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以巴之間到底在爭什麼?所有因素一次大解密

我們想讓你知道…每一次的戰爭就是為了之後的停火,每次停火就是重新準備下一次的戰爭,這是中東地區誰都逃不過去的宿命輪迴。

● 蘇育平/外交部一等秘書

國仇家恨、族群撕裂嚴重

最近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又開始相互的攻擊仇殺,除了正面戰場上的火箭與戰機、坦克、砲兵轟炸交鋒外,以色列國內的阿拉伯人與猶太人族群間的種族仇殺也明顯增加蔓延。

近日媒體上對於相關戰事的報導與數據已經很多,在此無須贅敘,筆者想告訴大家的是歷次以巴衝突戰爭的前因後果,知道為何這場衝突是不可避免的,以及它會如何結束,甚至下次戰爭會怎麼樣再發生。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以巴衝突到底在吵什麼?

以巴領土怎麼分?1967年邊界分界線。

1948年5月以前巴勒斯坦是英國人委任統治地,以色列1948年5月14日宣佈獨立建國,至1967年六日戰爭之間,約旦河西岸與東耶路撒冷曾經由約旦王國軍事佔領,迦薩由埃及軍事佔領。在1967年六日戰爭結束後,以色列將上述地點加上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全部攻陷佔領。

1993年以巴簽署奧斯陸和平協議後,以色列將約旦河西岸與迦薩部分土地歸還給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人在其上籌建了巴勒斯坦自治政府(PA, Palestinian Authority),由阿拉法特擔任首任總統,統治兩地的巴勒斯坦人,阿巴斯在2004年阿拉法特病死後通過大選繼位總統至今,其任期在2008年屆滿卻拒絕選舉也拒絕下台,等於成為無限期獨裁統治者迄今。但是迦薩是由比他更極端且惟武力論的哈瑪斯統治,歐美深恐哈瑪斯掌控西岸,才沒有逼著阿巴斯下台。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圖/路透)

然而阿巴斯與其裙帶團體貪污腐敗,大批外國援款不見蹤影,人民依舊窮困潦倒,阿巴斯與徒眾吃香喝辣,並將任何可能威脅到他的政治人物驅逐或剷除,造成約旦河西岸人民離心離德,再加上阿巴斯領導的法塔派系對以色列步步進逼的各種軟弱無力無法因應,法塔統治權威實已蕩然無存。

以色列兼併東耶路撒冷 興建更多屯墾區

以色列拒絕歸還東耶路撒冷,在西岸與迦薩地區也都佔領6成以上土地做為猶太屯墾區,迄今拒絕歸還且不斷無償強佔更多巴勒斯坦私有土地,擴大興建更多猶太屯墾區,引誘負擔不起以國城市高昂房價的新移民或貧窮宗教家庭購買屯墾區房舍(因為土地無償強佔,因此房價低廉),一旦居住到屯墾區,這些人也就只能跟著右翼政客一路走到黑了。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巴勒斯坦人抗議猶太屯墾區。(圖/路透)

不斷在巴勒斯坦土地上興建屯墾區是以色列右翼政客的政治圖騰,目標是造成不可逆的情勢,逼迫左派政黨與越來越多屯墾民為敵,最終使任何以巴和談方案都不可能執行。

但如此作法也等於綁架所有屯墾民身家性命,將他們置於巴勒斯坦人民海洋包圍中,隨時可能大浪過來就沒頂,屯墾民處境是極度危險的,甚至是巴勒斯坦人眼中合法的攻擊目標,與軍警人員受攻擊的風險相當,如此作法其實並不道德,可是政治並不講道德。

「兩國方案」和平共存 互不干涉

美國提出之中東和平路線圖、2003年阿拉伯和平倡議、民間提倡之日內瓦和平倡議,甚至以色列內部左派政黨與巴勒斯坦的法塔一派都主張以「1967年六日戰爭前的以約邊界線」為日後劃分以巴領土之依據,以巴兩國和平共存,互不干涉,從此各過各的寧靜日子,這個就是「兩國方案」的基礎精神。

雖然兩國方案會要求以色列讓出過去強佔的土地,但是可以讓以色列無須再扛照顧巴勒斯坦人生活福祉的包袱,也不必背負將境內阿拉伯人貶為次等公民的「種族隔離國家」之罵名,成全以色列是「中東唯一民主國家」的美名,其實對以色列的未來是最有利的,也是國際社會普遍支持的方案。

