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國軍「連坐法」是正軍紀 還是反團結?

我們想讓你知道…國軍如果平時還要搞「連坐法」,那大家認為最該連坐誰?誰又最該負責?

●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近期國軍除了在演訓期間肇發的多起傷亡意外,已經讓各級長官疲於奔命,而部隊軍(風)紀與內部管理案件卻仍層出不窮,國防部這陣子還真是蠟燭兩頭燒,堪稱最「命運多舛」的部會。

就連將官也接連被媒體爆出多起違紀犯法的事件,嚴重影響軍人形象與社會觀瞻,導致國防部祭出「國軍軍風紀律改革專案實施計畫」,要求各人事部門要統計各階層主官(管)、業務主管與士官督導長,在任職期間內單位所肇生軍風紀案件的數量,並將其納入後續派職、晉陞、派訓的參考依據;不僅如此,案發單位的各級幹部也將面臨究責。

▲ 軍隊是一個分層負責的團體,但現在幹部的格局卻被雜務給牢牢牽制,反而越做越小。(資料照/軍聞社)

連坐法凸顯「部隊管理迂腐」

此計畫一推出,除立即引發各部隊一片反彈的聲浪,嚴重打擊基層部隊幹部士氣外,對於改善軍紀敗壞與官兵違法犯紀的情況能獲得多大的實際效果,也的確耐人尋味。

但這些倒是其次,重點則是讓外界再度見識到國軍在部隊管理制度上的迂腐,彷彿依舊停留在上個世紀一般,對以後要身為領導幹部者,那些本職學能與軍事專業再也不會是爾後晉升的參考依據,求得反而是部隊平安無事即可。

服役過的人都知道,也普遍對於承平時期軍隊的管理,竟然還在使用這種無厘頭的「連坐法」,也難怪外界對於軍隊始終存有一種「管教歧視」。

當軍方每次因採購武器而大秀戰力的宣傳播出,有沒有想過為何在招募的工作上依舊一籌莫展?問題之一莫過於就是部隊的管理風評實在不怎麼讓人敢領教,而且是越是艱苦的野戰單位則更嚴重;所以陸軍野戰部隊永遠在缺員啊!這會很意外嗎?

▲ 國軍幹部如保母般千叮嚀、萬交待官兵營外生活的軍紀維護,並為召開各式檢討會而疲於奔命,排擠了多少該專注於戰訓本務的時間?(圖/陸軍砲測中心)

2014國防政策藍皮書 淪競選文宣?

國人可曾記得,現在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三軍統帥的蔡總統,在2014年還曾發表「國防政策藍皮書第六號報告:新世代的軍人」!

這當中的八項具體軍務革新主張,第一條便是全面檢討國防法制規章:除賡續推動《陸海空軍懲罰法》的修法外,全面檢討現行國防相關法律與行政規章,以簡化作業流程,並廢除非戰時之「連坐」懲罰制度。

在此,其餘的七條也就姑且不再強調,不過三軍統帥都已經連選連任進入第二個任期了,當初的主張迄今似乎尚未能實現,這究竟是國軍高層一直在違背統帥的意志?還是這種報告書說穿了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競選文宣,選後就沒人會去在乎?


▲ 光是今年國軍所肇生的事件,如果都要連坐,那誰最該是要負責任?(圖/ETtoday攝影中心攝)

助長軍隊造假文化 無辜官兵受累

軍中虛偽造假的文化因為太浮濫而屢招外界詬病,這點國人也都很清楚,而這其中的一個原因,也就是軍中莫名的連坐處罰制度,搞得團隊中安分守己的官士兵也都要平白受到牽連,跟封建時期的株連九族有啥差別?

如果在戰時也就算了,平時部隊的生活管理還這樣胡搞瞎搞,也難怪服役過的人對於這種制度的反彈都很大,明明能夠到軍中的年紀都已經成年了,怎麼自己違法犯紀的行為,還要鄰兵或單位同袍一起受罰。

而部隊一旦發生重大軍風紀案件,國防部每周由總長或副總長執行官主持,得召集肇案聯兵旅層級主官及士官督導長到國防部提報,所涉各階層部隊主官也須視訊與會,那這些人放著戰備訓練的勤務都吃飽沒事幹?還是政府發薪餉給他們是為了開檢討會?有沒有想過納稅人的感受?

