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蘭芬/總統府女中都交南海路高中男友?

我們想讓你知道…以前放學一大堆南海路高中男生在門口等,很浪漫,但後來善導寺高中的越來越多

▲ 位於總統府斜前方的女子高中。(圖/記者周宸亘攝)

● 王蘭芬/作家

自從寫了〈南海路高中傳說〉後,好多人問哪時會出總統府女中的,搞得我亞力山大,偏偏學校日那天每個老師都無比認真講解課業跟關心學生,沒一個歪樓的(差點舉手說老師不然來講個笑話吧)(抖腳)(啃指甲)。

於是只能振作精神上天下海到處訪問各個年齡層的小綠綠,為了不害到學校、校友跟學生,這次全打上馬賽克(沒打也沒人看得到誰啊),讓她們一起為大家解開總統府女中12大迷團。

迷團1:女校只會有女校長?

蒙面客:

的確從1945年以來我們學校一直都是女校長,但去年開始打破了74年的傳統,來了第一個男校長陳智源。(上任一年,不知道校長找到男廁所了沒?)

▲ 總統府女中打破74年的傳統,去年來了第一個男校長陳智源。(圖/記者呂佳賢攝)

迷團2:因為都是女生,所以女女戀盛行?

蒙面客:

欸,這我不知道無法評論,不過我們真的都會「控學姐」,像那些體育很強的,或是舞社、功課好的、樂儀旗隊,不管哪方面,只要是在某個領域特別厲害帥氣,就有很多學妹「控」她們。

尤其社團裡平常不能隨便跟學姐說話,但如果有比賽或演出,學姐突然和顏悅色開口跟我們聊天,大家就會眼冒愛心,哇哇哇!好像看到仙女下凡,興奮得不得了。

對於欣賞的學姐,會想辦法打聽或是每天寫小紙條,學會各種特殊可愛的摺法,希望引起對方的注意。

如果學姐回了紙條,或是多看我們一眼,會開心一整天,當成了不起的事炫耀。

其實等自己當了學姐,也會很想知道有沒有學妹控自己呢!而當初那種喜歡到覺得性向都可以轉變的心情,隨著自己升上去當學姐後逐漸明白,那其實是十分珍貴的友情。

▲ 總統府女中盛行「學姊控」。(示意圖/北一女提供)

迷團3:同學之間很會勾心鬥角?

蒙面客:

不會,至少我沒遇過也沒聽到有人講。

沒進來前,也以為全校都是女生應該會鬥得你死我活,一度怕壓力太大想過不要填這學校,後來發現同學雖然真的超厲害,但大家都不會比,反而會互相幫助。比也沒用,有的人就是天生特別聰明。慢慢懂得,跟校內人競爭沒有意義,我們將來要面對的是外面無限寬廣的世界。

像以前也以為這裡校風保守,結果我們根本沒有什麼校規,可以化妝、染燙頭髮、戴耳環、叫外食、背自己的包包,更沒有人限制妳去跟誰交往,一堆課程都有外校男生進來修,卡其服、白襯衫在走廊晃來晃去

還有人說我們學校沒有美女,我這幾屆就有黃蓉跟林海兒,都是有名的網紅。

▲ 總統府女中知名網紅黃蓉。(圖/風雅國際娛樂)

因為學校信任,給最大程度的自由,大家反而更自律,念書都是自己願意,高三夜自習根本不用老師跟家長盯,我們班會先去跑操場三圈讓心情靜下來,一路念到七點半,吃完點心,自動回座念到九點多,題目不會的就問會的,真的沒有時間玩勾心鬥角。

▲ 總統府女中知名學霸林海兒。(示意圖/EMI提供)

迷團4:第一志願學校只重學業?

蒙面客:說真的,不只學業重,每科都很重。

各科老師都認為他們教的是最重要科目:

體育課超要求體能,一上限時跑四圈操場、一下五圈、二上六圈、二下七圈、三上1500公尺、三下3000公尺,幸好最後的3000是不限時的,大家輕鬆愉快跑或走中正紀念堂一圈半就可以;三年分別要學籃球、排球、網球;為了200公尺游泳過關,暑假結束大家都曬得黑麻麻回到學校;更別提本校每天第二節下課高難度無敵嗨的課間操了。

家政課也不是小打小鬧,為了三年後每人能獨力煮出一桌菜的目標,高一先教做圍裙跟頭巾,高二就穿著這套戰服一一學做蔥油餅、雞茸玉米羹、肉燥、咖哩餃、戚風蛋糕還有蛋黃酥!