猶太人要的只是「安全感」

兩國方案倘成真,猶太人可能收穫的另一好處是「安全感」。猶太人在歷史上遭受過太多迫害,對身家性命極度重視。為了獲得足夠的安全感,過去猶太人可以不惜大開殺戒,可以用最極端的非人道手段壓迫巴勒斯坦人,也不畏懼國際社會包括聯合國的譴責,所為的其實就是能夠平安走在路上,不怕被從後背捅一刀,或被開車撞,或被恐怖份子火箭攻擊的自由安全感,「以色列政府迄今的所有作為,都是為了保護猶太人人身安全,給予猶太人安全感!」未來任何的以巴和談如果不能保證這一點,都是註定要失敗的。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於近期快速升溫。(圖/路透)

兩國方案對於巴勒斯坦方而言,代價是將永遠失去收復所有失土“from River to the Sea”,也就是收復從約旦河到地中海整塊土地的可能,但現實是以色列軍力強大,巴人武裝抵抗成功的機會本來就微薄到零,能夠掌握在手上的才是真實的,這道理巴勒斯坦領導人也懂,雖然不一定甘願。

「反兩國方案」陣營:以巴雙方激進派合作摧毀和平的希望

「兩國方案」的反對者一是以色列右翼鷹派的政黨如納唐亞胡領導的聯合黨、右派黨、新希望黨、以色列家園黨等一掛的右翼民族主義政黨,巴勒斯坦方則是主張武力抵抗以色列到底的巴勒斯坦派系如哈瑪斯政權與伊斯蘭聖戰組織等武裝團體。 

世界上從來不存在巴勒斯坦民族與國家

在右翼猶太人的觀念裡,巴勒斯坦是一個虛構的概念,世界歷史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巴勒斯坦民族與巴勒斯坦國,他們只是一群居住在以色列地的阿拉伯人,最好有一天太陽升起時他們已經全部離開去其他阿拉伯國家是最好不過了。

反對者之二是主張武裝抵抗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武鬥派,他們祖先居住在巴勒斯坦土地上一千多年,阿拉伯人也是從希臘人手上搶得巴勒斯坦地,不是從猶太人手中奪來的。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以色列總理納唐亞胡 。(圖/路透)

猶太人不過是歷史上曾經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許多古老民族之一,而且已經被羅馬人驅逐離開兩千年了,竟然現在拿著聖經說上帝將這塊流奶與蜜的土地賜給亞伯拉罕與他的子孫,聖經就是地契,要阿拉伯人滾。

阿拉伯人說那佔過這塊土地的還有古埃及人、迦南人、亞述人、西台人、巴比倫人、波斯人、希臘亞歷山大大帝、十字軍、突厥人、蒙古人、甚至拿破崙都打進來過,這筆老債算得完嗎?如果要阿拉伯人讓出這塊土地,那全部加起來也有1,200多萬的巴勒斯坦人到底是能夠搬去哪裡?

筆者曾經親口問過最右翼鷹派的以色列政治人物,最終解決方案是什麼?如果有一天依照他們的計畫猶太人佔據了所有巴勒斯坦土地後,上面的巴勒斯坦人到底要怎麼辦?對方也只能支支吾吾,最後冒出一句「維持現狀」,其實根本也沒有解決辦法,這代表右翼鷹派的意識形態是有缺陷的,因為它指出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卻無法提出任何可行的解決方法。

同為閃族兄弟民族的阿拉伯人與猶太人都是講究「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古老法則,絕不講究基督徒人家打你右臉,連左臉也上去給對方打的博愛慈愛精神,因此以武力跟敵人戰鬥到底就是最直接的反應與唯一的選擇。

耶路撒冷歸屬權?

美國主導的和平路線圖規畫裡,東耶路撒冷是未來巴勒斯坦正式建國後的首都,但是以色列早就宣布兼併東耶路撒冷,雖然這些宣示都不受國際承認。

三大一神教聖地都在東耶路撒冷的舊城城牆裡

東耶路撒冷是純阿拉伯人居住的地方,但是耶路撒冷舊城(old city)位在東耶路撒冷城區包圍裡,所有三大一神教神聖的地點包括「基督教的聖墓教堂、伊斯蘭教的阿克薩清真寺與猶太教的西牆與聖殿山遺跡」,都在耶路撒冷舊城方圓一平方公里的城牆包圍裡,這是以色列絕對無法割捨的宗教聖地。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耶路撒冷舊城。(圖/路透)

在聯合國1947年以阿分治方案中,耶路撒冷是應由國際成立委員會共管的,主要就是因為宗教聖地的性質,不管交給誰都很為難。如今以色列軍事佔領東耶路撒冷,要他交出來給巴勒斯坦人當首都那也實在是捨不得,交不出來的。

