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吳伯毅的我,最後怎麼了?一位外送員背後真實的辛酸

 

●作者/Moving阿岳

我們搬家工作時在路上開車,總能在路上看到很多美食外送司機,台中最多應該是foodpanda,再來是Ubereats。
那天行駛著在路上,我哥看了下右邊停紅綠燈的Ubereats,問了我說:「弟,你工作完還有在跑Ubereats嗎?」

我搖搖頭,回答他說,當時在台北跑Ubereats的最後經驗,不是很好。

從線上申請司機註冊完成,接著開始送餐,到一個月跑了100趟送餐任務,我內心只有一個信念「我要立即增加收入,給得起我母親生活費」。

過程中,從新鮮的享受兼職工作,到最後累到懷疑人生。我成為吳先生的日子沒有很長,但這短暫有目標的日子,卻大大影響了我的生活。

▲Ubereats要能有效率的接到單,所跑的區域和時間點很重要。(圖/路透)

為什麼成為吳伯毅?

因為音譯的關係,加上大多是男性外送員,Ubereats司機,也常被網友稱作吳伯毅、吳先生。

在2019年的5月份,我做了一個人生新嘗試,就是成為美食外送員。在今年的四月份,更年期的母親熬不住校園美食街的工作,說要提離職,她一個月的生活費全壓在我身上了,而這次的狀況,我預測她並無法那麼快回到職場。在母親找到下份工作前,我每個月要再生出至少2萬左右的額外收入。

當時的我還在為我的海外飲料工作夢打拼,公司已經與日本簽約,只要熬到,基本就能前往海外。

所以我的想法是,在能保住原有工作的情況下,找一份業餘能夠「立即增加收入」的方式。

由於工作的店,早已和Ubereats及foodpanda合作,外送員來等餐時,也會小聊幾句,多少對於這個工作型態有概略的了解,也知道有不少司機是全職投入在做,幾個熟面孔也算是做得有點心得。

Ubereats是當時台北外送市佔率前兩高的美食外送平台,加上看了很多前輩的網路心得分享,Ubereats是上線兼職最彈性的,沒有業績壓力,沒有過多規定,也沒有複雜的申請流程。

反覆思考了自己手上的時間和資源,我決定申請成為Ubereats的合作司機。

▲以個人身份與Ubereats合作,收入是自己的,但是不代表是Uber的員工!所以,保險、油錢、勞健保,甚至是罰單費用等,都是自己要去承擔的風險。(圖/翻攝Uber Eats粉絲團)

成為吳伯毅的前置作業

外送基本配備採買

身為一個美食外送員,除了會用上自己的手機、機車作為生財工具之外,其他的必備像是手機架、手機防水套、雨衣雨褲,半罩式或全罩式安全帽的準備,可以讓你在外送過程中,不用手持電話、不怕雨淋、不怕眼睛風吹乾澀而較為安全的完成任務。

如果要一整天長時間的做外送,那麼充電線和行動電源,將會是另外的必須。這些採買起來,扣除手機、機車,其他上述採買加總,再外加請車行裝手機架、搭配保養和些許維修,至少得花上1000-1500元。

申請成為合作司機

這邊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並非成為Ubereats旗下的外送員,而是成為「合作司機」,這也就意味著,我們做這份工作是以個人身份與Ubereats合作,收入是自己的,但是不代表是Uber的員工!所以,保險、油錢、勞健保,甚至是罰單費用等,都是自己要去承擔的風險。

至於申請的方式很簡單,只要前往Uber的網站做申請,提供身分證、駕照、行照、良民證,基本就能夠申請通過。而良民證的部分,可以從線上先做申請,之後再到警政署領取,手續費是100元。

最後呢!便依照安排的時間,到自己兼職區域的辦公室做行前上課(我那時是在台北光復南路的Uber台北辦公室),課程會引導下載Ubereats的合作app,接著工作重點提要並學習完成後,便會於上課現場直接開通線上接單功能,從此刻起,只要點開app畫面的上線,就能夠開始接受Ubereats系統的配單。

現場在課程結束時,也會領取Ubereats的外送袋,外送袋的費用1000元,不需先繳交,而是從跑單累積的金額裡面做扣款。

完成了上述的前置作業,我便開始化身吳伯毅,在台北、新北市穿梭外送。

▲安排好自己兼職外送的時間,做有效的操作投資,也減少了出車乾等訂單的狀況。(圖/記者林敬旻攝)

