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君朔/歷史性的12月15日,中美貿易將全面開戰?

▲股市在聽聞協定可能無法迅速談成的可觀跌幅也很快收復,這樣就給了川普如期在12月15日加稅的底氣。(圖/路透)

●趙君朔/獨立撰稿人

12月15日是美國預定對剩餘的1500億美元中共輸美商品加徵15%關稅的日期,如果雙方沒有宣佈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或由美國宣佈延緩加徵的期限,那麽除了得到豁免的商品外,幾乎所有中共輸美商品都要成為貿易戰的受害者。這也象徵者雙方的全面開打,對世界經濟會帶來很可觀的衝擊。

這也就是為什麼上週川普在倫敦出席北約會議表示他不介意拖到明年選後再簽貿易協議時,美國股市瞬間大跌。然而也有一些樂觀的消息傳出,預示雙方距離達成共識和簽約已經非常靠近,本文會從幾個不同的角度嘗試去預測雙方是否有機會擱置分岐,在12月15日簽下貿易戰開打後20月來的第一個協定。

如果就目前出現的新情勢來看,有兩點是對達成協議有利的消息。

第一是總統的女婿、白宮高級顧問Jared Kushner已經和中共駐美大使崔天楷建立了聯絡管道並參與最後的談判。Kushner向來受川普倚重,並在去年修正《北美貿易協定》的《美墨加貿易協定》談判中發揮了臨門一腳的功能。有他直接代表川普的意志參與談判,的確有可能讓雙方從極大的分岐中找出妥協之道。

第二是中共上週也釋放了善意,豁免了對美國農產品如大豆、豬肉的關稅。此外,北韓近來又開始對美國出現強硬的言論也會為中共增加一些談判的籌碼,而利用自己對北韓的影響力試圖換取美國讓步一直是中共慣用的手法。因此北韓最近的表現很有可能在背後得到中共的鼓動。

▲川普女婿、白宮高階顧問庫許納(Jared Kushner)。(圖/路透)

除了上述幾點,中共即將於下週召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為明年的經濟成長率定調。如果貿易戰的陰影仍然懸在頭上,但官方依然堅持訂出樂觀的成長目標如6%的GDP成長率,那恐怕會引來是否又要靠大幅擴張信貸來硬拉經濟的疑慮。(事實上,人行在面對經濟一路下行,已經開始重新放水穩住關鍵的房地產部門)所以如果期望明年的經濟成長能恢復動能,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平息貿易戰。

反過來在美國這邊,在川習於大阪進行第二次峰會後一個月中共仍不屢行購買農產品的承諾、也無心重開談判下,川普在八月不但宣佈準備對剩下近三千億尚未被加稅的中共輸美商品分兩批加10%的稅(在8月23日中共宣佈對美國約750億美元的商品實行報復性關稅後,白宮隔天馬上加以反制,將稅率由原本的10%調升到15%)、還不顧原本的判定標準硬將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

川普甚至在推特上放話要考慮以《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來加速美國企業離開中國大陸。正當全世界預期美國要對中共更強力施壓換取讓步時,爆出了川普「通烏門」醜聞並引發眾議院長Pelosi決定啟動對川普的彈劾調查。在支持彈劾調查的民意逐步升高的情況下,川普只好回頭鞏固自己的政治基本盤─美國中西部農民─的支持。

在這樣的盤算底下,川普決定先不升高貿易戰,而改求和中共簽定所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要求中共購買金額高達500億美元的農產品、開放部分金融市場並加強對屬於非網路科技的傳統領域的智慧財產權保護。

▲如果貿易戰的陰影仍然懸在頭上,但中國官方依然堅持訂出樂觀的成長目標如6%的GDP成長率,那恐怕會引來是否又要靠大幅擴張信貸來硬拉經濟的疑慮。(圖/CFP)

至於棘手的強迫技術轉移、國企補貼和網路通訊領域的竊盜和智慧財產權問題,留到下一階段再談判。這樣做是希望先讓在貿易戰中受創頗深的美國農民先得到好處,免得他們受彈劾調查的氣氛影響倒戈支持民主黨並且避免美國股市、經濟因為貿易戰的對抗情勢又升高遭到進一步的打擊而毀掉川普連任的希望。