當然這個僵局是有破解方法的,就是先擴大耶路撒冷市區範圍,比如我乾脆把與耶路撒冷市北部市區相連的巴勒斯坦首府拉馬拉先併入耶路撒冷市(就像把淡水併入台北市一樣),改名為耶路撒冷市的拉馬拉區,然後和平談判時再假裝割還這一部份的耶路撒冷給巴勒斯坦當首都,豈不直接解決這個問題?以色列人很有創意,這些點子早就都想出來備案了。但耶路撒冷舊城要怎麼分?才是最為難的。  

巴勒斯坦難民返鄉權——誰是巴勒斯坦難民?

1948年委任統治的英軍撤離,隔天以色列獨立戰爭就爆發,之後連續打了五次以阿戰爭,每次戰爭都有許多巴勒斯坦難民或自願或被迫地被驅逐出家園,這些人在UNRWA(聯合國巴勒斯坦難民救濟總署)的照顧下生活在各鄰國的難民營中,人數已經繁衍到560萬之多,與居住在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轄下的500萬巴勒斯坦人人數相當,這些難民少數幸運的能夠拿到當地國國籍但畢竟是少數,多數人一直到第三代、第四代都還是難民身份,他們保留著祖父或曾祖父當年逃難出來時家裡大門的鑰匙,還在等待有一天能夠重回魂牽夢縈的故鄉家園(這與離散2000年還在遙想回到耶路撒冷的猶太人是多麼相像!)殊不知他們遙想中的家園早就被夷為平地,有的已是荒煙蔓草,有的早已蓋成新的以色列市鎮。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就跟以色列人一樣,巴勒斯坦人也很想返鄉。(圖/路透社)

巴勒斯坦政府拿這群巴勒斯坦難民的返鄉權為難以色列,要求讓他們回到自己的家園,以色列政府當然不可能同意。但是如果問這群難民能否回到約旦河西岸居住?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也拒絕,因為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養目前的500萬國民已經快養不起,再來560萬難民的話經濟只能立刻崩潰,水、電、工作、學校、社福等通通無法負擔。

因此難民返鄉權議題就是一整個無解。  

巴勒斯坦非武裝化

以色列表示無法接受有正規武裝的巴勒斯坦國的成立,如果有一天真的建國了,巴勒斯坦也不能擁有飛機大砲等重武裝。不過如果真的那一天到來,巴勒斯坦成為一個受國際承認的國家,以色列可以隨意干涉嗎?這又牽涉到以色列人安全感的層面問題,以色列過去幾十年隨意轟炸敘利亞、黎巴嫩,有一天轟炸巴勒斯坦也不奇怪,一切都是「安全感」的問題作祟。以色列的鄰國要是無法理解這一點,就準備面對以色列空軍的轟炸吧。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以色列空襲迦薩走廊,導致巴勒斯坦伊斯蘭激進運動組織哈瑪斯(Hamas)多名高級軍官死亡,2座高樓被毀。(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2007年巴勒斯坦的分裂

巴勒斯坦在2007年已分裂為兩個政權,主張與以色列經由談判方式達成最終和平的「和平派」法塔政權控制約旦河西岸地區,主張以武力抵抗猶太人的「武鬥派」哈瑪斯則以政變手段在2007年攫取迦薩地區控制權。

巴勒斯坦已經事實上分裂為兩個不相統屬的國家,只是兩邊都還假裝是同一個國家,也對彼此領土有統合的野心,比如說迦薩的人還是持用西岸政府發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護照,法塔在哈瑪斯與以色列軍隊之間部署一層法塔警察,假裝迦薩還在他的管轄之下。  

哈瑪斯軍事設施地下化讓以軍也莫可奈何

由於哈瑪斯已經將軍火庫、火箭發射陣地、及政軍指揮中心都地下化了,甚至還偷挖通往以境的突擊坑道,與以色列北方的黎巴嫩真主黨陣地一樣的情況,以軍防不勝防。

我們住以色列時常笑稱如果讓哈瑪斯來幫助以色列挖地鐵隧道,恐怕老早幾十年前就迅速完工通車了,不會像現在還在挖。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以色列炸毀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Hamas)開挖的隧道。(圖/路透社)