吳伯毅的收穫

這份工作,真的得說,學不到什麼工作技能,就是花時間勞力當跑腿。不過一直對於餐飲業很有興趣的我來說,除了收入每個禮拜都會看到辛苦背後的進帳之外,也算是有點小收穫。

認識美食店家的厲害

這是很直接的,如果你對於開店很有興趣,這份工作絕對能幫助到你拓展很多意想不到的視野。

上線Ubereats的店家,大部分會被點來外送,不是平台上的照片和文字很美很漂亮,很會做行銷曝光和推廣,就是那些口碑傳千里的美食店家。像是大安區的陸二村家就是很有特色的店家。

當然,你會有很多的訂單會來自於那些連鎖餐飲店,像是麥當勞、迷客夏,在等餐取餐時,也可以去觀察到他們生產的動線以及配餐點餐的動線,是如何不混亂打架,在有限的時間內囊括眾多的外送單和現場單,尤其是麥當勞真的很猛。

南港軟體園區的迷客夏,平日中午一堆園區人來光顧,中間也要配外送、還要做Ubereat的單,但是我每次來都不超過5分鐘取餐,真的很屌!

學習思考效率的外送操作

Ubereats要能有效率的接到單,所跑的區域和時間點很重要。

跑了一段時間,可以去觀察哪些店家總是有很多司機在等待,也可以去觀察哪些時間點人們最常點外送,就在那個時間點到熱點徘徊等待接單。

而我有時候也不會選擇在晴天的尖峰時段去擠超級熱點區,反而會因為競爭太激烈而落空,反而會轉往第二熱點區去跑,這樣接單的頻率還跟平時接熱點的差不多呢!

經過這些觀察和調整,就能漸漸的安排好自己兼職外送的時間,做有效的操作投資,也減少了出車乾等訂單的狀況。

遇見人情味的溫暖

有時候那種暖,其實是在刻苦之下的放大感受。不論是一天已經跑了20幾趟後,領餐時店員對你說辛苦了;又或是深夜外送,爬上舊公寓四樓五樓外送,客人微笑的說謝謝;甚至是騎車在路上,右邊有一位停車的阿北,停紅綠燈時還關心你說今天跑了幾趟、還順利嗎,綠燈後一句微笑加油的鼓勵,都是跑到迷途時的溫暖。

有一次下雨外送到樓上,客人看我淋濕,還遞了毛巾給我擦臉和頭髮,果然,台灣除了美食有競爭力,人真的是,最美又暖的風景。

▲筆者有時會在台北街頭等了半小時單都沒來,有時則是無縫接單接到手軟。(示意圖/記者李毓康攝)

吳伯毅的煎熬

那一個月的生活,真的除了睡覺,就是被工作塞得滿滿的。

我首月目標,就是在扣除那些前期投入的2500元(含外送袋),希望能從Ubereats淨賺1萬元。當時為了多賺那剩下的一萬元,我則是放假時會回到家裡工作。

現在回想起來,都不知道那一個月是怎麼熬過去的。

下班後跑到半夜,休假跑一整天的悶

我當時的工作,是一家店的店經理,通常上班時間是08:00-17:00、09:30-18:30,或者晚班13:00-20:00,為了不影響上班,我都是下了班才去跑單。

一天工作超過12小時以上,下了班的跑單趟次是4-8單,從晚上七點半到午夜十二點半,收入大約有250-600。休假日跑一整天,收入落在900-1500。

我心想那種一個月靠UE送餐賺四五萬的,騎車騎到屁股應該都很扁,風吹到眼睛都很乾澀,沒戴口罩的話應該吸入不少廢氣感到不適。而且雨天跑,因為雨衣悶著的關係,身體也會感到很悶熱的黏。

無法陪伴愛人而充滿歉意 

我的女朋友是上班族,基本上我半夜外送結束,她已經睡了,我起床時她已經去上班,我們每天可能相伴或聯絡的時間,就是早班上完後的晚餐時間,一起晚餐完之後,我就又開始送餐了。

