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鵬/台灣首艘自製潛艦 指揮組織體系混亂!

我們想讓你知道…然而各單位與團隊之間,雖然必須彼此密切討論、溝通,相互配合,共同達成建造的目標;惟過去並無深厚的默契,且彼此職務所屬掌管皆有不同,不僅各自獨立自主,還衍生許多彼此不服氣的嫌隙。

潛艦國造,龍骨,台船,黃曙光,軍火商,中鋼,中科院,256戰隊,洛克希德馬丁

▲即便政府大力推動潛艦國造計畫,但該計畫前景依舊挑戰重重。(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 王志鵬/備役海軍上校、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

2016年啟動的「潛艦國造」計畫,2020年底完成設計,2020年11月正式開始建造專用廠房,預於2021年11月底將正式安放龍骨(中段壓力艙),開始進入潛艦實體的分段建造階段,期望於2024年下水,而後能在2025年交付海軍成軍。

經系統性盤點,從2021年到2025年交艦給海軍的這5年期間,每年都有諸多困難尚待突破,關關都涉及全案是否得以順利完成。第一年為焊接與開孔作業關鍵。第二年是紅區裝備的安裝最為困難。第三年則須六個船段合體零誤差。第四年的挑戰在於美方是否會出手協助系統整合。第五年的重點在潛艦下水、測試與驗證。然就在艦體開始建造的前夕,諸多跡象浮現顯示建造開始面臨困境。

2021年潛艦國造面臨困境的徵兆

潛艦國造自2020年11月開始建設廠房起,雖然資訊均以「極機密」的方式,「不公開、不說明、不評論」為由進行封鎖,但終究沒有不透的風(特別是國際潛艦圈之間);依據2021年國、內外各家媒體的公開報導,可發現若干資訊顯示潛艦國造正面臨若干困難或問題:

2021年4月15日受到全球鋼料供不應求影響,潛艦國造工程因中鋼供料不及,潛艦船殼生產進度遲滯;中鋼顧慮獲利損失,不願意停止部分生產線轉作潛艦壓力殼用鋼。此事驚動國安系統出面協調,要求中鋼以潛艦國造政策為優先,中鋼則將設法近期內恢復供料潛艦國造工程。

潛艦國造,龍骨,台船,黃曙光,軍火商,中鋼,中科院,256戰隊,洛克希德馬丁

▲鋼鐵龍頭中鋼集團。(圖/中鋼提供)

2021年4月15日台灣潛艦國造團隊,積極尋求國際人士提供設計、製造潛艦的技術協助,亦引起國際情報組織的高度注意;甚至國際情報組織派遣人員到台灣,在2021年2月於高雄尋找台灣攬聘協助潛艦國造外國工程師的蹤跡,並進一步聊解其在台的工作內容和情況。之後形成二批工程師陸續要求離台,而一批為韓籍工程師,另一批為主合約商GL公司的歐洲工程師。

2021年5月3日台船公司在進行建造潛艦的中段平行壓力殼時,發生焊接點出現裂縫,經檢測決定刮除有裂縫瑕疵,全部重新焊接;但未說明裂縫是在平行段的上部、腹部、還是底部?是焊接問題,還是鋼材的問題?海軍指出將組專案小組邀請國內材料與相關領域專家分析其發生原由,並與國外同級鋼材的內容成分進行比對。

2021年5月24日海軍司令部官網公開新聞稿的第二項:有關韓籍人士,係台船公司所聘請,其意圖爭取個人商業利益,經查證台船公司,其業務未牽涉洩密,因違反合約遭到解約。

2021年5月26日因潛艦國造裝備採購項目均為商售,只要選定後的技術與裝備,不經招標程序而採指廠的模式;不過,因採商售模式,從設計的Gavron Limited公司或是協助建造艦體的外商,公司本身都不具有官方的背景或資金,用以規避政治上的干預;惟經這些廠商裝備的母國官方察覺,以私下著手進行調查是否有不法行為。

