律」的交互作用之下,何時才會是提早離場的時間。因此,最長的國慶煙火,到最後,照亮的只是最不理性的參觀者,以及不會計算經濟效益的政府部會而已。

砸了大筆預算放煙火,到頭來一個罵字,不僅不會計算機會成本,最糟的是,一不小心,還成了絕低效益的沉沒成本煙火秀啊!

熱門推薦》

►大媽經濟?上海 Costco 被瘋搶美國豬肉?

►用免洗咖啡杯要課「拿鐵稅」,有助環保嗎?

►看更多【鍾文榮】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鍾文榮專欄 鍾文榮

科普經濟學作家及資深產業分析師。經常四處臥底探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