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錫輝/悼念王文燮上將

我們想讓你知道…「兩岸一家親」這句口號,從王文燮上將言行,依稀可見他付諸力行

▲▼台灣退役將領、中華民族抗日戰爭紀念協會榮譽副理事長王文燮。(圖/記者陳政錄攝)

▲前國防部副部長王文燮上將今年3月車禍逝世,享壽89歲。(資料照/記者陳政錄攝)

●劉錫輝/國軍退役上校

前言

前國防部副部長王文燮上將於今年3月29日不幸車禍身亡,享壽89歲。王文燮於民國38年隨政府來台,17歲在澎湖從軍。陸軍官校25期畢業。歷任師長,軍長,澎防部司令官,八軍團司令,聯勤總司令,國防部副部長,等重要職務。軍旅生涯50餘載,勳績彪炳,榮獲一等雲麾勳章等50餘座。[1]

王文燮上將一生忠愛中華民國,晚年更不辭辛勞,致力於兩岸和平發展。王文燮近年擔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長,積極從事兩岸交流事務,針對近期中國大陸軍機繞台、越台海中線,美國軍艦在台海巡邏、穿越台海,他曾接受陸媒訪問表示,台灣一旦宣布獨立發生戰爭,美國人絕不會為台灣犧牲一兵一卒。[2]

兩岸一家親

「兩岸一家親」這句口號,從王文燮上將言行,依稀可見他付諸力行。依據山東青島天泰溫泉高爾夫景區將軍樓志:「2009年6月王文燮將軍與夫人尊駕入住,時隔六十餘載,將軍終得榮歸故鄉。」

▲▼王文燮上將與中共外長王毅合照翻攝自山東青島天泰溫泉高爾夫景區將軍樓。(圖/李有林、劉錫輝提供)

▲王文燮上將與中共外長王毅合影,翻攝自山東青島天泰溫泉高爾夫景區將軍樓。(圖/李有林提供)

▲▼劉錫輝/悼念王文燮上將。(圖/李有林、劉錫輝提供)

▲山東青島天泰溫泉高爾夫景區將軍樓 (圖/李有林提供)

▲▼劉錫輝/悼念王文燮上將。(圖/李有林、劉錫輝提供)

▲將軍樓志。(圖/李有林提供)

外省人的二二八──澎湖七一三事件

澎湖七一三強行徵兵事件,被視為是外省人的二二八事件。亦為白色恐怖時代受害人數最多的單一事件。國立煙臺聯合中學校長張敏之和煙臺聯中第二分校校長鄒鑑、學生劉永祥、譚茂基、明同樂、張世能、王光耀被以匪諜罪名押到臺北市馬場町刑場槍決,另有2名學生王子彝、尹廣居瘐死於獄中,事後再有106名師生遭到逮捕刑訊。[3],[4]

在此七一三事件中被迫入伍者,之後有數位在軍中晉升至上將,包括前國防部副部長王文燮、前海巡部總司令王若愚、前陸軍總司令李楨林等。

從汗臭相聞至各奔前程

筆者有幸於1952年在陸軍官校25期和王文燮同學在學生第一隊入伍,他第四班、我第五班。當年學生宿舍是上、下兩層的通鋪,就寢時汗臭相聞,入伍訓練六個月後,分為不同兵科,甚少見面,畢業後各奔前程。再次見面是畢業30年之後,王文燮已經擔任陸軍總司令部少將參謀長了。

筆者的人生旅途坎坷不平,參與八二三砲戰,立下戰功,在砲戰中幾乎殉職,幸運的逃脫劫難,但返回台灣的承平時期,卻遭受到軍中暴行,身受重傷,住院療養一年。棄武就文,就讀成功大學及研究所,畢業後在中山科學研究院從事高科技工作,參與國防科技尖端武器研發,和原來的軍中袍澤,除了極少數人,幾乎不再來往。

1982年10月16日,吳榮根駕米格-19戰鬥機,從山東省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文登機場起飛,降落於大韓民國漢城(今首爾)南郊的京畿道城南市空軍基地。10月31日,吳榮根抵達臺灣 [5] 。原駐大韓民國武官張傳義上校奉調回國,派任陸軍總司令部情報署副署長。

在那個時期,陸總部規定官員每週必須留守營區一天,我的住宅距離陸軍總部不遠,張傳義同學(砲兵隊左右鄰兵),有時會散步到我家閒聊,於是有了邀請王文燮同學來寒舍晚餐,張傳義同學作陪之議。

那天下午,將軍座車駕駛先到我家勘察進出道路,據說將軍座車只能前進不能後退,我家門前是巷道‧將軍座車來來去去,好不熱鬧。王文燮同學帶來兩瓶洋酒,晚餐時立即打開一瓶,四個人竟喝完了。飯後在客廳喝茶,聽王文燮高談闊論。也許是軍中的習性,聽起來像國罵的口頭禪,不絕於耳,倍感親切。

接老母親到台灣居住時曾向王文燮求助

我的回憶錄中有一則接老母親到台灣居住的敘述,摘記如下:

1987年政府准許退役老兵及一般民眾赴大陸探親,但是公務人員受到限制。1988年准許軍人出國觀光,1989年2月提出請假報告到香港和老母親會面不獲允許,遂決心依照「大陸難民救濟辦法」申請接老母親到台灣定居。

事情本來很簡單,但由於兩岸的政府都官僚,辦起來卻很麻煩。在大陸方面,以申請由我弟弟陪同老媽到香港會面的方式,經過層層關卡,才獲得到香港的通行證。另在台灣方面,則必須「大陸難民」抵達香港之後,才能向「大陸難民救濟總會駐香港機構」申請許可來台証明。

