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震生/讀完蔡總統論文後,「我真的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

▲筆者最難接受的部分,是蔡總統整本論文雖然在英文寫作的能力方面非常有水準,但卻有相當多拼錯的字。(圖/記者林敬旻攝)

●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上個月我在名人堂發表一篇《我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的文章,那是根據林環牆教授及徐永泰博士看過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所做出的報告而抒發的感想。當時蔡總統的論文還未公開,因此我僅能在論文格式上表達意見,如今可以上網「聞香」,我花了一個星期讀完整本論文後最大的感想就是:「我真的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

除了研讀美國憲法的判例而必須接觸美國大學的法律期刊外,我對國際貿易法並不熟悉,不過蔡總統的博士論文很像是我們國際政治經濟的專著。只是,與一般博士論文不太一樣的地方是,這本論文比較像一本有關傾銷及反傾銷的教科書,而不是具有原創性的論文。整本論文都在介紹相關的法規,直到最後幾頁,才將她個人的論述提出,表示其他存在的觀點皆有其不足之處。此外,通常到了博士論文的層級,至少應該對論文的主題提出一些假設,然後在論文中驗證這些假設是否成立。無論是上述哪一項選擇,通常會在論文一開始就有較為清楚的說明。最後,誠如林教授及徐博士所言,一本論文竟然沒有一篇單獨的結論,確實有些不尋常。

不過,以上這些看法仍有不同領域可能存在的盲點,同時美國和英國的訓練有所差異,也是學術界熟知的事實,因此我還是認為或許我的觀察未必客觀。在《我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一文中,我將重點放在論文的格式,儘管當時我還沒有機會閱讀這本論文。如今在看完論文後,我發現當初的批判可能還嫌保守,以下是部分格式方面的觀察。

▲蔡英文總統博士學位與畢業論文證明記者會。(圖/記者黃國霖攝)

這本論文的英文書目,顯然是後來加上去的,不僅字型不一樣,且沒有頁數。無論是期刊或書,都有部分未按照英文字母的順序排列。此外在引用期刊論文時,為何部分期刊給予全名(Cornell Law Review),部分則是用縮寫(Harvard L. R.)?同一個引述作者(蔡總統一度誤以為已經過世的恩師John J. Barcelo)的三篇不同文獻,為何沒有分別列出?蔡博士在英文書目中,僅採用作者的姓,名的部分是英文縮寫,但也有作者沒有名,或是名字被拼出而非縮寫。部分的期刊卷數在刊名前面,部分則是在其後並以Vol.的方式呈現;部分有完整頁數,部分僅列出引用的頁數,部分則完全沒有頁數。書章併入期刊文獻,或許可行,但一些期刊論文沒有出版日期則不能接受。簡言之,文獻可以用任何一個方式呈現,但基本上內部應當有一致性,而不是引用這篇論文就採出現的格式,另一篇就換另一個出現的格式。

事實上,我最難接受的部分,是整本論文雖然在英文寫作的能力方面非常有水準,但卻有相當多拼錯的字。通常博士論文有拼錯的字很平常,我指導教授就告訴我,無論再仔細也會有遺漏之處,多年後回頭來看總還是會發現一些錯誤。不過,四百頁的博士論文有二、三十個錯字,大概還可以接受,但如果一百五十個就有些超過了。它所顯示的,就是論文是在時間相當緊迫的情況下交出,才會有如此多的問題。

一些年輕人對《我對不起很多碩博士生》的反應是,嚴教授過分在乎格式,而忽略了內容。請問超過一百五十個拼錯字的博士論文,難道沒有可受公評之處嗎?如果這是蔡總統當時的態度,我當然也會懷疑她治理國家是否認真,是否在乎一些基本的規範,還是恣意而為?

熱門文章》

二次大戰時,我們幫過美國嗎?

►川普的白人世界狂想曲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聯合報名人堂》,請勿任意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