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春發/大型網路平台讓人民發聲 也讓民主動搖?

我們想讓你知道…藉此網路平台取得互相溝通的機會,進一步的可以利用此平台,對社會的各種現象提出批評,發表個人所主張的言論。另一方面,可能產生的「社會影響力」,對民主政治運作形成不利的發展。

▲大型網路公司解體傳統媒體,並且吸收大量廣告費。(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 莊春發/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兼任教授

大型網路平台數的崛起──水能載舟

緣於大型網路公司的崛起,大幅取代過去媒體的功能,解體過去傳統媒體的生態,因為網路媒體的範圍係以國際市場為其訴求的範圍,使得原本傳統媒體的廣告大幅流向數位媒體廣告的趨勢。因此許多傳統媒體,尤其是地方報紙媒體,愈來愈難生存,甚至選擇走向退出市場的地步。

大型網路平台公司所提供的各種服務,因為具有快速、便捷、無遠弗屆的屬性,很快擄獲所有使用者的心,變成該服務的忠實消費者。因此這些大型網路平台公司,特別是谷哥(Google)、臉書(Facebook)、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等四家公司。就經濟規模而言,前兩家公司的年營業額已經超過一兆美元。

鑒於網路效果,這些網路平台公司形成大者恆大的結果,因為公司大就有能力開發各種應用,使得使用該網路平台的消費者,可以獲得許多的方便。例如谷哥的搜尋市場軟體,可以讓消費者在網路上很快地找到他需要的訊息、資料;透過臉書的社群軟體,他可以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藉由經常聯絡聯絡交換訊息、聚會,從而形成資訊交換的中心。讓社會所有的消費者,在成本非常低廉的條件下,找到他所需要的人、事、物。

同樣的,亞馬遜的網路平台因為它採行虛實共存的經營銷售方式,網站的使用者在網站上即可容易的購買他想購買的物品,並藉由網路輸送的方式將消費者所需的產品交到他手中,省卻交易過程所花費的成本。使得生產者與消費者的交易極易交易成功。

▲亞馬遜透過線上購物和實體倉儲的結合, 節省交易成本,將商品更暢通的送到消費者手中。(圖/路透)

大型網路平台數的崛起──水亦能覆舟

雖然大型網路平台的崛起,可以讓整體社會的消費者獲得方便的交易模式,輕易的找到它所需的交易對象。同樣的,對生產者而言,亦可使它容易找到他要交易的對象。使的市場上的交易雙方可以省卻很多的交易成本。甚至讓社會上不管是消費者或生產者間,藉此網路平台取得互相溝通的機會,進一步的可以利用此平台,對社會的各種現象提出批評,發表個人所主張的言論。

然而因為這些公司的營運模式,也有令人非議的地方。尤其是涉及經濟活動的部分,例如谷哥的搜尋營運,在與交易相對人交易時,即可能利用其市場的優勢地位,對交易人要求較高的壟斷性價格,若市場還有其他的競爭者時,當它使用谷哥的搜尋服務時,極有可能被谷哥公司進行差別取價的對待,造成市場上競爭的不利地位。

▲Google能調整搜尋服務產生的結果,並藉此打壓競爭公司。(圖/路透)

此外,這些公司的營運範為大都以世界市場為市場,因此它所提供的數位廣告,可能極易排擠地方性媒體廣告的取得,致使地方性媒體不易生存,為市場淘汰,這種情形已經發生在歐美國家的媒體生態系統。因此才會看到澳洲由國家出面訂定「新聞媒體與數位平台強制議價法」,協助地方新聞媒體業可以向大型網路平台業,必須有償才能使用當地新聞業所創造的新聞內容。

除了經濟議題外,大型網路平台業因為在消費者使用該公司的平台,而被蒐集個人的隱私資訊,經過大數據分析,這些數據內容變成非常重要的資產,在政治上可以成為選舉時候選人尋求廣告對象,在經濟上則可以協助生產廠商找到廣告訴求的對象,可以省卻亂槍打鳥的成本。