部隊粉飾太平  包庇吃案氾濫

國軍轉型為「募兵制」後,結果官兵的素質越募卻越低下,現連軍官學校已經到收那些僅30幾級分的新生入學,志願役士兵的門檻就更別提了,能降低與廢除的限制條件幾乎都見底,而短暫的4個月「軍事訓練役」基本上約束力就很薄弱,結果這些素質的官兵進入部隊後問題紛紛爆發,上級再搞個「連坐法」,所造成的結果往往演變成上級雖知下級犯錯,但為免本身也被拖累而影響仕途,導致吃案、包庇情事氾濫,到最後只能成就今日整支部隊只會粉飾太平的虛假文化而歷久不衰啊!

就舉以酒駕為例,即便國軍各單位已經宣導到走火入魔的程度,依據國防部的提報,民國104至107年之間國軍的酒駕數字共有477人次;但交通部公路總局的資料卻高達4,720人次,兩者相差約十倍,顯見國軍酒駕事件向部隊隱匿不報的情況有多嚴重!

這一類的事件去年還在國會被諸多立委質詢過,如果還要把吸毒、霸凌、不當管教、違反性別分際、重大品德違失…等案件通通提出來檢視,搭配現在的「國軍軍風紀律改革專案實施計畫」,真的不知道國軍的幹部是要拔掉幾輪呢?

▲ 光是酒駕案例,軍方與警方的統計資料即可相差十倍,顯見隱匿不報的情況在軍中有多嚴重。(示意圖/記者黃彥傑攝)

「0違法、0違紀、0傷亡」 高層自我安慰口號

雖然每個企業組織多少都會設定其願景與組織文化,而國防部對於新的軍紀要求作法,對外宣稱是企圖達到「三零」的目標:「零違法、零違紀、零傷亡。」

有時候想一想,國軍建軍都快要滿百年了,對於違法犯紀從來都未曾完全消除過,放眼世界各國的軍隊也不會喊出這種口號,又何必大費周章在自欺欺人的工作上?每每時間久了,反而更讓人啼笑皆非,因為根本做不到,只是在喊口號給高層自我安慰用。

國軍幹部其實情何以堪,每一天究竟能花多少時間在部隊的戰備本務上呢?不管是志願役士兵或4個月的「軍事訓練役」,基本上連隊的幹部都快跟保母畫成等號了!

部隊原訂的訓練標準與時間已經受到一定程度的壓縮,每天光在宣導政令(防中暑、酒駕、吸毒、兩性營規、不良借貸、自傷、行車安全、工作失慎、訓練危安…)與分發官兵一系列的「經典小卡」要隨身攜帶,加上臨時加開的檢討會,基本上部隊的駐地訓練根本就是個晃子,吹哨集合看看能上什麼課,而這就是國軍部隊的現實慘狀啊!

▲ 國軍各單位的講習、檢討會、宣導、示範…多如牛毛,所有服役過的人應該都有很深的體會。(圖/海軍168艦隊)

濫用連坐制 傷害部隊向心力

軍隊其實也只是社會的縮影,官兵要能夠到部隊,先前均已歷經個人家庭、學校與社會教育的洗禮,軍中沒有義務花費太多寶貴資源與時間,負責官兵個人的營外行為。

針對事件個人該給於法律上的懲處,才有助於彰顯法治國家軍隊的真諦,也是教導成年人負責任的一種方式,而國軍濫用所謂的「連坐法」進行懲處,反而對部隊榮譽感與向心力的養成造成傷害。

況且派職、晉陞、派訓影響當事人之工作權及財產權,當屬憲法中最為重要之基本人權,是否能僅以一紙《國軍軍風紀維護實施規定》,便可以將這些法治精神給排除在外?

難怪國軍總是被外界批評知識化沒跟上,管理也沒與時俱進,軍閥時期的遺風仍存也就算了,業管單位竟還沾沾自喜,本身其實才是最應該被檢討!

光看今年國軍所發生的事故,絕對可以算是最搶新聞版面的單位,那試問國人:國軍如果平時還要搞「連坐法」,那大家認為最該連坐誰?誰又最該負責?

熱門點閱》

► 黃竣民/「聯兵營」的驗證果真「兵貴神速」!

► 宋兆文/美日印澳聯合軍演 意在威懾中共

► 軍事家/烈嶼守備大隊戰車翻覆事件探討新戰車撥補

► 拜登勝選》沈有忠/美國將對中國重啟區域聯防?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