川普這樣的政治盤算有其合理性,但因為種種意料之中和之外的因素讓這個先排除了主要談判障礙的第一階段協議都拖到另一個關稅大限將至卻依然懸而未決。

首先是原本預定為簽約場合的APEC峰會因為主辦國智利發生大規模的抗議而取消。其次是中共看準了川普急著想要它承諾大量購買農產品而反過來要求美國必須撤除已經加徵的關稅讓雙方的談判再度陷入僵局。第三是香港在11月中的理工大學抗議風波中遭到的高度鎮壓讓美國國會兩院再度群情沸騰,使得在參院延宕多時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以快速通道全票通過,眾議院也馬上以幾乎全票通過參議院的版本,以最快的速度將法案送入白宮,七天後由川普簽署正式成為法律。

更讓人意外地的是,中共內部關於新疆的四百多頁官方文件外洩也促成了《維吾爾人權法案》在眾議院一樣幾乎以全票通過並在參議院的版本加上了更嚴格的附加條款。這兩個法案的通過引發了中共強烈的數波抗議和揚言反制,更讓雙方關係降到空前低點。

▲《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通過後,眾多香港民眾集會慶賀。(圖/路透)

雖然客觀情勢對談判的順利進行可以說是非常不利,但從目前各種新聞媒體所透露的消息來看,談判仍然緊鑼密鼓的在進行,而中共也釋出了善意,為何在美國接連通過「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的嚴苛法案的情況下,中共還是想和美國達成協定?

關鍵很可能在於美國剛公佈的第三季失業數字達到空前的低點並且超乎專家的預期,另外其他指標如薪資成長和消費開支也都呈現良好的增長,使得川普其中一個很大的後顧之憂─貿易戰影響經濟,大為緩解。另外股市在聽聞協定可能無法迅速談成的可觀跌幅也很快收復,這樣就給了川普如期在12月15日加稅的底氣。

反觀中共在美國一年多來三波加稅後,對美出口已經出現明顯下滑,如果15日是重要出口品的玩具、智慧型手機也都被加徵關稅,對於目前外匯緊缺、只有國企能隨時換到外匯的中共來說,短期內是雪上加霜,長期更會加速加工出口商的外移,並進一步打擊對經濟的信心和就業。因此在抬面上沒有多少籌碼的中共只能在充滿敵意的環境中堅持繼續談判。

在釐清了雙方各自面臨的客觀條件後,現在可以試著對談判可能出現的結果進行預測:如果中共能明確承諾採購美國農產品的數量和時程,並讓美國相信這次會遵守約定按時下單,配上一些開放國內金融市場、保護智慧財產權與監督協議如何有效執行的條款,美國會願意推遲原本在15日要加徵的關稅、甚至承諾視本次協議執行的狀況,未來再撤掉一些之前加徵的關稅。

▲今年初,習近平與美國貿易談判代表會面。(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雖然說這邊給出的預測是比較樂觀的,但這並不表示有了這個第一階段協議,往後的談判便會一帆風順,如果中共又出現像之前的出爾反爾,或是不願意就比較棘手的國企補貼、網路間諜活動及強迫技術轉移等議題以今年四月底談成的內容為基礎繼續談,那麽美國仍然可能繼續調高關稅的幅度來施壓。

除了以關稅為手段,美國也有可能對華為執行更嚴格的制裁(之前未能執行將華為放上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s list讓華為無法在美元體系中交易的選項又被提出來討論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或是根據《香港民主與人權法》的規定,讓國務院嚴格審視香港自治的狀況是否符合《中英聯合聲明》來考慮是否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以及根據《維吾爾人權法》廣泛制裁提供新疆監視設備的中共高科技公司和迫害人權的中共高官都是美國可以運用的政策工具。

如果用更淺顯的語言來解釋就是雖然一路升高的貿易戰有可能在12月15日或是更早得到暫時的緩解,但是:

一,這次好不容易重新恢複的談判還是有可能因為雙方對於協議具體執行機制和罰則的爭議而破局,讓加稅被迫準時發生(或是重訂一個談判截止期限,若依然談不成就加稅)。

二,即使雙方在Kushner的努力斡旋下達成共識,白紙黑字簽了協議,若是中共又提出各種藉口不執行,在美國朝野「反華」氣氛高漲、又是總統大選年的情況下,可以合理預期川普會祭出更重的制裁措施並把戰場拉到貿易之外形成全面對抗或是如著名史學家Niall Ferguson文章中所說的新冷戰,而國內經濟已經相當不好的中共是否能渡過這種內外交迫的危機,就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了。

熱門文章》

►中、美對壘下 台灣的競爭優勢?

►2020美國各黨派總統候選人的對中政策是什麼?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