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和弦呼麻】誰讓大麻冠上「十惡不赦」的罪名?

●作者/留美藥師 Lizzie Lin 帶您探索大麻的奧秘

好多人問「林藥師,你說現在愈來愈多證據證明大麻有很多醫療好處, 也證明大麻比酒精和鴉片類止痛藥還安全, 那到底為什麼會非法?」

這是個非常好也很複雜的問題。隨著各個國家開始解禁,很多政治人物和民眾們也開始更客觀的思考這個問題,到底大麻的歷史是如何演變的而讓大麻被美國聯邦政府歸類成一級管制藥品,也被所有亞洲國家當成毒品?

其實大麻被當成藥品使用已經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了,幾乎各個國家的古老草藥籍冊都可以找到以前大麻如何做成大麻油而治病的資料。而大麻真正被當成毒品是只有在過去的80年而已。這個歷史和美國種族主義有關,且要從1920年墨西哥革命(Mexican Revolution)結束那時開始說起。那時有一堆墨西哥人移民到美國的德州和路易斯安那州,他們不僅帶進了新的文化,新的語言,還有新的習俗進入美國,而其中新的習俗就是用大麻當作藥品和放鬆的鬆弛劑。

▲大麻。(圖/路透)

墨西哥移民者把這個植物稱作大麻(marijuana 音譯:瑪麗花那)。雖然當時美國醫療界也是一直有用大麻植物做成的口服劑來治病,但是他們是用cannabis這個植物分類的學名來稱呼大麻,而marijuana對美國人來說是個外來字。當時因為媒體利用美國人民對墨西哥移民的恐懼和種族歧視,於是開始大肆散播謠言告訴大家這些拉丁裔和非裔因為使用marijuana而變得有破壞性。這些沒有安全感且帶有種族歧視的美國人開始害怕marijuana,卻不知道他們長期使用的cannabis口服劑就是他們長期使用的一種草藥之一。

美國以前有嚴重種族歧視我們都知道,可是到底關大麻什麼事?為什麼要污名化這個我們有三千多年歷史的草藥?到底是誰開始散播這個謠言而把移民、犯罪、貧窮及吸食休閒大麻劃上等號?

失敗的「禁酒令」

1929年,有一個男人名叫安斯林格(Harry Anslinger),他是美國進入華盛頓府的首位禁毒官員。當時安斯林格的首要工作是加強禁酒令的執行,禁酒令的目的是維持社會安全。可是當時已經有將近十年的禁酒令不僅沒有讓社會更安全,反正讓黑市的酒更加橫行無阻。當時的酒全部都是黑道在賣,沒有管制的酒變得更危險,人民沒有酒喝也開始使用更多的古柯鹼和鴉片,政府沒有酒的稅收可收反而花更多的稅來管制酒精,整個禁酒令只可以用大失敗來形容。於是1930年政府決定停止禁酒令。

在這之前,安斯林格對大麻的態度是中立的,但是禁酒令廢止後他態度大轉變。才剛上任不到一年禁酒令就廢了,安斯林格發現他身為這麼大一個部門的領導卻沒事做,他慌了。

為了保住他的工作,於是想到一個辦法就是找另一個毒品讓他有事做。

安斯林格開始大力宣揚大麻與暴力、黑人、移民,爵士、搖滾、以及嬉皮士等有關聯的負面訊息。他對大眾說,如果你用大麻,你一開始會陷入一種妄想狂的感覺,接著被夢中情慾人物給吸引並且失去思想的力量,最後不可避免的變成精神錯亂。

他還說大麻把人們變成了可怕的野獸,讓白人女人輕易的褪下衣衫而變成中國人的性奴隸(完全無邏輯可言)。他也把當時一個佛羅里大男孩Victor Licata用斧頭砍死父母親的案件怪罪於大麻身上。雖然多年後很多人回去看這個男孩的精神科檔案,發現並沒有證據說明他曾經使用過大麻。

當時安斯林格為了證明他說的是對的,他還寫信給當時最頂尖的30個科學家問他們大麻是否危險,其中29個科學家回信說 No,大麻並不危險。

安斯林格接著把唯一回答Yes的那個科學家介紹給全世界,再加上斧頭案件的宣染和大眾對拉丁裔和非裔的歧視,安斯林格成功讓大麻變成禁止的藥。不僅如此,當時安斯林格聲勢愈來愈壯大後,美國還要求別的國家也要禁止。當時很多國家都覺得這個決定很好笑而不跟進,可是不跟美國配合的下場就是更多問題,最後只好大部分的國家都開始跟進。

▲目前在台灣種植大麻仍屬犯罪。(圖/記者吳奕靖攝)

當年美國醫學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強力反對大麻有害的說法,但隨着全國對大麻的態度開始轉向負面,安斯林格最終還是讓羅斯福總統簽了《大麻稅法》(Marihuana Tax Act of 1937)。當時這個法案並不是將大麻列為刑事犯罪,只是將買賣大麻和製造大麻徵收高額的稅。當然多年後,很多美國醫生也都寫信給安斯林格並提供很多醫療證據,但都被打壓和隱藏起來。

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1970年總統尼克遜大刀闊斧發起「毒品戰爭」(War on Drugs),對毒品管制採取強硬的態度,打擊毒品需求及供應鏈,同時將大麻列為一級管制藥品。就在這時候,聯合國也通過《精神藥物公約》,大麻正式被國際「打入冷宮」。

這就是大麻從有用的醫療藥品到變成毒品的由來。儘管非常多科學證據證明大麻比酒精還安全,精在美國每年害死了四萬人,大麻卻沒害死過任何人,但過去這80年來,這個世界大部分的國家卻還是因為安斯林格的法案而沒辦法使用大麻。

直到近幾年來愈來愈多人發現大麻的醫學價值,很多國家也開始慢慢鬆綁法律。美國加州1996年成為第一個實行醫用大麻合法化的州份,目前已批准大麻用作藥物的國家有阿根廷、智利、哥倫比亞、墨西哥、秘魯和波多黎各等37個國家。而烏拉圭、加拿大、南非,以及美國部分州份也將休閒用大麻全面合法化,亞洲部分國家韓國和泰國也紛紛在2019年通過醫療大麻使用,希望未來的我們也可以保持開放願意接收新資訊的態度來看待它。

熱門文章》

►一口毒 就是一輩子 他們與毒癮拔河的人生

►深陷泥淖的吸毒者,法律該如何協助?

►對抗毒品 從菲律賓和葡萄牙看天秤的兩端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 Lizzie Lin」Medium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