在那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許多女中畢業生遠渡重洋之際,行李中裝著的就有那條圍裙跟老師的食譜。

音樂課要去國家音樂廳聽音樂會,寫報告得附節目表;藝術課不僅要會畫畫,還要演戲跟創作;資訊課更是難到爆…,沒有一科能用混的

回想起來,很感謝當年每位嚴格的老師。

▲  校友表示,總統府女中沒有一科能用混的。(示意圖/記者周宸亘攝)

迷團5:總統府女中都交南海路高中男友?

蒙面客:

首先我要說,交男友與成績沒有絕對關係,很多各班第一名的都有男友,兩人還可以一起考上很好的大學跟科系。

的確以前放學一大堆南海路高中男生在門口等,很浪漫,但後來善導寺高中的越來越多,白衣黑褲的制服感覺帥氣,而且他們學校怪咖比較少。(某校躺槍)

▲ 總統府女中校友觀察,近年來跟善導寺高中交往的女生有增多趨勢。(示意圖/教育部提供)

每年校慶倒是會有數量驚人的南海路高中的來,校長開玩笑說他們是總統府女中的南海路分校,學姐則形容那天的景觀叫「綠洲沙漠化」(綠園被卡其色制服滿滿覆蓋),他們很厲害,會唱我們的校歌跟運動會歌。

迷團6:樂儀旗隊是個神秘的社團?

蒙面客:

非常神秘。只要在學校看到某個人抬頭挺胸、步伐快速、面容肅穆,應該可以馬上斷定那不是樂儀旗隊的隊長,就是旗官、護法。

平常樂儀旗隊在校內練習時,其他學生不能一直盯著看,更不能拍照,會有專人巡邏制止,有夠神秘。

參加樂儀旗隊沒有身高、髮型的限制,但之後經學姐和教官的挑選,最前排的四個隊長、五個旗官、白槍裡的兩個護法則通常是高個子,並會被要求剪短髮。

不僅如此,這些學生還必須關掉臉書跟IG,收到學妹的紙條絕對不能回應,保持威嚴態度與冷靜形象。

我也很好奇他們為何願意如此辛苦,隊長同學跟我說,大部分社團上了大學都還是可以參加,只有樂儀旗隊是高中才有的,想珍惜難得的機會。

像許多其他社團一樣,樂儀旗隊學妹不能隨便去到學姐教室,是為避免學妹看到學姐嘻鬧如常人的一面,像我們班上那個隊長只有進教室後才能放鬆表情跟身體,最喜歡拉著她來回穿過門檻,她一下子板起臉一下子噴笑,真是太好玩了。

▲ 總統府女中的儀隊,隊長會被要求剪短髮。(示意圖/木蘭文化獨家提供)

迷團7:學生優秀,所以此校老師很輕鬆?

蒙面客:

正好相反,因為學生很強,老師才更要努力。寒暑假結束要開學時,老師比學生更焦慮,你教的孩子都那麼優秀,要怎樣才能滿足他們的求知慾?

絕大多數老師對自己要求很高,別的不說,光是段考題目,我們學校絕對是原汁原味,每份考卷、每個題目全是老師自己出出來的,不用廠商提供的試題。多年前有位老師偷懶用過一次,引起軒然大波。

甚至有的覺得結婚生子很對不起學生,因為不能再全身心奉獻在教學上了。

▲ 總統府女中的老師,因為學生太優秀,要努力出題,以滿足學生的求知慾。(示意圖/取自北一女官網)

迷團8:學校警衛伯伯是特務出身?

蒙面客:

我們學校有個警衛伯伯很厲害,每次下課會有一群一群新生跑去讓他認識,他寫下名字後,看著臉然後在小本本寫下一串英文代號,沒多久他就幾乎可以叫出全部的名字。聽學姐說,她南海路高中的男友因為經常來門口等,警衛伯伯連他的名字都記住,而且很多人的男友也都被記住了。

大二時有一次回學校,伯伯居然叫出我的名字、幾年畢業、現在在念哪個大學。

他不是特務啦,好像以前是在飯店工作,聽說剛來我們學校頭幾年曾經有畢業學生回來找他,他卻叫不出對方名字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下定決心要盡全力記住大家。

不要看他走路都慢慢的,他還會跳Popping呢。

迷團9:學校性別單一,成長有限?

蒙面客:

正因為學校沒有男同學,我們的發展完全沒有限制,不用在乎自己在異性眼中的形象,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有可能,同學們單純、認真、非常多夢想,在這裡我不是「女生」,而是一個擁有無限可能的「人」

也掙扎過要不要填男女合校,以免將來不知道如何跟異性相處。剛進來一心想在校外交個男友,不過三年下來我們同學感情太好了,互相鼓勵,一起痛哭,一起念書,這麼溫暖的地方,誰還需要男友?