網站所投放的內容也可能挑起仇恨對立,或者讓未成年少年接觸不應當看到的內容,這些都是大型網路平台發展時未能仔細考量到的社會負面影響。

總之,大型網路平台的出現,有可能形成市場上優勢廠商壟斷力的濫用行為,不利於市場公平競爭的實踐之外。因為其可能產生的「社會影響力」,可能對民主政治運作形成不利的發展,讓政治上的有心人士藉由此網路平台,遂行其不公平競爭的政治行為。更可議的是,藉由網路平台無遠弗屆的屬性,散佈仇恨觀點,製造社會的動亂,藉由任何人輕易的可以親近網路的屬性,可能讓青少年提早接觸不適當看見的資訊或圖片,對正常教育形成負面的影響。

大型網路平台的出現與發展,證實「水可以載舟,亦可覆舟」。

美國政府對大型網路平台管制方式

基本上,美國政府對大型網路平台的處理方式,是遵循既有的競爭法制,依據修曼法、克萊頓法、聯邦貿易法三部法律的規範規定進行對大型網路平台的規範。

以臉書的市場優勢地位的處理為例,聯邦貿易委員會最近即出面試圖提出Facebook 2012對 Instagram和2014對 WhatsApp的併購無效的訴訟,承認過去同意臉書收購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政策是錯的,要求臉書分割上述兩家公司,讓收購案回復原狀,使社群網站市場上,臉書有足夠的競爭者,不至於只有臉書一家公司壟斷社群網站的市場。

美國政府應當相信既有的競爭法制,足夠解決數位市場發展所衍生的市場壟斷所帶來的問題。不需要為數位化屬性的產業另外立法處理。

歐洲地區對大型網路平台崛起做法

對於相同數位市場情況的發展,歐盟的做法迥然不同於美國的處理方式。歐盟的做法是針對數位產業的出現,分別提出兩部法律:「數位市場法草案」以及「數位服務法草案」針對數位化大型網路平台業者進行不同的規範。

在數位產業裡,不公平競爭行為比在其他產業裡更容易出現,尤其是被眾多企業用戶與終端用戶使用的數位服務,更需要受到特別關注。例如,線上中介服務、線上搜尋引擎、作業系統、線上社群網站、視訊共享平台服務、不使用號碼的人與人通訊服務、雲端運算服務及線上廣告服務均會影響到大量的用戶,提升不公平競爭行為的風險,都落在數位市場法定義之「核心平台服務」的範圍之內。另外,守門人(gatekeeper)可能會將其在核心平台服務上的市場力量延伸至其他認證服務或付費服務等附加服務上,數位市場法法則會加以規範。對於守門人的定義,歐盟也會有清晰的量化定義。

▲針對網路大型平台,美國遵循既有法律管制,歐盟則是另訂新法。(圖/路透)

第一、是在3個以上會員國內具有高額的營業額與市值,即可被認為對歐盟市場有重大影響力。若市值繼續3年以上超過門檻,則會加強對該服務有重大影響力之認定依據;而若市值在下一年度突然大幅減少或增加,則需再進行更進一步的評估,才能確定該服務有無重大影響力。

第二、是擁有極大量的活躍用戶,即可被認為構成了重要閘門。

第三、是在3個以上會員國,持續3年以上擁有極大量的用戶,可被認為具有或預期將具有牢固持久之市場地位。上述門檻因為會受到市場與科技發展而影響,需隨市場與科技發展而定期調整。

接著,被認定為守門人的大型網路平台業者,必須遵守一般性義務、特定義務。簡言之,歐盟的新法法制是以事前身分的認定為出發,先將其可能產生的非法行為加以規範,令大型網路平台業者有所警惕,不能逾越。

總之,不管是美式的管制還是歐式的管制,基本上是以「市場範圍」為分析的基礎,未來對這些大型網路平台業者的管制,「市場範圍的界定」一定免不了,國內的競爭機關或監理機關準備好了沒?

熱門點閱》

►李敏/「以核養綠」—邁向碳中和的康莊大道

►震識/發布未成熟「地震預測」只會造成低效「偽防災」

►謝宗學/正視基層診所「生存危機」 迎接解封輕症衝擊

►研之有物/病毒跟人潮「趴趴走」!人流研究預測重熱區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