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影/《精神病》金秀賢洗恐龍象徵?高文英用鞋子擋蟲暗喻?(EP4)

我們想讓你知道…對於尚泰,鋼太大概感到歉疚,內疚自己對他大吼,但時光無法倒流,所以他特別洗淨尚泰心愛的恐龍,彷彿可以稍稍洗去內疚,也算為尚泰做了一點事?

● 雪影/愛戲劇、好動漫,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蝴蝶、蟲子、恐龍、燈塔》 

很喜歡《小王子》中的一句話:

「It is only with the heart that one can see rightly.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
(我們都要用心,才能看到重要的東西。我們有沒有用心看自己,有沒有用心看別人?)

高文英沒抓住的蝴蝶 =?

假如「蝴蝶 = 蛻變」,「文英沒抓住的蝴蝶 =?」

文英終於面對爸爸,面對她其中一個傷痛,但爸爸似乎沒有完全失憶,再次想捏死她。

現場5位工作人員中,有4位看高大煥,卻沒人理會文英。因他們是醫院員工,所以只管院友?因為覺得文英正常,所以不用關心?因為她平日態度不友善,所以無視她可能也受了傷?

結果,以為垂手可得,卻原來遙不可及。當下文英的傷不但沒被治癒,還可能加深了,就像有時結了痂的傷口,不碰它還可以當沒受傷,但因為還沒完全癒合,抓破了還是會流血。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女主角高文英(徐睿知 飾)。(圖/tvN)

被鞋子堵住去路的蟲子 =?

假如「蟲子 = 文英」,「被鞋子堵住去路的蟲子 =?」

文英是一位自幼已受傷很深的人,要面對傷痛是需要鼓起很大勇氣的,偏偏這天她為鋼太抱不平時被他推開,嘗試面對爸爸時又被襲。

如果平日她的霸氣,只是為了武裝受傷的心靈,現在霸氣全失、赤著腳的她,是不是連最後的武裝也卸下?

新作被禁止出版,回到城津市來,打算把鋼太追到手,卻突然被鋼太傷入心坎而失掉方向,不知該何去何從的高文英,只好看到面前有路就先走,此路不通就走彼路,再探索直到找到該走的方向?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女主角高文英(徐睿知 飾)。 (圖/美麗佳人)

鋼太手中清洗乾淨的恐龍 =?

假如「恐龍 = 尚泰」,「鋼太手中清洗乾淨的恐龍 =?」

鋼太向尚泰大吼,尚泰不僅受驚還受傷了;可惜二人沒有對話,我原以為鋼太在食堂,會上前跟尚泰道歉或抱抱他,結果他沒有;可能擔心自己的出現會刺激他,所以先給他空間,也可能只是自己需要時間與空間,獨處沉澱一下當天的衝擊。

鋼太回家後做了很多家務,洗碗刷地晾床單,最後把尚泰掛在包包上心愛的劍龍也洗乾淨了。

有時候心情不好,把要洗之物都洗完後,看著污漬消失,心裡好像稍稍輕鬆了點,就像電影《孤男寡女》中的 Kinki?也可能只是原本家務太多,多累也得做,所以就做了。

對於尚泰,鋼太大概感到歉疚,內疚自己對他大吼,但時光無法倒流,所以他特別洗淨尚泰心愛的恐龍,彷彿可以稍稍洗去內疚,也算為尚泰做了一點事?

