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雷/《雙子殺手》人生真有重來一次的機會?

●郭振賦/諮商心理師

在《少年Pi的奇幻漂流》裡,李安導演將主角少年Pi那受到獸性趨使的本我化身為一頭飢不擇食的Richard Parker。在超我與本我的協力合作之下,自我方得以從海難中獨自生存下來。

筆者這樣的假設,是根據佛洛伊德的心理動力論。當然,此假設不以代表李安導演的用意。看完少年Pi,被我深刻地鑿進認知的是:多少如人飲水、難以被理解的經驗與黑歷史,能夠原汁原味、一刀未剪地與他人分享?無怪乎,一個遇上海難的少年,為了生存而吃掉身邊所有食物的悲慘故事被昇華成了一幕幕充滿奇幻美景的浪漫畫面。

2019年,我想李安導演在《雙子殺手》裡也試著想告訴我們一些事,巧妙地安排在電影裡的脈絡中。

▲筆者認為李安導演在《雙子殺手》裡也試著想告訴我們一些事,巧妙地安排在電影裡的脈絡中。(圖/UIP提供)

沒照顧好自己人生的痛苦,無藥可救

照料人生,跟照顧身體一樣,都是一輩子的事情。差別在於,身體沒照顧好,可以服藥來緩解不適,通常會感受到症狀有所減輕;但,沒照料好自己的人生,那錐心的懊悔與痛苦,總在夜深人靜時,而且在那當下無藥可救。

無論我們再怎樣想方設法地想告訴別人一些肺腑之言,不管對方是自己的孩子、晚輩、學弟妹,甚至是學生,身為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沒有人能夠無視另一個人的意願來驅使對方行動,就連未來的自己也辦不到。能夠決定我們方向的人,只有此刻的自己。

如果是別人硬拉著我們行動,明知道有氧運動對你的身體有益,只要是別人拉著我們去,也許跑個3000公尺就感到無比疲倦。但若是我們自己決心要上路,哪怕是馬拉松40公里,那股發自內心深處的動力,都無人能擋。

18歲剛高中畢業的我,若看到十幾年後的我,待在現在這個位置,會否嗤之以鼻?我不知道,也許有生之年都不會有機會知道。如同Junior在影片中對著Henry所說:「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不希望我走那些你繞過的路;但那路上的風景,我想要親身經歷。」

於是Junior扣下了板機。

▲倘若李安導演因現實壓力與挫折而放棄了他的興趣,對全世界的影迷而言是多麼難以想像的損失!(圖/記者林敬旻攝)

做喜歡的事還是擅長的事?

《雙子殺手》主角Henry是一位被軍中長官及國安局上司認證身手舉世無雙的特務。他最擅長的事就是狙殺上司所點名的危險恐怖份子;從事奪取人命的工作多年後,他內心開始出現一些變化:他發現自己只有在全神專注於任務的當下,腦中無法去感受情緒、去懷疑自己所作所為是否正確之時,他才能擁有片刻的寧靜。他擅長殺人,但那是任務與職責,他確知自己不熱衷於取人性命,於是他提出退役申請。

演講時我常被台下的學生們問:「把興趣拿來當飯吃,被工作壓力摧殘,不就變得無趣了?」我則用另一個問題回答:「一週至少要工作40個小時。你們要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還是沒興趣的?」做喜歡的事,一開始通常出自於樂趣,但久而久之,當樂趣不再那樣地鼓舞人心,就必須透過能力的增長獲得成就感,來取代好奇感跟新鮮感,做為繼續下去的動力。

想像一下,跟你有相同興趣的許多人跟你一起前行,路途上遇到了大大小小許多瓶頸。每當你突破一個瓶頸,在你的興趣領域中,能與你併肩而行的人就會越少;若能堅定信心地持續努力下去,也許有天你就能站上某座金字塔的頂端。

倘若李安導演在1984年到1990年失業期間,因現實壓力與挫折而放棄了他的興趣,對全世界的影迷而言是多麼難以想像的損失!

▲《雙子殺手》劇照。(圖/UIP提供)

別期許自己的孩子去做我們沒做到的事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已是古話,現今家長多能接受孩子除了學業成績外,花些時間培養興趣跟專長。可惜的是,家長們似乎還是用自己認同的好興趣來期許自己的孩子。大家都認識兩位舉世無雙的麥可。試想,如果麥可喬丹被要求每天練習月球漫步,而麥可傑克森被期許在籃球場上使出空中漫步,那會是多麼令麥可們感到挫折的狀況(真的會黑人問號)。

Clay對Junior說:「我讓你擁有他的所有優點,而且沒讓你吃他所嘗過的任何苦頭,你應該感激我!」他也對亨利說了:「我知道你的弱點,你有良知發現的缺陷,所以我製造出了一個完美版本的你!」而亨利回應:「這世上沒有完美版本的他、沒有完美版本的我、也沒有完美版本的你,沒有任何人是完美的!」

Clay失望地對著Junior 說:「早知道你同樣軟弱,我就應該複製我自己!」早知道,其實他早已預料到,才會另有備案(盡量不劇透,大家進場看)。只是他心懷恐懼:「如果我已經把最好的都給他了,那人卻依舊失敗,那就是他自己的問題」。就像一些長輩悉心培養了許久,晚輩的成就卻不如人意時,常忍不住脫口而出的話。我猜想,Clay之所以明知Henry和Junior都可能有良心發現的缺陷,仍不直接複製他自己,也許就是下意識為自己計畫失敗的可能性預留一條後路。

若他複製的是自己,卻依然失敗,他便怪不了別人。

已身為人父母的讀者朋友們,我們就讓孩子有選擇自己人生道路的權利吧!依邏輯來推論,若孩子們乖乖我們預先為他們鋪好的軌道前進,他們的足跡很難踏上我們未曾到過的地方,我們老早就不生活在非洲大陸了。繼續要求孩子們去追求的名校、熱門科系,是否真能讓他們在未來打造出擁有超越我們現有生活環境的新景象?這值得我們三思。

在李安導演的巧妙安排下,電影中的Junior在Henry面前開槍了,只是槍口並非對著51歲Henry,而是對著廣闊的天空。往後,只屬於他自己一個人的旅程,鳴槍起跑。

熱門文章》

►《雙子殺手》克隆人算父子?還是兄弟? ──李安的難題與回答

►看透世界的人們 《輔佐官》揭露議員的權鬥內幕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