因此以色列實際上也已經無法消滅哈瑪斯了,以色列空軍可以把所有迦薩地面上的建築都炸平,也無法傷到哈瑪斯的核心指揮中心。以色列地面部隊入侵迦薩更已經被過去的戰史證實是無效且有害士兵生命的策略,因為城鎮戰中即使裝甲再厚的梅卡瓦坦克,也禁不起火箭彈與反坦克飛彈的持續攻擊,而且地面戰代表會有大量士兵死傷,以軍的軟肋就在於對人命太過看重,使敵人可以輕鬆反制以軍任何進攻策略,大不了以命換命,巴勒斯坦人恐怕是不害怕當烈士的。

只能互相傷害 無法毀滅對方

因此以色列與哈瑪斯都已經無法在肉體上消滅對方,兩邊也都是一樣秉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原則,所以就只能這麼折磨傷害著彼此數十年,誰都奈何不了誰。

戰禍橫生之地也是家園 捨此之外別無去處

躲空襲警報是以色列生活的日常,每次戰火燒得嚴重的當下,住在以色列的台灣僑胞也沒有人會撤回台灣,因為家在那裡,再加上現在還有鐵穹防禦系統,沒有誰會認為自己會倒楣到被火箭打到。  

猶太人極端分子崛起 燒車砸店揍阿拉伯人為樂

除了原先即氣焰囂張的阿拉伯青年任意攻擊猶太人挑起仇恨,我們可以看到近期耶路撒冷也出現許多猶太人極端份子,在晚間糾團拿著棍棒攻擊阿拉伯人社區的車輛與路人的狀況,執行自己的私刑正義,甚至這些右派極端份子也會攻擊出面阻止的以色列警察,氣焰囂張。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於近期快速升溫。(圖/路透)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政治上的民粹化跟種族主義話語,會使極端思想逐漸成為人腦中的理所當然,表現出來的打砸燒也就理直氣壯了。不是只有巴勒斯坦人有極端分子了,猶太人也有越來越多極端份子跟種族主義仇恨份子大剌剌地出現並展現強大的攻擊性。民族主義雙面刃的負面效果出現了。 大家必須記得以色列當初達成奧斯陸和平協議的總理拉賓就是被猶太極端份子給暗殺的,因此民粹主義、種族主義是一把雙面刃,一旦掌握不好肯定會傷了自己。

北方真主黨虎視耽耽、敘利亞仍癱瘓

以巴之間戰爭打得如火如荼,周邊國家要不虎視耽耽也想下場混水摸魚,要不就在旁邊看熱鬧說風涼話指點江山。

以色列北邊黎巴嫩本身雖陷於癱瘓,但受伊朗支持的真主黨勢力虎視耽耽,要不是伊朗與美國核武談判仍在進行中,且敘利亞情勢仍不明,恐怕真主黨都下場南北呼應哈瑪斯,夾擊以色列了。要知道真主黨囤積的火箭飛彈可是達到20萬枚以上,軍事實力遠勝哈瑪斯。真主黨要是下場,以色列就得要火力全開,全力以赴了。

以色列東北境接壤之敘利亞,內戰還沒結束,整個國家千瘡百孔,一半人口逃出國當難民,結果最近總統大選阿塞德仍然是唯一的候選人,阿拉伯之春十年下來一切回到原點,七成的敘利亞人只有絕望可言。以色列在美國前總統川普支持下在去年宣布正式兼併戈蘭高地,與敘利亞結下的仇怨是無限期的。

約旦已成遭嫌棄的舊愛 波灣國家新歡與以色列如膠似漆

約旦呢?最近也為耶路撒冷聖殿山管理的事情跟以色列鬧不愉快,以色列與約旦1994年和平協議規定以色列每年應低價出售5,500萬立方公尺的淡水給約旦使用,然而今年大旱,約旦申請增購3000萬立方公尺竟遭納唐亞胡拒絕,最後才不太情願地多賣800萬立方公尺給約旦。明明幾十年來忠實的友邦被納唐亞胡當成棄婦對待,使得以色列東部最漫長的邊界不再如以往的安全。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約旦安曼古城堡(Amman Citadel)。(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在川普穿針引線下,去年起以色列與阿聯大公國、蘇丹、摩洛哥、巴林、沙烏地阿拉伯等建立如膠似漆的新戀情,與新伙伴打得火熱,老朋友約旦與埃及當初冒著與全世界伊斯蘭國家反目之危險與以色列建交並簽署和平協議,對比新朋友之待遇自然不是滋味。

然而這次以巴戰爭也是對這些新朋友的考驗,你到底要站在以色列這邊?還是要站在穆斯林兄弟巴勒斯坦人這邊?這是一個無比燒腦的問題。巴林外長已經站出來宣稱支持巴勒斯坦兄弟了,要幫助猶太人打壓巴勒斯坦穆斯林,情感上很少有穆斯林國家能做到。