沒有溝通,鋼太可能以為尚泰生氣,所以不肯跟他回家,但尚泰卻誤以為鋼太討厭哥哥。然而觀眾大概會覺得,鋼太只是心情不好,並沒有討厭哥哥;希望他們的誤會會盡快解開啊。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的自閉症哥哥(吳政世 飾),會透過表情觀察弟弟文鋼太(金秀賢 飾)的情緒。(圖/Netflix提供)

也許我們平日已太忙,也許我們生活已太累,所以未必還有空去理解別人,即使對方是親人或朋友,更何況陌生人。

我們都很在意自己的苦,卻很少看到別人的痛。

換個位置站到對方的立場,我們看到的可能很不一樣,就像英語的說法「be in somebody’s shoes」,才能理解別人:鞋表面很好看,原來穿起來很痛。

文鋼太跟高文英說:「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妳別以為自己很了解,很理解我;妳別搞錯了,妳到死,都無法了解我。」

高文英獨處時,想起文鋼太的狠話,落寞的說了一句:「你也是到死,都無法了解我。」

文鋼太在職場身心受傷,被權萬秀議員的惡言與暴力氣炸,結果承受不了把壓力,發洩在尚泰和文英身上,但事後他其實非常後悔,可惜已對尚泰與文英造成傷害。

鋼太傷痕累累,但尚泰與文英何嘗不是滿身傷痕?也許文鋼太不知道,尚泰一直待在自己身邊,單看表情動作已了解他的情緒,就像第1集鋼太沉默不語看似平靜,但尚泰卻知道鋼太生氣了。

文鋼太在第3集,知道尚泰在存錢買車給自己時,確認自己不是文英口中的「偽善者」,而是真心愛著哥哥的弟弟。

我們覺得別人偽善,別人覺得我們虛偽,是該花力氣去向不了解、也未必想了解自己的人證明自己,還是自己明白自己的情感就好?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精神病院護理師文鋼太(金秀賢 飾)。(圖/Netflix提供)

落井下石易,雪中送炭難。事不關己,很多人更愛湊熱鬧,吃瓜食花生。

權議員的助理揶揄鋼太「看吧,我明明警告過你了。」老虎不是人,狐狸在其手下辦事久了,應該也很壓抑,所以難得有機會就向人發洩?

即使是沒關係病院的院友朱正泰,看到權議員一行人時,也說了「如果說觀看火災最有趣的話,第二名就是看別人打架了」,然後趕緊尾隨去看熱鬧。

記得第1集的小女孩金高恩,即使曾因爸爸而受傷,但她覺得爸爸其實是患病未癒而起,最想還是跟爸爸一起生活。

一般人認為把金氏父女分開是最好的,就像鋼太媽媽離世時,覺得把尚泰與鋼太分開是最好的那樣,但「專家」認為是好的,對他們是否真的最好呢?

「專家」不了解他們,憑甚麼就能為他們作最好的決策呢?經驗?知識?

經驗與知識大概是從大量樣本(sample)所得,但樣本也有可能出現異常值(outliner),那麼屬於異常值的人怎麼辦呢?

燈塔前的擁抱 =?

假如「清洗恐龍 = 對尚泰的歉意」,「燈塔前的擁抱 =?」

我也喜歡海倫凱勒(Helen Keller) 在《We Bereaved》的一句話:

「When one door of happiness closes, another opens; but often we look so long at the closed door that we do not see the one which has been opened for us.」
(當一扇幸福之門關閉時,另一扇會打開;只是我們總注視著關掉的門,沒看到另一扇幸福之門已為我們打開。)

知道自己可能傷害了高文英後,文鋼太追上了她,並給她一個擁抱。

有時候,一個眼神,一個擁抱,勝過千言萬語。沒有失去,就不會顯得擁有的可貴。

燈塔是照亮前路的,很喜歡最後燈塔前的擁抱,二人被燈塔照亮。

邁向幸福,一小步,一小步,向前就好。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Sherry/《精神病》爆爭議!向犯罪溫床致意?韓國人怎麼看?

►  Cello/每個人都需要蝴蝶擁抱 《精神病》使金秀賢演技更上層樓 高文英衣服顏色的隱喻(EP1-4)

►  雪影/《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蝴蝶的含義?

►  小羊/《精神病》文鋼太就是高文英繪本中的主角們 黑化小孩渴望愛(EP1-4)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雪影劇場」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雪影劇場專欄

雪影劇場專欄 雪影劇場

塵世中一個迷途小書僮。愛戲劇、好動漫。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