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的感情學分班】那些被憂鬱吞噬的「年輕雪莉」們

●H/一名愛情小說家,兩性作家,演說家,品牌創辦人,編劇,導演,詞曲創作人。經營「作家H」粉絲專頁。

f(X)出身的韓國藝人雪莉,14日遭韓媒報導自殺身亡的消息。根據韓國媒體報導「在當天下午三點二十分接到了死亡報告」「到達現場時已經身亡」。雪莉被經紀人發現在城南壽井區的家中自縊身亡,經韓國警方調查過後,發現並無他殺的跡象,初步推斷,是因為憂鬱症纏身而一時產生的輕生念頭。

在韓國自殺的藝人消息,不管是當紅偶像或是長年耕耘的演員,都已經不在少數,就連台灣也有因為網路霸凌而選擇走上絕路的年輕藝人。這種因為網路上的不當言語所產生的影響,其實已經到了不得不讓社會甚至國家正視的地步。基於我個人也是長年受憂鬱症所苦,因此每每看到這類消息,總是有強烈的失落感以及心情想要與大眾分享,想用這篇文章,分享自己面對這類新聞的感觸。

我希望,大眾可以站在兩個立場來思考。

第一個是,為什麼這些人會作出這個決定。

還要有幾個鍾炫、雪莉?

討論這一個層面時,我希望大眾理解的是演藝人員,以及憂鬱症這兩點。如果無法理解這兩點,我想大家聽到這種新聞時,可能反應就僅止於「為什麼?」「有必要嗎?」「太傻了」等惋惜聲而已。

▲雪莉和鐘鉉都相繼走上絕路。(圖/翻攝自IG)

首先,演藝人員的成就感甚至說是經濟來源,就是粉絲。擁護他們的粉絲越多,他們得到的掌聲越大,能夠賺取的金錢也當然倍增。另外一方面來看,可以給予他們工作上的肯定感,也是來自粉絲。試著想像,你在職場上工作時,如果你的直屬長官,你的高階長官,你的大老闆都不給予你肯定,甚至每天批評的話,你在工作上,在職場上會有什麼感受。沒有得到肯定已經夠失落了,倘若這些會影響你升遷的人,還落井下石的批評你,給你冠上一些莫須有的罪名,你不認為身處在那職場裡面,就有如地獄一般?這就是俗稱的職場霸凌!

躲在螢幕後的劊子手

然而,一般上班族面臨的霸凌,很可能只有特定的少數幾個人,但是這些藝人要面對的,有時候可能是成千上萬,莫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酸民,講著尖酸苛薄的話語,不間斷地,無預警地在你毫無防備時,給你一刀。因為這種霸凌不但是無時無刻,還無所不在,因此一定會對他們造成重大的精神壓力。再加上,演藝人員在這種特殊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對自我形象的要求,相對來說也比一般上班族來得大太多,甚至可以說,象就是他們的KPI,一旦形象受損,如果真的是自己沒做好,那麼就自我檢討改進也就罷了,但如果面對那些抹黑的言語,不但哭訴無門,回應網民也可能落得更差的批評,惡性循環之下,精神狀態更會嚴重耗損。

▲台灣女藝人楊又穎2015年輕生,結束24歲生命。(圖/翻攝自楊又穎臉書)

近年來年輕偶像輕生的案例增多,不可諱言的,和韓國的演藝生態有關,當然與網路深入大眾生活有關。韓國演藝人員的明星路,現在都傾向於越年輕培養越有機會成功,也就是說,他們很多明星都是從小就要面對這些批評與壓力。這是極為殘酷且不人道的狀態。不只是演藝人員,那些自我選擇從事YT或是KOL的年輕創作者,同樣也會面臨一樣的狀況,在還未學習如何自我調適之前,可能就被龐大的輿論給淹沒,這也是為什麼在這個時代,心理諮商師以及相關書籍如此熱門的緣故。但反過來看,我們在面對這些事情時,不管是社會,國家,或是教育組織,是否有真正正視這個問題,並且想辦法改善呢?

這也是我接下來要聊到的第二個立場。為什麼,會有這些酸民的產生!

我記得在我們小時候,在外面的環境常常會看到某些標語「不要亂丟垃圾」「不要隨地大小便」等。會有這些字眼出現,很顯然就是有人會在沒被人發現的情況下,作出了這些行為。這些行為看似並不會嚴重影響環境,然而一旦頻率高了,人數多了,事情就糟了。

酸民的言論在我看來也是一樣的。以前大家常說的「不要在人後說別人壞話」,這是一種道德評斷,事實上也是一種體貼。但現在的酸民,雖然做到了這句話,但他們反而堂而皇之地在與你有關的網頁上留言,說著不中聽甚至不是事實的話,他們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只要是非毀謗或無觸及法律界限的言語,他們都可以無的放矢,肆無忌憚地發言。然而,這種數位生活中的公民與道德教育,卻是我認為在這個時代應該有人注意的地方,否則這種嘆息聲只會一再地出現,但事件的增加,卻不會有減緩的一天!

熱門文章》

►在韓國生存的女人、女藝人到底有多身不由己?

►借鑒韓國性拷問事件:民主之火燃於侮辱女示威者

►從「No-Bra」到「聖旻先生」:雪莉與保守的韓國社會風氣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H的感情學分班 作家H

H(本名陳鴻儀),一名愛情小說家,兩性作家,演說..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