幾乎沒什麼時間能陪伴到她,但我當時的女友很獨立,很體諒我的情況,也不會責怪我。每次半夜外送,看到她傳來的睡前鼓勵訊息,總會有一股暖意湧上心頭,有她在真的很好!卻也很對不起她,總是讓她自己一個人。

失去耐性,懷疑人生

雖然已經決定要做外送司機賺錢,但是有很多時候還是會覺得很煩躁又鬱悶。有時會在台北街頭等了半小時單都沒來,有時則是無縫接單接到手軟,有時候會在松山信義大安鬧區或是南港汐止內湖跑一下午,有時又會需要從市中心往內湖南港送去。

過程的溫暖,就是來自於客人領餐時說的謝謝,還有店家給餐時說的辛苦了或加油。

我記得最慘是有一次,那天在公司上班遇到了令人沮喪的事,想說下了班跑外送兜風,應該心情能好些。但我發現內心的煩躁越演越烈,記得那天在101世貿旁的大樓,送完一家律師事務所的餐點,來到樓下時,又收到女友傳來的一些我沒做好她交代的事而抱怨的訊息。

我心想:我愛我的女友、我愛我的母親、我愛我的飲料夢,為什麼老天爺要安排這樣的事情出現在我人生?為什麼我在公司和生活連一些小事都做不好?為什麼我的家人要這麼脆弱?為什麼我成為了一個被自己愛人討厭的人?

那天我跑到最後連我自己似乎都有點瞧不起自己,堂堂一個名校畢業的學生,有必要為了夢想,被生命的挑戰碾壓成這副德性嗎?我如果當時選擇科技業的工作,是不是就不會有今天的狼狽?

我騎著車,越騎越哽咽,也不自覺流淚。我傳了對自己不滿的訊息給我女友,說我是個廢物,一點小事都做不好的廢物,女友擔心,說我太累了需要休息,我當下抱頭痛哭,我覺得廢物的自己對不起任何人,我心裡頭問了無數次的為什麼,當下卻一直得不到解答。

那時候的抑鬱,不知道該怎麼宣洩,我根本也沒時間去好好靜下來,睜開眼就是工作,閉上眼就是睡覺。雖然最後達成了目標,但我覺得跟女友心的距離好像越來越遠。這樣的我,還值得被愛嗎?

 

▲祝福成為外送員的人們,能夠平平安安得完成每趟任務。(圖/翻攝爆廢公社二館) 

成為吳伯毅的我,最後怎麼了?

在跑完五月結束後,我下個月初,順利匯了款給我母親。但是六月份我也得準備公司在台灣的加盟展,那個月我就很少出車跑單了。但是我的壓力還是在,最後我選擇把原本的一張儲蓄險保單解約,把解約金拿給母親貼補家用。

母親生活費的壓力,依然在我心頭上壓著,我找不到合適的出口,也沒有安排適度的運動、休閒,最後也沒熬到海外的工作機會,因為自己的狀況不好,也一直很對不起對我通融讓我去兼職的公司夥伴,最後我的生活重心很搖擺,情緒和行為還一直影響著我和女友的關係,我沒有任何棄保的念頭,但最後卻逐一的失去。

那兩個月好煎熬,特別是母親打電話來的時候,我總是會意識到我討厭的那個自己,會抱怨著她,為什麼她要這麼矛盾?總是叫我不要太累,但我是為了誰才這樣的?

這樣的內心衝突,讓我開始混亂著,開始更不認同自己,多少的身不由己?多少的無奈以對?我覺得我的心都快生病了。

七月份,我最後放棄了夢想,回到了台中。我的母親身體依舊不好,無法再找到合適的工作。我依然將我薪水一半以上,匯給她做生活費。但我知道,接下來的日子,穩定做好份內能做到的就好。其他時間,就好好用舒服的方式充實自己。

▲別忘了,在每天辛苦的背後,不管客人給了自己幾顆星評,一定要給努力的自己五顆星。(圖/CFP)