2021年5月10日國防部公告「外國特定專業人才具有國防領域特殊專長」草案。2021年5月16日國內軍火界盛傳,台船與其相關人士私下向國內代理商探詢,是否能找來國際間對柴電潛艦艦體設計有經驗的專家,需求約10多位,將用技術顧問方式來聘請。2021年8月18日國防部公告延攬僱用外國專業人才草案,試圖為潛艦國造建造艦體技師在台限制解套。

潛艦國造,龍骨,台船,黃曙光,軍火商,中鋼,中科院,256戰隊,洛克希德馬丁

▲台船董事長鄭文隆(左)。(圖/台船提供)

2021年8月22日歐洲義大利與德國協助提供台灣潛艦關鍵魚雷管技術,魚雷管設計是由義大利工程師完成,然後再交由德國生產製造;由於德國工程師曾參與德國海軍潛艦生產設計,為了避免智慧財產權的爭議,德國工程師為台灣生產魚雷管時,必須採取與德國現役潛艦不同的特殊客製化方式。

2021年9月20日媒體撰述官方高層指出,潛艦國造還有嚴重問題,許多零附件無法取得,因為有些生產潛艦零附件的歐洲及中亞廠商,有些遭到中國利用國際外交打壓,甚至直接由中資入股該廠商,進而影響出貨給台灣;目前包括台船、海軍及國安會諮詢委員黃曙光都還在積極爭取中。

除了上述比較具體的徵兆外,2020年11月至今在「人事」、「採購」、「技術」和「經費」上還有許多微細的不尋常現象,真可謂不勝枚舉在此就暫不多論述。

潛艦國造「總舵主」黃曙光上將給媒體的警示

2021年7月1日甫卸任參謀總長的黃曙光上將,罕見地接受媒體獨家專訪,談論涉及「極機密」潛艦國造的部分內容,揭露許多推動不為人知的幕後,以及過程中各種利益爭逐與折衝。2021年7月20日接受聯合報專訪時指出:

潛艦國造,龍骨,台船,黃曙光,軍火商,中鋼,中科院,256戰隊,洛克希德馬丁

▲在前參謀總長黃曙光退伍後,他罕見接受媒體專訪,並分別刊載在《聯合報》與《鏡週刊》上。(圖/總統府提供)

一、2017年赴美時與美方會晤,親自說明要改變先前推動潛艦國造的方式,改以台灣自行設計生產潛艦。原規劃以劍龍級潛艦進行性能提升與改良,轉化為基本建造構想與藍圖,美方對此認為可能涉及荷蘭是否同意智慧財產權的問題,因而影響到洛馬、雷神等公司的戰系的輸出許可;

二、最初潛艦國造的規畫,區分設計端與製造端,設計端開始設計潛艦時,必須把潛艦使用的裝備,全部考慮進去,潛艦設計因為必須先選好裝備,這就牽涉到價錢與品項,設計端可決定裝備採購需要多少錢,早先某些人就在設計端這方面動腦筋。

可是這樣一來,製造端又無利可圖,如果設計端的設計有問題,在生產製造時可能就要面對,因此將台船設定為主合約商,使用統包方式,讓外人的手伸不進來,避免引發弊端;

三、國造潛艦的構型與日本毫無關係;

四、直布羅陀GL公司的高級主管,該公司有許多人才,願意協助台灣設計潛艦,但不希望涉及母國,由於該公司對於潛艦生產製造的國際市場非常熟悉,因此能夠協助尋找許多裝備的商源;

五、為避免中國的干擾採取「化整為零,避免風險」,裝備採購要求必須都有三家選項,作為應變以順利取得;

六、潛艦國造最大的困難,不只是中國在國際上的政治壓力,更多的是我們台灣內部自己人扯後腿;台灣內部有媒體和軍火商,刻意爆料扭曲,故意放消息破壞,潛艦國造最大困難,多是來自台灣內部自己人,分不到東西,拿不到東西的人,就刻意搗蛋;

七、有關裝備採購,多是原廠、台船、中科院、海軍四方代表一起談判,沒有其他民間人士參與;

