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部長訪台》嚴震生/美國衛生部長的畢業旅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許多媒體報導指出,阿札爾是美台斷交四十年來,造訪台北的最高層美國官員,事實上之前就有三位部長來過台灣,因此若說阿札爾是美台斷交以來最高層級的官員,還是有些牽強。

● 嚴震生/政治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

美國極具爭議、官位經常被視為不保的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er),突然宣布將要來台灣訪問,讓執政黨的官員和民意代表非常振奮,認爲這是美台關係數十年來最高層級的接觸,也是外交上的大突破。

許多媒體報導指出,這是美台斷交四十年來,造訪台北的最高層美國官員,意味著美國政府不再僅是口頭上表達善意,而是具體落實先前通過的《台灣旅行法》 (Taiwan Travel Act)。究竟這些說法是否屬實,另外阿札爾真有如此重要嗎?以下是個人的幾點觀察。

首先,《台灣旅行法》明文規定美台兩國層級的官員(包括內閣成員及其他高階官員)可以互相訪問,原因是過去即使台美斷交後,美國通過了《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以維持雙方非正式邦交關係,但高層互訪卻受美國自我限制,無法讓高階官員訪問台灣,因此《台灣旅行法》要將這些限制拿掉,讓內閣層級的國家安全官員、普通官員、及其他行政官員為了管轄事務,可以到台灣訪問。

不過,其實沒有《台灣旅行法》,美國非國防及外交的高級官員隨時可以訪問台灣,這是1994年柯林頓(Bill Clinton)政府任內美國對台灣政策的調整(包括將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改為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就有明確規定美國除了國防和外交相關的閣員外,其餘屬於經濟和技術部門的部長都可以來台灣訪問。

美國衛生部長當然不是屬於國防和外交部相關領域的閣員,因此即使沒有《台灣旅行法》就可以來台灣,我們不應將阿札爾此次的台北行,歸功給《台灣旅行法》。

▲蔡英文接見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圖/翻攝ETtoday直播)

其次,馬總統任內美國僅有一位屬於內閣閣員的環保署長麥卡錫(Gina McCarthy)女士在2014年來訪,而陳水扁任內則有運輸部長史雷特(Rodney Slater)在2000年來台北參加中美工商界聯合會議(Joint Conference of the ROC-USA and USA-ROC Council)。上個世紀李登輝總統時期有聯邦貿易代表署署長希爾斯(Carla Hills)(1992)、運輸部長潘尼亞(Federico Peña)(1994)、及能源部長李察遜(Bill Richardson)(1998)三位分別訪問台灣。

如果我們將非部會的環保署和貿易代表排除,總共有三位部長來過台灣,因此若說阿札爾是美台斷交以來最高層級的官員,還是有些牽強。

執政的民進黨宣稱阿札爾是最高層級的內閣閣員,因為在美國總統繼承順序上,他排名第十二,高過先前來訪排名分別為第十三的運輸部長和第十四的能源部長。若美國總統過世,副總統、眾議院議長(Speaker of the House)、參議院臨時議長(Senate Pro Tempore)、國務卿、財政部長、國防部長、及其他內閣部長的順序,都排在衛生部長前面,基本上他幾乎不可能會成為總統。

美國這個繼承順序是根據部會成立的時間而訂定,這也是為何1789年成立的國務院排在前面,而衛生部前身的衛生、教育暨福利(Health, Education and Welfare)成立於1953年,早於1966年成立的運輸部和1977年成立的能源部,但是否一定較為重要,則另有公斷。舉例來說,本世紀初九一一攻擊後最晚成立的國土安全部,難道重要性會落後於排在前面的退伍軍人部嗎?這個用繼承順序來抬高阿札爾地位的說法,實在沒有必要。

再者,阿札爾並非如國務卿龐培奧(Mike Pompeo)或是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 Mnuchin),是川普面前的紅人,也不是如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或是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等決策圈內的重要幕僚。

▲美國疫情的簡報會議多由川普親自主持,阿札爾並非要角。(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此外,以他等同於陳時中部長的身份來看,美國疫情的簡報會議大都是川普親自主持,或由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負責,站在川普身旁的不是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NIAID)院長佛奇(Anthony Fauci),就是疾病管制預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CDC)的博克斯(Deborah Birx)主任,阿札爾偶而出現在這些簡報會議時,也僅像黃花魚一般貼邊站。

他在一月及二月份時還有一些個人做簡報的機會,但當疫情擴大後,他就失去發言的機會。事實上,阿札爾是個極具爭議的部長,許多批評者認為他治理不利,也指控他沒有具體作為,導致要求他下台的聲浪此起彼落。我們不知道他是否因為有可能隨時會被換掉,而來台灣做一趟畢業旅行,在下台之前享受一下台北給他的溫暖及高規格待遇?

最後,阿札爾部長來台若要遵循我們防疫的標準作業程序,當然必須經過至少是商業人士的隔離時間,但顯然他和隨行的官員將沒有那個「美國時間」來遵守這項規定,政府勢必得為他破例,但難道這沒有風險嗎?如果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及俄亥俄州的共和黨籍州長都得過新冠肺炎,我們有把握確保訪問團中沒有無症狀的帶原者隨行?屆時反而因美國衛生部長來台灣訪問,造成我國疫情擴大,豈不是最大的諷刺?

熱門推薦》

►趙春山/釐清中美關係的「變」與「不變」

►黃奎博/美國衛生部長訪臺 外交部教我們看熱鬧?

►吳崑玉/蔡英文執政危機?不堵住黨內貪嘴 第二任期就不只是「跛腳」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嚴震生

嚴震生 嚴震生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台大政治系兼任教授、政大政治系兼任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