美伊談判陷入膠著 強硬派可能再起

最近伊朗與美國在維也納談判重返「2015年伊朗核武協議」的案子一直處於僵持,這也導致整個區域不斷地陷入緊張,甚至伊朗與以色列已經公開的互相攻擊對方國籍的航運船隻,此距兩國交戰也差不多了。

本年六月伊朗即將舉行總統大選,雖然伊朗總統權力較低,需聽命於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哈米尼,但是目前溫和派的總統魯哈尼即將下台,以強硬派反美色彩著稱的前總統阿馬迪那杰德已申請再度參選,倘若是他或其他強硬派上台,「2015年伊朗核武協議」存在的基礎也沒了,美國、伊朗和以色列大概也要邁向戰爭。

阿富汗、沙烏地、土耳其、伊拉克局勢

加上美國本年5月1日開始從阿富汗撤軍,將在9月11日之前全部撤離,阿富汗塔利班已經開始了奪權的攻擊行動,阿富汗陷入了動盪,前景未卜。

沙烏地是遜尼派大國,在年輕王儲穆罕默德領導下大刀破釜的改革,雖然沙烏地與以色列關係已經改善,但也不可能站在以色列方敵對巴勒斯坦兄弟。

土耳其除出兵伊拉克北部、敘利亞北部、利比亞、亞塞拜然、卡達等地外,也在中東事務上想方設法表現存在感,甚至還說以色列人治理不好耶路撒冷,土耳其應奪回在一戰時失去的耶路撒冷,還想方設法地幫助哈瑪斯,噁心以色列政府。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繼續著。(圖/路透)

我們可以看到整個中東是往越來越沉淪的方向去發展。中東這個地方很邪門,很少有寧靜的時候,一旦有宗派戰爭也會很快擴散到歐洲與相鄰的中亞地區,可以說中東就是世界宗教的火藥庫,一點就著。

有能力進場干預的列強不多,也就是美國、俄羅斯、歐盟,連中國都算不上是中東的一個咖,但是美國目前忙於處理國內的疫情,對於中東事務較少關心,目前美國駐在中東的軍事力量也少到難以進行大規模的干預行動。因此中東各國仍然必須靠自己來緩解這些衝突與戰爭的壓力。

戰爭各方並不尋求最終解決方案 僅為抒發心中煩躁壓力

中東人居住環境艱困,性格暴躁,既無耐心也無忍耐力,極其容易被挑動種族主義的仇恨,一窩蜂從眾跟著暴動傷人,但這股熱血也很容易短時間內就退燒,成年人要工作賺錢養家、年輕人一樣要到學校去唸書考試,誰都沒有閒情整天在街頭上抗議示威,大家還是有事情要做的。

所以2021年5月發生的這場衝突與戰爭即使看起來比以往還要更激烈,但是因為雙方都沒有根本性的策略改變或新的大威力武器出現,因此一樣不會持久,最多1個月,多半就會達成停火。

以色列,巴勒斯坦,戰爭,六日戰爭,奧斯陸和平協議,阿巴斯,約旦河西岸,猶太屯墾區,耶路撒冷,聖地,聖墓教堂,阿克薩清真寺,聖殿山遺跡,難民,哈瑪斯,波斯灣,伊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川普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繼續著,但一陣子後雙方又會停火。(圖/路透)

因此不用急著想出什麼解決方案,也不必跳出來支持以色列或支持巴勒斯坦,只要耐心的等待一段時間,很快就會消停的。每一次的戰爭就是為了之後的停火,每次停火就是重新準備下一次的戰爭,這是中東地區誰都逃不過去的宿命輪迴。

(筆者曾以駐外人員身份派駐以色列10年,熟希伯來語,與以色列政界右翼鷹派、左翼溫和派及一般人民都有密切來往,深知各派以色列人心中的想法,及以巴和談各種眉角。)

熱門點閱》

► 蘇育平/從「中東小巴黎」到「失敗國家」 我們能從黎巴嫩學到什麼?

► 「準三級」疫情來勢洶洶 因應策略應更需集思廣益(陳宜民、郭樓惠)

► 王志鵬/中國軍機進入西南海域的情況有所轉變?

► 軍事家/美軍機艦逼近中國 真實靠近還是混淆大眾?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

2000年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業,服憲兵預官役後即進入外交部服務,外交部駐外人員,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艱困戰亂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地區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講中東與中亞歷史故事」。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