 

▲ 總統府女中校友表示,學校氛圍溫暖,不太需要男友。(圖/記者崔至雲攝)

迷團10:來這學校後,我會不會變成最後一名?

蒙面客:

大概有一半剛進來時會有這種擔心,經過幾番洗禮,你會明白這裡永遠有無法超越的人,而且不只是在課業,連唱歌、跳舞、畫畫、跑步…各種能想像得到的方方面面都是。

的確有人面臨種種比較後,自我價值崩壞,尤其是數學,女生特別吃虧,就像網路笑話講的那樣,「誰都會背叛你,只有數學不會,數學不會就是不會」,只有對跟錯兩個結果,很難找到認同感。

有些外地生可能整個地方都知道你來念,回去要如何交代你是最後一名。

但走過之後懂得,這種校內比較沒有任何意義,只有放下比較的心,才敢於追尋自己喜歡的是什麼,願意為其投入一生的是什麼?再說,跟著一群優秀的同學一起努力,更能激發潛能。

女中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三年,也是人生中同質性最高的一個團體,不管講什麼做什麼,只要一個眼神大家馬上就懂,熱衷於再奇怪的東西都不會被另眼相看,可以安心當怪咖跟最後一名。

▲ 進了總統府女中,會發現有些人是永遠無法超越的。(示意圖/北一女提供)

迷團11:進總統府女中後,每人平均會胖7公斤?

蒙面客:

因為我們有「餵食文化」啊,不僅直屬學姐一開學就會帶各式飲料點心來餵食學妹,學妹也會反餵食,什麼捲餅、鬆餅、奶茶、甜甜圈、雞蛋仔…,你想得到的我們都訂過,我們班還有一個「熱食本」夾滿美食傳單,一屆一屆傳下去。

大小熱食部東西又好好吃,炒飯、隨意滷…,小熱有隱藏菜單,最有名的就是「薯不辣」(薯條加甜不辣)。

每班有固定的「班日」,那天中午學姐會去找學妹,一起吃東西聊天,超吵超熱鬧的,有考試有比賽互相鼓勵,學姐畢業時大家抱頭痛哭。

每屆還辦「三十重聚」,大家48歲那年都會回來學校,拚命減肥穿上當年制服,到處聯絡校友,甚至美國中文報紙上都登廣告,因此尋回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幾,那屆的樂儀旗隊卯起來預先練習三個月,只為了當天重回母校演出。

所以七公斤算什麼,就算胖十七公斤我們也會想辦法瘦回來。

▲ 徐薇、高怡平是總統府女中校友。2014年,高怡平為30年校友聚,專程從美國返台。(資料照/記者黃子瑋攝)

迷團12:會念書的女生都是乖乖牌?

蒙面客:

才怪,我們超皮的:粉筆拿去泡水,保證怎麼都寫不出字來;喇叭鎖上塗牙膏;兩個同學在老師面前假裝吵架還真的哭出來,演技超好;兩個班學生互相對調,害老師以為走錯教室;對著男老師說,某某我愛你;有一次我們謊稱教室鑰匙掉了,讓同學爬進去,再要她裝作摔到昏倒,老師急得要打119了,我們才一起喊某某老師生日快樂;全班逃走,只留下字條讓老師找我們在哪裡;畢業後也不忘整老師,跟學妹班串通好,穿著制服溜進教室,被抽到背英文才大喊老師我們回來看你了,祝您教師節快樂。

考進總統府女中時有許多擔憂,但念完三年我們都覺得,如果當初真的因為各種害怕而不填這個學校,才真的會後悔啊。

後記:終於寫完了,幾個星期的採訪下來,完全沒笑點,但有滿滿感動梗,與她們談話的過程中,甚至自己都好像學習到什麼而成長了。(甜甜,妳從學校買一包薯不辣給我吃好不好)(我才不要)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王蘭芬/南海路高中傳說:總統府女中校慶 全校一半學生會不見

►  蘇蘅/從NHK世界史 看台灣課綱去三國

►  楊聰財/孩子被欺負不跟父母說,怕被「二次霸凌」!請不要跟孩子說「肯定是你有問題」

►  下班回Line算加班?老闆說「這話」就能規避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王蘭芬」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王蘭芬專欄

王蘭芬專欄 王蘭芬

畢業於東吳大學英文系,曾於北京大學中文系當代文學研究所就讀,當過報社記者,著有小說《圖書館的女孩》、《寂寞殺死一頭恐龍》,散文集《沒有人認識我的同學會》。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