八、黃曙光裸退,外界軍火商又開始蠢蠢欲動,想要搞原型艦之後量產所需裝備,而軍火代理商最大的問題,是行情上要總價的15%為酬勞,首艘潛艦國造預算493億元,如果這樣搞1,000億元都造不出來;

九、對於「慶富獵雷艦弊案」,早發現有問題,聲請金管會、調查局調查,但是都沒有結果。

2021年7月20日《鏡周刊》同時刊登卸任後,在9月1日新職發布前,專訪黃曙光上將的內容,關鍵重點如下:

潛艦國造,龍骨,台船,黃曙光,軍火商,中鋼,中科院,256戰隊,洛克希德馬丁

▲前參謀總長黃曙光談國艦國造。(圖/鏡週刊提供)

一、即便退伍,希望原型艦下水出海那一天,可以跟著出海;

二、台灣能順利啟動潛艦國造,時空背景是關鍵因素,各國經濟不景氣,跟世界上幾個軍火原廠接觸,這些廠商聘請的總裁、副總裁,都是高階軍職退伍,透過軍人與軍人對話,更容易溝通,讓他們了解台灣處境,即使核心技術不會釋出,但讓原廠用商售方式幫忙,自己再來突破;

三、關鍵突破就是軍方與設立在伊比利半島直布羅陀的Gavron Limited(GL)公司,簽訂6億餘元的技術顧問合作計畫;

四、自創一套「以軍逼商」策略,採取「合法非正式」的管道,讓軍方不用花錢收買掮客、軍火商,也不用透過國與國談判,就可取得潛艦的所有裝備及項目,尤其這些軍規技術世界各國都管制,要經過政府同意輸出許可才行,台灣跟全世界國家有實質的外交交流,但沒有名義上、合約上、條約上的正式邦交,要走正式管道建置裝備根本不可能,「我們沒有觸犯國家法律,我得到的都不是國與國談判得到的東西」;「軍方比照外交方式,設辦事處,一樣跟政府有接觸,跟政商都保持接觸,這就是一個很好的管道,裝備則跟原廠接觸。」黃曙光解釋軍方的邏輯是直接跟原廠談,對方認為可行,再向他們所屬的政府了解,評估可以輸出給我方的項目,很多國家只要不輸出武器、機密,其他技術一樣能輸出;

五、擔心中國最快2027年會攻台;

六、計畫與建造過程中,確實有人搞破壞,也有不肖軍火商、掮客想買空賣空從中撈錢,甚至有已退伍的將領,利用以前在軍中的威望,作為他們謀取利益的方法;

七、確實曾被徵詢過擔任國防部長,但表明沒意願也不適合。

接受媒體獨家專訪 其所想凸顯的真實意涵

由上述黃曙光上將分別接受兩家媒體專訪所公開的內容分析,其所闡述的有三個關鍵的重點:第一、「在其自創的規劃模式與指揮下,逐步突破困難推動潛艦國造」;其次、「採取商售模式,化整為零,避免風險」;再者、「國內確實存在各種禿鷹集團,隨時虎視眈眈伺機搶食」。

而這三個關鍵重點彼此相關環環相扣,其分別呈現在黃上將強力指揮領導之下的「創新」、「安全」和「避貪」三個領域的意涵。

之所以自創採購模式,就是依據傳統制度確實有困難;採用商售模式化整為零,凡事預留三步以做因應,確實能夠降低無法獲得的風險;而強力阻隔思維不純正的個人或團隊進入潛艦國造行列,也是避免再度發生「弊端」的手段。

潛艦國造,龍骨,台船,黃曙光,軍火商,中鋼,中科院,256戰隊,洛克希德馬丁

▲總統蔡英文主持「潛艦國造建造案開工典禮」。(圖/記者陶本和攝)

但是這同樣也相對出現三個疑慮:創新採購模式有違反現有法紀制度的疑慮(曾遭檢調單位調查);商售非軍售將其化整為零,也存在會促使整體計畫更加複雜的疑慮;防止與隔離貪圖此龐大利益的個人或團體,有擋人財路遭設法搬開或移除的疑慮。

