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延廷、邱萬鈞/復興榮耀難掩經濟慘狀 耗了軍力 賠了國運

我們想讓你知道…普丁發動戰爭前,極可能無深思熟慮其戰略目標,亦未考量開戰後可能帶來的經濟後果,就算贏了戰鬥也注定輸掉國運。

● 張延廷、邱萬鈞/清華大學及朝陽科技大學榮譽講座教授暨退役空軍中將、美國東北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

藉維護國安之名 轉移經濟惡化民怨

俄羅斯發動對烏克蘭的戰爭,表面是以民族主義及烏克蘭越來越傾向歐洲國家,已威脅到俄羅斯的安全為藉口出兵,但實際上乃為轉移俄羅斯國內經濟每況愈下的民怨。

由於俄羅斯出口總額超過八成是能源、礦產、未加工糧食及其他原物料,尤以石油及能源就佔高達一半的出口額,因此國家經濟成長全賴國際市場油價,而高科技、民生用品則幾乎全仰賴進口,形成低附加價值出口產品,卻購買高附加價值的進口商品,所以除了傳統的軍工產業,整個國家經濟欠缺國際比較利益、亦欠缺永續發展的產業。

▲ 俄羅斯經濟每況愈下,在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半島後,因遭遇國際經濟制裁而民生凋蔽。(圖/路透)

另者,其他國內有利可圖的產業均屬寡頭壟斷,這些巨商富豪以政商勾結滿足普丁政權下的政治精英集團,沉溺於現有巨大商業利益,不斷累積大量資本(俄羅斯外匯存底為六千三百億美元)。由於欠缺具前瞻性的創新產業投資,使其個人年均生產毛額僅一萬八百美元(僅臺灣的37%),若比較其他經濟成長階段相近、且規模夠大的中度開發中經濟體(例如中國、馬來西亞、保加利亞),俄羅斯的經濟成長率亦明顯偏低,甚至不如南韓、臺灣等晚進的已開發國家。

恣意用軍引戰 將重蹈帝俄之覆轍

普丁發動戰爭前,極可能無深思熟慮其戰略目標,亦未考量開戰後可能帶來的經濟後果,就算贏了戰鬥也注定輸掉國運。在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半島後,因遭遇國際經濟制裁而民生凋蔽,本就不堪對外用兵,更何況是持久的消耗戰。若目標是推翻目前烏克蘭政府,則俄羅斯將耗費更深不見底的戰爭成本;若要扶植一個處處受當地人抵抗、全世界抵制的親俄政權,亦將重蹈當年蘇聯維穩其東歐附庸國噩夢的覆轍。

▲ 俄羅斯國內經濟每況愈下引民怨,就算贏了戰爭,注定也輸掉國運。(圖/路透)

再者,烏克蘭在戰前之國民所得還不及俄羅斯的一半,是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這亦是烏克蘭想加入歐盟的主要原因),就算俄羅斯要佔領烏克蘭全境,其重建的費用、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等等手段,都足以壓垮俄羅斯的經濟發展。

現在整個戰局變化已超過俄羅斯原本規劃,由目前俄羅斯的經濟實力觀之,若不即早收手,有可能演變成自身政權崩潰而收場。於俄羅斯的歷史脈絡中有前例可循,在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俄羅斯雖已民不聊生,但仍繼續窮兵黷武,終迫使百姓揭竿而起,以革命手段推翻沙皇。因此烏克蘭戰爭必須儘速收場,否則俄羅斯整體國運將遭受建國以來最慘痛的打擊。

熱門點閱》

►趙君朔/反制中共灰色戰 商情分析對科技大廠的優勢

►賴祥蔚/烏俄熱戰中 台灣也深陷世界級「數位經濟戰」

►邵宗海/美「國安團隊訪問團」訪台 外界質疑「再保證」強度

►林琮盛/歷史重演 烏克蘭危機如金門九三砲戰再現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自由評論網」,原標題「自由廣場》由俄羅斯經濟慘況看國運沈淪」。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