如果重來,想告訴要兼職成為吳伯毅的自己

1. 有目標很好,但是要知道自己的停損點

這個停損點,會是工作上的表現狀況下滑時,該停。
會是自己心情不由自主的沮喪時,該停。
會是開始無法正面的看待挑戰時,該停。

不要等到失去了健康、失去了摯愛,才醒過來。沒有停損點,那就會不斷的在消耗和犧牲自己的生命能量。

2. 把時間軸拉長,不要勉強自己和討厭自己

凡事量力而為,立好停損點後,一定還有其他更適合當下的解法。

《俗女養成記》的最後說:「一輩子的時間很長,長到我們可以跌倒了再站起來,做夢再醒過來;一輩子的時間也很短,短到我們沒有時間再去討厭自己、再去勉強自己。

不勉強自己,是該睡了就要睡,累了就該先停下來、靜下來休息。
不勉強自己,是別不甘不願的犧牲,在自己能力資源的範圍內,做自己能做的就好。
不討厭自己,是接受自己的選擇,接受自己現在的樣貌,然後為自己的意志力肯定。
不討厭自己,是因爲職業無貴賤,不要被世俗眼光影響,然後為自己的目標打拼。

3. 不管怎樣,珍惜摯愛

這是我最痛最痛的,我在消耗摯愛的愛。因為自己不會照顧自己,因為自己不懂得在壓力大的生活下調適自己,因為自己經驗和能力不足,而無法分析安排好自己生命中重要事件的優先排序。不只這樣,我還迷失了自己,找不到自信,覺得看不起自己。

如果再回到過去,我希望在自己還沒有自動化的悲觀濾鏡前,告訴自己:「我愛你!你很棒!你很孝順!要懂得照顧自己,生命自會找到出路的。」

悲劇或喜劇?只要活著就不要悲

這次雙十連假,看新聞有20歲的年輕外送員在送餐時車禍身亡,聽來更加心碎,台灣路上的交通真的複雜,騎車穿梭在車陣中,加上導航還會指引單向道的逆向,或不小心穿越雙黃線,真的很危險。

外送騎士真的要注意,不要急,要看好路況,慢慢來比較快,欲速則不達。不要自己送了餐去別人家,自己卻回不了家。


想想我那煎熬的一個多月,看來悲劇,但最後能平平安安,便值得慶幸。

那有因為Ubereats而振奮起來的人生嗎?有的!

在台中的路上,也常看到情侶一起跑Ubereats,相互陪伴,讓這份工作更加凝聚彼此的心。

前兩天,還在靠北交大看到了一篇關於竹科主管被解僱而意志消沉,接著跑Ubereats找到了自己人生價值、找回來存在的意義和自信,最後喚回老婆的感人故事,看了又替此人感到慶幸。

是加持還是枷鎖?給吳伯毅的祝福

如果你是學生,想用課餘時間,體驗工作的辛苦,鍛鍊自己的心志,那麼美食外送平台的工作,我認為挺適合。但別忘了先修習好自己的校內外經驗,再來做這份工作,因為這份工作沒什麼技能可學。

如果是剛出社會的工作人,想用業餘時間,增加自己的收入,務必先確立好自己生活的優先順序,Ubereats的時間也要做安排,不要過度影響原本的生活或工作表現,而失去原有的健康或幸福。

如果是年長的中年人,在家裡沒有事,想體驗不同人生,想跑Ubereats也行,但這緊湊的接單和外送節奏,是有挑戰性的,需要三思,如果租得起車的話,跑Uber載客會更適合。

吳先生的故事,因人而異,這個人生角色,可能是個危機也可以是個轉機。 如果安排得當,心態正確,對自己扮演這個角色定位正確,那麼它帶來的收入和歷練,對人生來說是種加持。

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刀能救人也能殺人,如果安排不妥,那他帶來的辛酸,以及無限的外送迴圈,便可能成為了人生發展的枷鎖。

而我希望,這次的文章分享,能給自己人生遺憾留下足跡和警惕。 也祝福,成為外送員的人們,能夠平平安安得完成每趟任務。

而成為吳柏毅的你,別忘了,在每天辛苦的背後,不管客人給了自己幾顆星評,一定要給努力的自己五顆星。

職業無貴賤,不要看不起做這件事情的自己,也別管他人會說什麼,知道自己的目標,牢記摯愛優先,設好停損點,接著好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吧!

熱門點閱》

►「餐飲外送平台」應有具體管理機制

►勞動孤兒的悲歡 被剝削的外送員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方格子「生活岳事」。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