組織體系混亂 無明確指揮官

然而就現今潛艦國造的指揮體系與組織架構,黃曙光上將擔任海軍司令至參謀總長的期間,由參謀本部與海軍司令部主導指揮下轄單位與國內、外的主、次要合約商彼此相互溝通協作,主要團隊包含:軍方單位計有「海軍造船發展中心」和256戰隊」和「中科院」,國內團隊有「台船公司」與「國內潛艦技術顧問」,國外團隊則有負責潛艦船體與動力系統的多國人員組成的「國外技術顧問團」和負責戰鬥系統的美國主、次要合約商(洛克希德馬丁、雷神),此外還有若干由主合約商台船公司外包給台灣民間學術單位或是其他協力廠商。

然而各單位與團隊之間,雖然必須彼此密切討論、溝通,相互配合,共同達成建造的目標;惟過去並無深厚的默契,且彼此職務所屬掌管皆有不同,不僅各自獨立自主,還衍生許多彼此不服氣的嫌隙,比如博士看不起潛艦將領和軍官,潛艦軍官看博士根本就不懂潛艦基礎戰術,設計和想像出來根本就用不上;而美國與外國的製造商也同時以客製化方式在試探「潛艦國造團隊」到底跟得上跟不上現今世界技術理念。

國防部與海軍直接指揮專業所屬的「海軍造船發展中心」和潛艦部隊「256戰隊」,「海軍造船發展中心」雖為海軍潛艦專責研究發展的單位,然參與潛艦設計事務上屬頭一遭;而專業的潛艦部隊「256戰隊」由於職掌繁重的潛艦作戰與訓練任務,長期缺乏培育足夠的專業計畫人才,以至於參與會議的討論能力有限,於潛艦國造相關會議中往往變成沉默不語的橡皮圖章。

負責非動力系統與潛艦艦體的「台船公司」,雖然過去具備各式艦船的建造能力,然設計與技術完全依賴「國外技術顧問團」的指導,多國人員所組成的顧問團隊極為複雜掌控實為困難;而承接潛艦戰鬥系統的「中科院」,雖然博士人才眾多,惟多數並非真正接觸過潛艦裝備或作戰戰術經驗者,因此只能完全聽從美國主合約商承接所給予的技術轉移和指導,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就曾經批評其潛艦專業性太弱。

潛艦國造,龍骨,台船,黃曙光,軍火商,中鋼,中科院,256戰隊,洛克希德馬丁

▲現今潛艦國造(商售)指揮體系組織結構示意圖。(圖/作者提供)

而由退役潛艦軍、士官所組成的「國內潛艦技術顧問」,由於缺乏「實權」往往面對遭遇爭論不休或存在困難問題,卻也無法從中建議解決,只能經由直屬管道向黃曙光上將報告,由其作最後的裁決。

因此指揮組織體系實際存在相當多交織錯綜複雜的問題,是以往往為了爭取更多的「財力、人力、物力」和「時間」而互不相讓,甚至越級向上告密狀,如2019年9月3日媒題曾報導,台船公司董事長鄭文隆,為了潛艦國造計畫的工時和經費分配的問題怒嗆中科院,並直接撰寫報告向國防部與國安會投訴,此即為浮出檯面明顯的爭議。

而在黃曙光上將尚未卸下職務之前,尚能採取一條鞭的強勢指揮方式,克服或壓制排除紛爭和困境;惟這也埋下若干不斷累積無法解決的嫌隙,當黃上將離職之後,這持續潛在的問題也成了未來在關鍵時間點可能爆發的隱憂!

熱門點閱》

► 黃奎博/拜登「台灣協議」是美中秘密協議?你恐怕想太多了

► 江雅綺/新聞有價!分潤機制非施捨 而是爭取應得利潤

► 亓樂義/先有積極反制才有「戰力保存」 漢光演習需要突破!

► 張延廷/共機戰演訓常態化 欲奪台海制空權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

備役海軍上校,曾任潛艦兵器長、作戰長、輪機長與潛艦訓練中心教官、海軍總部計畫官、國防部戰略規劃司計畫督導官,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著有《解析台灣發展潛艦的過去、現在和未來:(1960-2020年)》。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