1989年7月底傍晚,接到老母親和二弟抵達香港的電話後,梅芳提醒我可試一試請谷家恆先生幫忙(他的尊翁谷正綱先生曾任大陸難民救濟總會理事長)。電話接通後,他滿口承諾。第二天上午就在辦公室接到「大陸難民救濟總會」秘書長張維先生電話,約定下午面談。在台北他的辦公室見面後,承辦人員告知,香港方面已付郵寄出。張秘書長囑咐請香港將案件底稿電傳過來簽辦。

張秘書長非常客氣,放下公務和我閒談。等待公文辦妥後,將公文交給我,囑咐送交「入出境管理局」繼續辦理。時已接近下班時刻,張秘書長特別電話請「入出境管理局」副局長稍留片刻,等我送交公文。抵達「入出境管理局」時,工作人員已經下班,警衛通報副局長下樓親自收下公文,答應儘速辦理。兩天後被告知案件仍然在會「安全局」辦理中。

回到家中,想運用一點關係請託,電話向時任聯勤總部副總司令王文燮中將詢問,有無可能幫忙向「安全局」人員請託加速會辦,他說不可能,並真情流露的說:「他X的,七老八十的老太婆,有什麼好安全查核的!」[6]

陸軍官校畢業六十周年慶祝大會巡禮

2014年8月29日,陸軍官校特別舉辦二十五期畢業六十周年返校慶祝大會,共有341位二十五期畢業校友及眷屬出席慶祝大會,邀請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主委許歷農將軍等人參加。…那年是黃埔軍校建校九十周年;亦是陸軍軍官學校二十五期同學畢業六十周年,校友會出版紀念特刊,八開大小、精裝、彩印。特刊共512頁,圖文並茂,記錄同學們六十多年來的歲月留影,彌足珍貴,可以為歷史作見證,十分難得。[7]

那天是畢業60年之後,第三次和王文燮同學見面,原來打算親自贈送回憶錄給他的,因時機不適宜,連寒喧幾句都不可得,便改用郵寄,他收到後電話表示感謝,未多談論。

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

2014年是讓我很沮喪的一年。因為在回憶錄中,敘述1949年第十二兵團胡璉部隊敗退經過我老家時,用手榴彈丟入池塘炸魚,父親劉展文只是口頭抗議,竟當場慘遭槍殺,此事因為出版回憶錄而公開,已經結疤的傷痕再度被打開,傷痛不已,乃將事件發生經過向馬英九總統陳情,

要求政府向我家族表達歉意,撫平傷痕。此陳情案歷時多年延續到民進黨執政都沒有解決。

2017年4月5日在台北市慕哲咖啡館舉行「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座談會,由沈清楷教授、曾建元教授主持,我擔任主講人,並將講稿〈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在媒體刊出[8]。座談會後,收到胡璉將軍孫子胡敏越牧師的公開信。

王文燮編著《中國抗日戰爭真相》

接著收到王文燮上將親筆手信:「錫光學長如晤:很抱歉,你104年8月寄來的「…滄海一粟」,我讀後束之高閣,日前整理書架才又發現重閱一遍,書中有我一筆頗為意外但倍感光彩。學長一生遭遇諸多磨難,但終能突破難關,卓然有成,特別是天弓100的發展成功令人振奮,值得同儕敬佩。我近年完成一套「中國抗日戰爭真相」已兩年多。玆寄上一套含簡介電子版袖珍日本投降書等請多指教。祝健康快樂。弟王文燮敬上106年4月18日」。[9]

因為時間上太湊巧,誤以為王文燮上將來信及贈書是對座談會的間接回應,匆忙中寫了一篇〈王文燮著《中國抗日戰爭真相》讀後感〉在《民報》4月27日刊出 [10] 。 這是我和王文燮上將的最後一次意見交流,如今反覆思量,這篇〈王文燮著《中國抗日戰爭真相》讀後感〉實在是多此一舉。最後,謹以此文敬悼王文燮上將在天之靈!

▲▼劉錫輝/悼念王文燮上將。(圖/劉錫輝提供)

▲王文燮編著《中國抗日戰爭真相》增修版(上、下冊)。(圖/劉錫輝提供,下同)

▲▼劉錫輝/悼念王文燮上將。(圖/劉錫輝提供)

▲▼劉錫輝/悼念王文燮上將。(圖/劉錫輝提供)

▲王文燮將軍的手信。(圖/劉錫輝提供)


註:

[1] 前國防部副部長王文燮上將明追思禮拜,中時/2020-4-29
[2] 前國防部副部長王文燮車禍辭世 生前積極從事兩岸交流
世界日報記者洪哲政/ 2020年03月29日
[3] 曾建元、吳靖媛〈國共內戰後期撤臺國軍拉伕行為之法律評價〉劉錫輝著《從荒謬的年代到弔詭的年代》P258秀威資訊公司出版/2020年7月
[4]《十字架上的校長 : 張敏之夫人回憶錄》。(王培五口述,2000)
[5] 取自維基百科全書
[6]《大變動時代的滄海一粟___劉錫輝回憶錄》P40博客思出版/2013-12
[7]《錫輝文集 滄海一粟的餘波盪漾》P183 詩藝文出版/2018-03-10
[8] 劉錫輝〈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民報》/2017-03-30
[9] 王文燮編著《中國抗日戰爭真相》增修版(上、下冊) 民國104年9月9日
[10] 劉錫輝〈王文燮著《中國抗日戰爭真相》讀後感〉《民報》/2017-04-27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