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天美/是馬來人尊嚴大會還是「馬哈迪尊嚴大會」?

▲馬哈迪自1960年代從政以來,憂國憂馬來人的心態路人皆知,他念茲在茲的,向來皆是如何提升馬來人的地位和福祉。(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孫天美/馬來西亞拉曼大學助理教授

在10月的第一個周日,以馬來西亞歷史最悠久的馬來亞大學為首的4家國立大學,聯辦一場號稱「學術會議」的「馬來人尊嚴大會」,受邀並出席者更包括首相馬哈迪在內的朝野重量級馬來政治人物和部長,馬哈迪更在大會結束前有做了長達50分鐘的訓示。

這場「馬來人尊嚴大會」,無論從舉辦前到結束後,都引起非馬來人非議。除了學術淪為政治打手外,馬來西亞重要官職幾乎都由佔總人口數50.4%的馬來人擔任、國家資源都集中在馬來部長手裡、國家政策更也獨厚馬來人,馬來人還有探討他們尊嚴的必要嗎?

一如所料,這場「馬來人尊嚴大會」的發言內容,大致上也就如同過去數十年的馬來政黨集會,主張馬來西亞是馬來人的、非馬來人是外來者、政府必須停止禮遇非馬來人。不過,這次發言比往常更加偏激,甚至提出政府應廢除華文學校在內的以非馬來語為教學媒介語的學校、國家所有重要官職和州導領導都應由馬來人出任(目前的財政部長為華人)等。相關言論一經媒體報導,引起非馬來人、印度人和開明的馬來人在媒體和社交網路上的大力反駁,至今仍舊餘波盪漾。

不過坊間卻傳言,這場表面上是由4家國立大學主辦的「馬來人尊嚴大會」,真正主導的卻是馬哈迪。這說法事實上也有其合理之處,因為以整個馬來西亞政治局觀之,與其說馬來人需要捍衛他們的尊嚴,還不如說馬哈迪比馬來人更需要捍衛他的尊嚴。

馬哈迪自1960年代從政以來,憂國憂馬來人的心態路人皆知,他念茲在茲的,向來皆是如何提升馬來人的地位和福祉,也因此無論是他過去半世紀以來參與的巫統,還是現在的土著團結黨,都是一個捍衛馬來人(土著是馬來人和原住民的統稱,前者佔總人口數約50%,後者不到10%)福利、僅允許土著加入的族群性政黨。

▲從另一個角度觀之,「馬來人尊嚴大會」基本上是一個讓心態上相對「弱勢」的馬來人大發牢騷機會,一個讓馬哈迪吸引馬來人選票的提前選舉造勢重要平台。(示意圖/路透社)

相對於馬哈迪在上世紀擔任巫統主席時,曾領導過黨同志參與的5次全國大選,巫統贏得的國會議席皆在37%至50%之間,每次都是大贏家,但他領導的土團黨於2018年全國大選的首次出征,卻僅取得5.86%的國會議席。巫統和土團黨平平都以馬來人為主的土著選民為訴求對象,但土團黨差強人意的成績,代表的是馬哈迪在馬來人間的影響力和受歡迎程度嚴重式微,這叫個性好強、一生都為馬來人盡心盡力付出的馬哈迪情何以堪?

土團黨所得的國會議席,在執政的希盟政府的4個盟黨中排行第三,前面兩名是非族群性政黨:前首相安華的馬來人黨員居多的公正黨(所得議席為21.17%),另一個則是華人居多的行動黨(所得議席為18.92%)。雖然馬哈迪成功說服盟友讓他擔任首相,但土團黨的國會議席數太少,始終讓馬哈迪做決策時受到公正黨和行動黨的掣肘,難以讓馬哈迪貫徹他所有幫助馬來人的意志。

「馬來人尊嚴大會」的舉辦,讓馬哈迪得以把各階層的馬來人齊聚一堂,包括在野黨的馬來政黨如伊斯蘭黨和巫統在內。如此,馬哈迪才有機會與馬來人對話,讓馬來人清楚知道,如今與巫統站在對立面的他,依舊如同他擔任巫統黨主席時重視馬來人福祉,並不會因為和行動黨結盟後,就背叛馬來人。依然如同以往般,即會像父親一樣對馬來人嘮嘮叨叨,但又會同時想盡辦法制定有利馬來人的政策,幫助他們。

要知道,在馬來人心目中,國陣中的馬華公會和行動黨的訴求對象雖然皆以華人為主,但馬華公會是馬來人可以接受的政黨,行動黨卻不是。主因是過去巫統執政期間,長期妖魔化行動黨為反馬來人和反伊黨蘭教的政黨。行動黨的資深領袖林吉祥,在馬哈迪出任巫統首相的22年間,更是從不間斷的在媒體批評和攻擊馬哈迪的政策。在2018年選舉前,任誰都想像不到馬哈迪和林吉祥會結盟,並且還贏得政權成為政府。

儘管此回「馬來人尊嚴大會」的發言者言論較為偏激,但基於執政的選票考量、國際觀感、中國崛起需要知華人士、部份訴求違憲等,就如同馬哈迪會後接受媒體訪問時說,馬來西亞政府經常接到各種各樣訴求,不代表政府全部都會接納。因此從另一個角度觀之,「馬來人尊嚴大會」基本上是一個讓心態上相對「弱勢」的馬來人大發牢騷機會,一個讓馬哈迪吸引馬來人選票的提前選舉造勢重要平台

熱門點閱》

►馬來西亞首相接棒的「變數」

►大馬首相尊崇的印度通緝犯 竟揚言驅逐華裔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